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第73章尴尬时刻

    “唔啊~嗯嗯哼!哈啊……”
    “呵,不愧是魅魔,可真骚,你就是这样勾引我的马克思的吗?”
    女帝的寝室内,朱莉被蒂芙尼压在身下,魅惑又痛苦的呻吟着,而蒂芙尼右手粗暴的抽插着对方的溪谷,左手嘘嘘的握着对方的脖子。
    “啧啧,怎么叁根手指不够吗?里面的那些小口器那么饥渴的吸吮着,那就再加一根吧!”
    蒂芙尼笑眯眯的将小拇指加了进去,不仅动作粗暴,还时不时的撑开四指。
    “呃啊!好痛唔~不要嗯嗯~哈啊……”
    朱莉微微的摇头,淫叫越发的凄惨,并挣扎起被束缚在床四角的四肢。
    虽然魅魔的小穴‘天赋异禀’,连巨魔那比婴儿小臂粗的阳器都能完美包容,可仍旧会感到疼痛。
    在被脖子上的奴隶项圈限制着无法使用催情麻痹能力的情况下,她现在只能硬生生的扛下来。
    “呵贱货,跟我老实点!”
    啪的一声,蒂芙尼将朱莉的脸打偏,眉眼间满是凌厉,“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马克斯便会彻底抛弃你?”
    “不唔哼~哈啊不要…对不起陛下嗯哈~朱莉错了唔!”
    闻言,朱莉眼中出现了恐惧,不敢再挣扎,乖乖地承受着蒂芙尼的折磨。
    “哼,真是下贱。”
    蒂芙尼重新握住蒂芙尼的脖子,加快了速度。
    “嘶哼嗯,哈啊~要嗯,要到了嗯嗯啊——”
    魔魅体质导致朱莉即便痛苦却也慢慢地达到了高潮。
    “唔啾哈,嗯唔……”
    微张的嘴巴里被塞入了沾着淫水的手指,朱莉双眼迷蒙,本能的吸吮舔舐着,将自己的液体随后吞入腹中。
    “哼,真是恶心的东西。”抽出手,蒂芙尼拿起床头柜上的手帕慢条斯理的擦着上面的口水。
    清理干净,蒂芙尼显然还意犹未尽,她看向因仰躺而堆在一起的巨乳,抬手用力的捏住上面的乳夹,轻轻地提起。
    “嘶啊~好痛嗯……”
    朱莉顺着拉力挺起胸,但并不能缓解多少痛苦。
    “呵呵,真有趣。”
    欣赏着朱莉痛苦的模样,蒂芙尼很好的被取悦,开始不停的反复拉扯着。
    “唔啊!嘶哼!唔!”
    朱莉不自觉的来回起伏着胸口,又累又痛。
    “我亲爱的陛下,还没有尽兴吗?”
    正在这时,马克斯推门走进来,带着无奈的笑容。
    “怎么心疼了?这才多久就亲自过来查看。”松开手,蒂芙尼不悦的眯眼看向马克斯。
    “陛下唔……”
    叹了一口气,马克斯走上前刚想说什么,便被蒂芙尼扑了个满怀并倒在地上,一边亲吻他,一边解他的的衣服。
    很明显想要将他就地正法,顺便当面做给蒂芙尼看。
    在期间他看到蒂芙尼呼吸急促,面色潮红,望着他那雄壮的肉棒带着渴望,这让他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看在对方今天被蒂芙尼折磨这么久的份上,回去后,他好好疼爱对方一番作为补偿好了。。。
    夜晚。
    狠狠地被马克斯‘疼爱’一番,在其怀中睡去的蒂芙尼毫无征兆的睁开了眼,她看了眼熟睡的马克斯,轻手轻脚的从其怀中退出来,连衣服都没有顾得上穿,便走出了房间。
    她感应到了安大人的气息,她可不想对方等太久。
    “安大人。”
    追寻着气息,朱莉在马克斯住所的花园看到了对方,然后走到对方面前单膝跪地。
    “这是?”望着赤身果体的朱莉,白唯安有些搞不懂这是闹哪样?
    “……因应付马克斯大人后睡去,不想安大人等太久,就直接过来了。”抿了抿嘴唇,朱莉艰难的开口。
    若是可以,她实在不想将自己为了取信马克斯而做的龌鹾事说出来。
    “…辛苦你了。”
    本是疑惑对方怎么不穿衣服,却不成想朱莉连带前因后果一起说出来,一时间,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为了安大人,朱莉心甘情愿。”摇了摇头,朱莉并不觉得辛苦。
    特别是不久前与安大人相认后,如今的日子,她便不会再感觉到任何的难熬。
    “关于马克斯派人刺杀我之事,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插曲过后,白唯安直奔主题。
    “什么…安大人,您受伤了!?”
