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第81章简与梅蜜(肉)

    “主人饶了梅蜜吧,好痛呃……”
    一间昏暗的地下室内,一名古铜色皮肤,满身明显肌肉,相貌略显粗犷却不丑很是健美的女子手拿着粗长的调教假阳具,捅弄着一名绿发绿眸的森精灵。
    森精灵白玉般的肌肤上伤痕累累,被按在地上撅着屁股,每次假阳具进出她的后门,都会带出一小块肛肉,十分的疼,但她却连挣扎都不敢。
    只是哭泣求饶着。
    而整个地下室的四面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各种型号的调教道具与刑具。
    正在施暴的女子名叫金尔贝,是王国有名的奴隶商人,为人狡诈且暴虐,无论何等硬起的男女,只要经过她手调教,没有一个能够撑下来不屈服的。
    而此人也是旁观着一切的简目前的主子。
    来到王城后,她利用白唯安给她的初步情报,暗中观察了金尔贝好几天,终于才找到了接近对方的办法。
    金尔贝是个坚定的人族至上论者,偏好奴役,折磨异族,越俊美的,下手越狠。
    所谓的人族至上论简单来说,就是认为人族才是斯林大陆最高等的存在,所有异族都低人一等,应该被统治,甚至奴役。
    别看这个论调扭曲又荒唐,其实在人族领地,各国之间都有信奉者,且不会被人所不齿,顶多敬而远之。
    毕竟人们都觉得没有必要为了抵制狂信徒,公然抬高别的种族。
    所以,自认自己相貌还算出众的简,混入了其招护卫的队伍,身为半魔人的她不仅成功入选,还成为对方的贴身护卫。
    这才入职两天,便见识了金尔贝的暴虐成性,对待别族奴隶简单粗暴的很,还几次向手伸向她。
    不过她身有主人给她准备的合法公证,见她强烈抵制,便没敢动她,只是在日常工作上为难算计,让她没少吃苦。
    但她也不算没有收获。
    “呃啊啊啊——”
    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将略微走神的简唤回神智,只见森精灵梅蜜趴倒在地上微微抽搐着身子,溪谷内喷涌出一股淫水,后门红肿出血。
    说起这个梅蜜的经历十分的凄惨,十年前被被抓来,直接让金尔贝看中,成为了对方的专属性奴隶。
    在其高手腕的调教下,不仅变得怯懦不敢反抗,身体还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受虐狂,被虐的越狠越有快感。
    “简,将梅蜜打理好放回笼子。”
    拿出手帕擦拭着手,金尔贝交代一句便笑容满足的离开了地下室。
    “是,金尔贝大人。”
    目送金尔贝离开,简拿出治疗药剂一手抬起梅蜜的头,一手拇指挤开药剂塞子,动作并不温柔的直接灌入对方的口中。
    “唔咕咕,咳,咳……”
    被灌下恢复药剂,梅蜜身上的伤很快消失,皮肤恢复光洁无暇的样子。
    不得不说,即便在均是俊男美女的精灵族中,梅蜜的相貌也是拔尖的存在。
    一头深绿色柔顺的齐耳短发,洁白嫩滑的肌肤,精致纯净无暇的相貌,巨乳丰臀细腰的身材,用完美来形容对方的外貌并不为过。
    简抱起恢复平静的乖巧又有灵气的梅蜜,向地下室一角设立的浴室走去。
    在她的眼中,梅蜜也是较为特别的存在,遭受十年如一日的折磨,没有变得空洞麻木,仍旧富有灵气,眼眸纯净,真是难以理解。
    将其放进浴缸,简按动浴缸上装着的水火魔法元素融合的魔晶石,沉默的望着水逐渐将梅蜜美妙的酮体淹没,当水放满,她才又按了一下,将魔晶石熄灭。
    挽上袖子,简弯腰从肩膀开始,仔细又缓慢的清洗梅蜜的身体。
    “唔哈~嗯……”
    在简有意为之下,看似搓洗,实则抚摸之下,梅蜜白皙的脸蛋很快染上了红晕,忍不住呻吟出声。
    身为精灵族,身体本就对触感与痛感十分敏感,再加上刚刚高潮过,她在简的缓慢抚摸下,又怎么可能没感觉?
    听到暧昧的声音,简没有抬头,只是微微挑唇,左手抓住梅蜜的肩膀,右手抓住了梅蜜的丰胸稍用力道挤弄揉搓,好似认真在清洗污浊一般。
    “哦啊,嗯唔~简大人不要嗯……”
    梅蜜身体微微颤抖蜷缩,伴随着呻吟小声求饶着。
    可简突然侧头吻住了她微张的嘴唇,探入舌头,与她的舌头交缠勾挑。
    自从成为金尔贝的奴隶之后,被人占便宜的事情时有发生,在几次求助于她主人,反被怪罪是她骚贱勾引别人才会碰她,狠狠地惩罚几次过后,她便不再声张,变得忍气吞声。
    虽然如今被占便宜的事时有发生,可也是对她摸摸抓抓而已,没有人敢真的对她这个金尔贝的奴隶做什么。
    但这个新来不久的简却不同,从发现她的身体敏感开始,一步步的越来越过分,逐渐演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不要嗯~求您哈啊,简大人呃啊!”
