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第71章真正的绝望

    “咔嚓。”
    被折磨了一天的肖薇听到牢门打开的声音身体本能一抖。
    若不是墙上高窗透进来的是月光,她还以为自己在为察觉的情况下睡了一觉,新的一天新的折磨又要开始了。
    “啧啧,可真惨啊,怎么没人治疗一下你?”
    四公主望着被反绑着双手侧躺在地上,身上带着鞭伤,屁股上有着后门流淌出来,已经干涸的血液的肖薇,毫无诚意的问了一句。
    “这是第几天了?”肖薇声音嘶哑的抬起头看向四公主,没有回答对方明知故问的话。
    为什么不治疗?当然是为了折磨她的身体,消磨她的意志。
    每天受完压榨与折磨,她便会像个垃圾一样被丢弃到地上,直到第二天新的折磨开始前,才会被治疗。
    不会给她喘息的时间,便会开始新一轮的折磨,只要保证她不会死就好。
    “你是问被关在这里几天了吗?今天正好是十天呢。”四公主的随从拿着椅子进来,她坐上去道。
    才十天吗……
    虽说不至于度日如年,但也觉得至少有一个月了。
    整日的折磨,已经被灌下让她思维会变得混沌,身体火热的催情药剂,让她有时间的概念有些模糊,无从计算着每一天。
    “我半夜过来,是给你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吗?”侧身托着右手托着下巴,四公主双腿交迭悠然开口。
    “呵,我这个样子,还能有什么更糟糕的吗?”冷笑一声,肖薇头躺回地上。
    此时她不仅身上痛,更是没有力气,懒得费力仰头看着这个恨不得将恶毒写在脸上的女人。
    “当然有,比如你的朱丽叶特逃出教廷,不久前试图潜入皇宫救你,却被早有准备的骑士团再次抓住打断了四肢。”
    “你说什么!?嘶……”
    肖薇猛然坐起身,惊怒的瞪向了四公主,却扯痛了身上与后门的伤。
    “呵呵,我那个善良又愚蠢的妹妹啊,以为父皇会全然放心她吗?自然是安插了人手,以防有变。”
    四公主笑容渐深,说出了让肖薇彻底绝望的话,“明天,父皇会亲自监督我那好妹妹剥夺朱丽叶特的圣之力,将她变成奴隶供人玩弄,不会有人来救你了哦。”
    “我要杀了你们啊!!!”
    肖薇怒火滔天的起身挣开手上的绳子想要冲向四公主,可没有迈开一步便重重地砸在地上抽搐哀嚎不止。
    有应召者禁纹在,肖薇永远无法伤害皇室血脉,杀意越重反而会受到禁纹的反噬越重。
    “虽然不知道那个被魔族抓住的剑之圣女是如何逃出来,但她本该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望着痛苦的肖薇,四公主继续补刀,丝毫不怜悯。
    “我,要杀了,你唔!!!”
    肖薇对抗着痛苦,一点点向四公主爬过去,眼中满是仇恨与怒火,可好不容易爬到四公主脚边,却被其一脚踢开。
    “就算你能杀了我又有什么用?又不是我让你变成这样的。”
    四公主摊了摊手,“而你真正的仇人,直到死,你估计也见不到了,所以还是省点力气吧。”
    听了四公主的话,肖薇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不再挣扎,身上的电击痛感也渐渐褪去。
    对方说的对,就算她现在有能力杀了对方也无济于事,她无法逃出外面被重重把守的皇宫牢狱,更无法像真正的仇人复仇。
    “是谁,到底是谁出卖了我!?”