    朱莉不明所以的抬起头,才看清月光下对方那显得更加苍白的脸庞。
    “无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两个月前……”
    摆了摆手,白唯安见朱莉的惊异不似作假,主动将之前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抱歉安大人,是朱莉疏忽了,只是那皇帝蒂芙尼自从知道了我与马克斯大人的关系,时常将我叫去皇宫折磨,无法24小时呆在马克斯大人身边,那时我并不在马克斯大人身份。”
    听完,朱莉极其自责,并急切的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更恨自己习惯了马克斯做什么事都展现在她眼前的情况,所以很少去关注琢磨马克斯的状态。
    更加未察觉到马克斯两个月前居然第二次派去了杀手,还是死士小队。
    “……”
    第二次大致听到朱莉的遭遇,白唯安无法再无动于衷,说不上心疼,但也想为对方做些什么。
    “若是你想,事成之后,我会将马克斯交给你处置,还有那女帝,虽然有些棘手,但是我也可以想办法——”
    “没关系的安大人。”朱莉打断了白唯安的话,露出了纯粹的笑容,“按照安大人的原本计划来就好,您还愿意关心我,朱莉便足矣。”
    除了她这个例外,她所了解的安大人向来喜欢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也正因为了解对方曾因为她而破例,所以曾经她才会那么挣扎,之后更是无怨无悔的选择了这个赎罪的方式。
    现在知道对方不仅没有怨恨她,还肯关心在意她,她便再无遗憾了。
    “……随你吧。”沉默了一会儿,白唯安叹然。
    方才改变计划,冒险对付帝国皇帝的冲动,在朱莉坚持的神色下,彻底散去。
    她这是怎么了,明明确定自己对朱莉连曾经的那丝好感都没了,却还是无法对其变得无动于衷。
    也许是因为觉得亏欠吧。
    对方与她不同,若是没有她,对方不会一步步沦落到这种地步,可若是没有对方,马斯克仍旧会用别的手段除掉她,迫使她使用二次转生的保命手段。。。
    ***
    “唔……”
    昏睡了一觉醒来反而浑身疲乏的肖薇睁开眼,望着是陌生的天花板,并非阴暗的牢房,她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还好昏迷前的那些记忆并不是一场梦,她真的逃出那地狱般的牢狱了。
    只是……
    她低下头,望着下体处被支撑凸起的薄被,她无声苦笑。
    明明在她以前的世界里,催情药用多了伤身,这里倒好,不仅没有副作用,还会渐渐地不依赖药水,就会变得‘精力旺盛’。
    怪不得这个世界的人,只要小有资产能够买得起药剂,至少都能够活到一百岁以上。
    没有是药叁分毒的设定,喝药不仅能治病,还能强身健体呢。
    感受着自己精神到发疼的肉棒,她挪动身体,依靠在床头,右手探进被子里握住肉棒套弄起来。
    “唔哼,唔……”
    皱着眉,她的脑海中不可抑制的闪过那些一幕幕犹如地狱绘卷的画面,那些女人觊觎着她的体液,却又不将她当人。
    或许一个饮水机都比她的待遇要好。
    她的无法反抗,与牢房阴暗的气氛催发了那些人邪恶的一面,将所有负面情绪全部发泄在她身上,想必她们离开牢房后,便会立刻变得人模人样了吧。
    “唔……”
    不行,不能再想了,陷得越深,她越没有性质,可是这肉棒却仍旧精神,不会因此而萎靡。
    还是想想她的丽特吧。
    丽特很像她曾玩过的一款十八禁GalGame里的圣女人设,平时在外面禁欲温柔圣洁,但是在床上却是十分的奔放。
    最喜欢的体位便是在她身上骑骋着,明明自己也很凌乱,却总喜欢用淫媚的声音嘲笑着她的‘不经事’,夸奖着她那小媳妇一样的表情。
    只是不知道现在丽特怎么样了,虽然只是被囚禁着,但一定会因为担心她而越发憔悴吧。
    如果没有她,或许对方会像原计划一样隐姓埋名的四处游历,说不定还会因为救助普通人暴露了圣之力,造成各种各样的传闻。
    “呼…还是不行。”
    肖薇有些泄气,毫无自慰经验,目前更无这种心思的她,即便想着暧昧的画面,也会慢慢转到或黑暗,或忧心的事情上去。
    她索性掀开被子坐起身,低头盯着自己的肉棒,专心致志,心无旁骛的感受着右手套弄带来的触感与快感。
    “吱嘎……”
    在本就虚弱的肖薇累的满头大汗,肉棒仍旧精神的时候,卧室的门打开了。
    她身体僵硬的抬起头,与端着餐盘站在门口,有些怔愣的索菲娅四目相对。
    这托马就尴尬了。
    她突然体会到,忘记锁门的青春期男孩子们对着电脑释放自我时,家人突然进入的尴尬与不知所措。
    “这,不是,我……”
    在抬步进屋的时候,肖薇也动了,她连忙去抓起薄被挂上自己的下半身,语无伦次的想要狡…解释,可脑袋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