首页

历史穿越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第56章虚假但美好

    “朱丽叶特,你,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肖薇抱着朱丽叶特手足无措的跪坐在其身边,想动却又不敢动对方,紧怕出现什么差错。
    “我没关系的,不要说话唔,让我专注精神。”
    朱丽叶特冲着肖薇勉强的笑了笑,然后闭上了眼睛,皱着眉头像是在对抗着什么一般。
    听到朱丽叶特的话,肖薇连忙闭上了嘴,时刻关注着对方的情况,见其脸上痛苦的神情慢慢减弱,这才放下心来。
    若是对方自己搞不定,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副样子去找医生明显是没什么用的。
    随着身上的纹路逐渐褪去缩回到胸口烙印当中,朱丽叶特紧绷的身体瘫软下来。
    她一睁开眼,看到的便是肖薇满是担忧的眼神,使得她内心一阵柔软。
    从小是孤儿的她,还是第一次有人无关其他因素,单纯的只关心她这个人呢。
    但她却是在欺骗着对方,而且还要一直欺骗下去。
    “能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以免对方着凉,肖薇一手抱着对方,一手拉开被子将她们的身体盖上。
    “你还记不记得,那天在温泉那里,你问我的伤是怎么来的?”朱丽叶特动了动身子,在其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开口道。
    其实刚才她不让对方出声,不仅是为了专心转化圣之力,更是为了有富余的精力编造理由。
    既然需要引对方彻底爱上自己,她自然不能敷衍了事,必须编造一个合理的故事才行。
    “记得,你说是早年留下的,可是我能看出来,你的伤很新,成疤痕绝对不到一年。”肖薇点点头。
    在刚刚二人坦诚相见之时,看着朱丽叶特身上的伤疤,她便想起了这件事,也想找机会问问。
    是好奇,也是想要更多的了解对方。
    “是的,而罪魁祸首正是几月前攻城的那魔族余党之首,波莎。”
    情绪复杂的笑了笑,朱丽叶特娓娓道来。
    “与你相遇不久前,我被大主教委派出去讨伐魔族,却不成想那次魔族作乱完全是针对我设下的陷阱。”
    “不仅随我同去的圣殿骑士全灭,我也中了波莎那可以让我立刻失去力量的魔雾被俘虏抓去。”
    “说来可笑,曾经独自消灭主君级魔人以凡人之躯突破英雄领域不畏生死的剑之圣女,却在遭受首领级魔人的身体与精神上的折磨后下选择了屈服。”
    “这烙印便是那时留下的,我受波莎掌控,装作死里逃生的回到了教廷,作为波莎的内应,寻找着捣毁教廷的时机。”
    “而圣殿骑士团的主力是我主动骗出去的,所以波莎才会正好抓住时机攻城,剩下的你也知道了。”
    “本来按照波莎的承诺,捣毁与之有仇的教廷后我便会得到自由,却没想到你想办法将我救了出来,那时候我很开心,身为孤儿的我,第一次被人在意,无关身份与能力,只是在意我这个人。”
    朱丽叶特望着窗外晴空的一番话很长,信息量也很大,肖薇静静地聆听完,不禁心疼的抱紧了身体一直在微微发颤的对方。
    可以看出,在波莎那里的遭遇时至今日仍旧是其心底深深地阴影,她想到二人交合前对方说的话。
    非完璧之身,却是第一个心甘情愿献身的人吗。
    不难想象,其所谓的身体与精神的折磨指的大概是什么。
    朱丽叶特一番半真半假的话,让本就信任对方的肖薇没有丝毫的怀疑,完全顺着对方的话心疼,怜惜。
    “那,那刚才是怎么回事?”
    气氛有些沉闷,肖薇知道此时说再多安慰的话也没用,只是转移了话题。
    “原因应该在于你的体液,帝国勇者马克斯,你了解吗?”说起突然触发禁制的原因,朱丽叶特笑了起来。
    “嗯,算是了解吧,同身为异能应召者,拥有勇者的能力,还附带能够让交合者暂时提升能力的……种马技能,不对,你是说我也是!?”
    肖薇先是不解的将自己知道的我说出来,然后很快明白了朱丽叶特意思。
    感情,她也是个种马?啪啪可以使交合者实力暴增!?