    当两唇愤慨,简揉胸的手已经探向了梅蜜的溪谷口,她手指在外游走几下,然后在梅蜜眼圈含泪的祈求下,两根手指一插到底。
    “可爱的梅蜜不要哭,我会好好疼你的。”将梅蜜眼角滑下的泪滴舔掉,简缓缓抽动起手指。
    “嗯哈,呜啊~哈啊…停,停嗯下,求您哈~被嗯主人知道了会呜,会打死梅蜜嗯……”
    梅蜜一边媚肉紧咬着简的手指,一边满脸欢愉却摇头抗拒。
    看起来很像是口嫌体正直,实际上并不是,她之所以抗拒是怕被金尔贝惩罚。
    她作为对方的奴隶,平时连是否可以高潮都必须严格遵从对方的命令。
    若是被金尔贝知道了她被简进入了小穴,还被插到高潮,一定会这么掉她半条命的。
    即便梅蜜没有被长久的折磨所击垮,仍旧保有精灵一族的灵性,但早已被调教出唯命是从的奴性,胆小而乖顺。
    就好比现在,明明可以尽力挣扎,她却不敢反抗,只能不停地求饶,求放过。
    “怎么?可爱的梅蜜不舒服吗?”简手上的动作逐渐加快,含住那精灵耳尖吸吮。
    “哦啊~舒,嗯舒服哈,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呃~只,只是嗯……”
    梅蜜诚实的回答,虽然被调教成受虐体质,但本性却是害怕痛苦的,当痛苦不再,只剩下欢愉,于她而言,快乐是加倍的。
    但脸上担忧惧怕的神情更加明显,简左臂搂住对方,用手蹂躏那随着她抽插而微微跳动的巨乳,打断了对方的话。
    “放心,只要可爱的梅蜜够听话,我就保证金尔贝大人永远不会知道你的身体背叛了她。”
    经过简的观察,以及梅蜜很容易看透的纯净,她已经掌握了控制对方的法门。
    作为被调教得,不敢说谎,不敢反抗,乖顺的承受一切的奴隶,金尔贝自然是完全不会防备,也给了她可乘之机。
    金尔贝对自己的手段自信到自大,甚至没有给梅蜜刻印上奴隶禁纹,只要她用与之相反的手段来对待受尽苦楚的梅蜜,应该很容易攻破。
    即便无法改变其胆小,不敢违抗金尔贝分毫的个性,但让其配合着获取一些内部情报,还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嗯啊,梅蜜嗯会听话哈啊~简大人不要让主人嗯知道,啾哈……”
    闻言,梅蜜连忙摇头,主动亲吻简的嘴唇,讨好,表示自己会很乖。
    “呵呵,你做的很好,现在就奖励你。”被梅蜜所逗笑,简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次次顶弄其穴内的G点。
    “哦啊~太,太快了嗯,要哈啊,要到了嗯额,嗯嗯嗯啊——”
    没过多久,梅蜜便突破了临界点,她侧倒在简的怀中,喘息不止,一双巨乳荡漾出诱人的景象。
    “我可爱的梅蜜,舒服吗?”简抽出手指,用满是晶莹的手抚摸梅蜜的脸颊。
    “舒服,简大人好舒服……”梅蜜迷蒙着双眸,望着简带着喜爱的双眸。
    这是她从未见过的眼神。
    金尔贝望着她的眼中只有快意与暴虐,那些猥亵她的人眼中只有淫欲,唯有简,眼中是单纯地喜爱,让她心动。
    “真想将梅蜜带走,关到只属于我们的地方呢。”
    喜爱过后,便是强烈好似化为实质将她紧紧包裹的占有欲,使她内心忍不住颤栗与欢喜。
    如若可以,他也愿意成为温柔的简大人的私有物,只可惜一切都是妄念。
    “唉。”
    听到轻声叹息,梅蜜以为是自己没注意将内心表现出来,愣了一下之后,才发现叹息出声的人是简。
    与之初次欢愉过后,简按部就班,不再暧昧抚摸的将梅蜜清理干净,抱着对方离开了浴室。
    关梅蜜的笼子是金尔贝卧室内床边的大型狗笼,里面垫着厚厚的软垫。
    作为异族,金尔贝对待梅蜜可以说是最‘温和’疼爱的了,除了她,没有其他被看中收为奴隶的异族能够挺过一年。
    不是被玩过火折磨死,就是玩腻了转手发卖。
    “好好睡一觉,我可爱的梅蜜。”在其嘴角落下一吻,简关上了笼子。
    笼子并没有锁,可十年过去,除了一开始的企图逃走被狠狠教训几次后,梅蜜就再也没敢不经允许,踏出笼子一步。
    就像驯养牲畜一般,彻底被驯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