    听到脚步声,肖薇吃力的抬起头,用尽全身的力气冲已走出牢房的四公主喊道。
    “这个问题,我真不知道,或许你可以问问每天来享用你的女人们,说不定有知道内情的呢。”
    随着随从将门关上,四公主的身影消失在肖薇的眼前。
    “丽特……呜……”
    瘫在冰冷的地面上,肖薇蜷缩起身体,肩膀微微颤抖起来,伴随着她的哽咽声与抽泣声。
    没过多久,她再次猛然起身,冲过去用身体哐哐撞击着铁门,不顾疼痛,不知疲倦。
    “我要出去,我要去救丽特,我要出去,我要去救丽特……”
    她嘴里小声不停地呢喃着,撞击的一下比一下狠。
    可是偶尔关押犯罪权贵,或别国奸细的皇宫牢狱每个牢房的铁门不仅厚,还是特制的,墙壁也刻有魔法禁制,极其牢固。
    别说肖薇无法使用力量只能用蛮力,哪怕是全盛时期,也不可能将铁门破开。。。
    最终,肖薇自然没有得偿所愿,两个肩膀都被撞的血肉模糊也无济于事。
    她无力的靠着牢门坐下,抬头望着高处铁窗外黑夜转为蒙蒙亮的景色,眼中满是绝望。
    在不久后,那些女人们便会到来,而她的丽特,会在她被灌下药后头脑混沌被折磨时剥夺圣之力,被刻上禁纹成为奴隶。
    “啊——”
    沉静了一会儿,肖薇彻底崩溃,抱着头大叫起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应该像之前那样,过着为了任务到处奔波,因为有了爱人的陪伴,她不会觉得太过辛苦的生活。
    然后等身体机能退化,她会像那些骑士一样退休,带着丽特四处游历,最后选一处安逸平静的村庄安度晚年。
    或许期间她们还会收养一个孩子,为她们养老送终,在这个异世界精彩也平淡的度过一生。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为什么……
    “哗啦……”
    “唔……”
    折腾了一夜,又在临晨时崩溃的肖薇不知何时昏睡了过去,在被冷水泼醒前,她做了一个梦。
    梦中她没有被关在这里,丽特也没有为救她彻底陷入绝境。
    她们按照她们之前畅想的那样,过着互相陪伴的美好生活,可美好的梦境一下子被冷冰冰的水给泼醒。
    “贱狗,看你这伤,昨晚瞎折腾了?”蹲在肖薇面前,本托着腮不解的歪歪头。
    肖薇眼眸空洞,没有回应,也没有看向对方,像个空洞的木偶。
    “唔算了,把回复药剂喝下去,然后乖乖吃饭,半个小时后姐妹们就要过来了,到时候饿肚子,可不好。”
    看着递到眼前的药剂,肖薇终于动了,她抬起手拿过药剂坐起身仰头喝下。
    等身体完全恢复,四肢着地趴着,像狗一样只用嘴吃着餐盘里的食物。
    没有发现太大异常,只觉得肖薇可能是被持续折磨,真的学乖了许多的木嘴角挂着笑容,凝视着对方的吃相。
    “你知道是哪个应召者出卖我的吗?”吃了几口后,肖薇低着头开口询问。
    “唔,好像是叫……夏佐?大概是这个名字吧,拗口的很。”本歪头想了想,不确定的说出了记忆中那个应召者的名字。
    “那他得到了什么好处?”肖薇眼中闪过阴郁,再次询问。
    “当然是自由,以剑之圣女和你的异能换取自由,教皇陛下亲自解除了他的禁制,现在应该远走高飞了吧呵呵。”
    闻言,肖薇握紧双拳,心中充满了恨意。
    呵,以将两人推入深渊为代价获得自由,自己没有任何损失,空手套白狼,他们的队长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精明啊。
    “唔!你干什么……”
    肖薇突然暴起将人扑倒在地,狠狠地掐住了本的脖子,她还有大概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只要她弄死本,便有可能冒充她离开牢狱,运气好的话,还能够逃出皇宫。
    她还有机会,只要掐死本,她就能自救,也能赶去救丽特!
    “唔噗——”
    “咳,咳咳…艹!咳……”
    本将体内力爆发出来将肖薇直接弹飞撞墙吐了血,而她坐起身握着脖子因猛然吸气被呛得咳嗦不止。
    “看来你还是欠教育,那我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不听话的贱狗。”
    拿起一旁桌上的鞭子,本走过去抬手一鞭鞭狠狠地抽打在肖薇的身上,“贱狗!还想掐死我?我抽死你个贱狗!”
    “唔哼……”
    肖薇蜷缩着身体,咬着牙无力的承受着鞭打,眼中被绝望所占据。
    是她太天真了。
    徒有蛮力的她,怎么可能轻易的掐死一名武者呢。
    “干死你个贱狗!看你还敢不敢反抗!”
    “嘶啊!”
    本蹲下身掰开肖薇的腿,将鞭柄粗暴的插入后门,然后大力的抽插,很快见了血。
    “啊唔,哼啊!!”
    平时有催情药剂的辅助,还能缓解一下,但此时硬生生的被捅弄,只有无比的痛苦。
    “呵哼,你个贱狗,知道错了吗?”本还嫌不够,用力拉扯其肖薇头发。
    “嘶啊!呃啊!唔!”
    肖薇捂住头皮,小幅度的挣扎着,受了严重的内伤,她想动都没有力气。
    “贱狗,知道错了吗!?”
    见肖薇迟迟不说话,本彻底被激怒,将鞭柄尽根插入,随后拿起火盆里的烙铁狠狠地按在其背上。
    “啊!!!”
    肖薇忍不住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可本并没有停手,一下下在其的背上按着烙铁。
    恨不得一次搞定,让肖薇彻底长记性,不敢再违背她的意愿。
    酷刑持续到其他女人到来才结束,肖薇被灌下治疗药水与催情药水,今天的折磨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