    “是也不是,你的体液所能增强的实力并不多,但却是永久性的,所以才能让陷入瓶颈多年的我直接突破了境界,若是暂时性的,我也不会进阶了。”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朱丽叶特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若非进阶,她体内的圣之力也不会暴走企图赶走‘侵略者’触发了禁制。
    “这……还是保密吧,若是被上头知道了,说不定要让我跟多少人内啥呢。”
    听完朱丽叶特的话,肖薇惊大于喜,并且不准备将此事宣扬出去。
    听说那帝国勇者被物尽其用的到处奉献精液,她不是男人不知道那勇者是享受多还是无奈多。
    而且她自认为是个专一的人,既然选择了朱丽叶特,她就不会再跟别的人什么人发生性关系。
    “当然要保密,我可不想我的爱人每天晚上床边睡着不同的人。”搂住肖薇的脖子,朱丽叶特理所当然的道。
    浓情蜜意的二人,并不知道在另一边还有两位旁观者。
    在朱丽叶特禁制触发的一瞬间便被白唯安感受到了,正巧与爱莉待在一起的她,立刻启动了主奴禁制中的监视功能。
    并旁听了二人事后的交流。
    “这个肖薇蛮有意思的,或许可以利用一下。”爱莉在得知肖薇的性功能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身份可以利用,至于能力的话,还是算了,做出扰乱爱侣感情的事我可做不到。”白唯安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朱丽叶特的悲惨是她们一手造成的,但她也许诺过一切结束后会放其自由,也愿意给予对对方追求幸福的权利。
    而且对方追求的幸福,与她的计划不冲突,还十分有力。
    “不过是虚假的爱情罢了,有什么值得珍惜的。”爱莉对此却不以为意。
    “如果能够骗一辈子,于肖薇而言,她获得的就是真正的爱情,而且看朱丽叶特的样子,并非没有几分真心在里面。”
    “嘻嘻,这可不像是你会说的话,明明什么事都喜欢知根知底掌控全局,怎么突然觉得虚幻很美好了?”坐在白唯安的怀中,爱莉被其逗笑。
    “唔,或许这就叫双标了吧。”歪了歪头,白唯安给出了回答,“上帝视角评判事物,与亲身经历总是不同的。”
    在身心坦诚相见之后,朱丽叶特与肖薇二人的感情更加的浓厚。
    大部队回程时,肖薇也带着穿着白色兜帽袍子,将脸几乎完全遮住,只能看到脚下的路的朱丽叶特一同踏上了回国的旅途。
    许久未见队长他们,平时不觉得,可当肖薇踏上归途时,却想念起同伴来。
    不知道他们这半年除了一边寻找回去的方法,一边做上头委派的任务以外,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想到寻找回去方法,肖薇忍不住低头看向窝在她怀中,骑在马上的朱丽叶特。
    她有些不想回去了呢。
    十多年过去,想必家人早已接受她失踪后已死亡的‘事实’了吧,而且父母也并非只有她一个孩子。
    她不在了,家人虽然会难过悲痛,但却不至于一蹶不振。
    若是哪一天真正的找到回去的方法,而且她此时的心情没有改变的话,她就不回去了,让队长他们给家人报个平安,让家人知道她在遥远的异世界好好的活着,还有了爱人就可以了。
    “在想什么?”侧头见肖薇盯着她出神,朱丽叶特小声道。
    “我在想回去后怎么安顿你。”没有说出真正所想,肖薇换了个另外需要考虑的问题。
    “当然是跟着你,无论是待在圣教国都城,还是你外出做任务,对了,闲暇时我把我的剑技教给你吧。”朱丽叶特闻言笑了笑,主动提议。
    在出发前一天,安趁着肖薇回法环收拾东西时来找过她,给予了她下一步指示。
    那就是借由肖薇打入圣教国应召者内部,最好时时刻刻跟着肖薇。
    “可以啊,正好我的同伴又会易容术的,到时候化上妆,你也就不怕暴露身份了。”
    肖薇觉得完全没问题,还非常开心朱丽叶特如此黏她,显然是热恋中情侣的表现。
    “对了,你也把剑技教给我的同伴吧,这样我们可以向他们讨要些好处,特别是我们抠门的队长,他……”
    彻底放下回到原本世界的执念,肖薇带着幸福憧憬的笑容,与朱丽叶特描绘着美好,属于她们二人的未来。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有了爱恋,相与之度过余生的人,她觉得这里已不是在异世界,而是属于她们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