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第106章棋差一招

    “马克斯大人,结果出来了。”
    在马克斯这两天坐立不安,满是期盼的情况下,朱莉终于回来了,带回来了关于那瓶浅绿色药剂的消息。
    既然有结果,他自然希望是好的结果。
    “怎么样?”
    坐在沙发上的马克斯起身,带着几分期待定位走进朱莉。
    “虽然无法完全解析出成分,但可以确定药剂没有问题,没有任何有害物质。”拿出药剂,朱莉笑了笑。
    “那太好了。”拿过药剂,马克斯觉得自己好似手握重宝一样小心,“我现在就喝,还要朱莉帮我看顾周围,以防——”
    “当当当……”
    “进来。”
    迫不及待想要喝下的马克斯,话还没说完,书房门就被敲响,他将药剂收进,满脸不悦的叫人进来。
    “勇者大人,皇宫里来人,说陛下叫您立刻进宫一趟。”没有发现马克斯的情绪,佣人如实禀报。
    立刻进宫?可真是赶巧了。
    马克斯皱着的眉松开,变成了满满的无奈,看了朱莉一眼,示意对方跟上,然后便当先跨出了书房。
    算了,等应付完蒂芙尼,晚上回来再喝也是一样的,不差这一时半刻。
    不知道此次不仅暂时有去无回,还将失去药剂的马克斯,丝毫没有感觉到危机来临。
    “勇者大人,上马车吧。”
    前来的是蒂芙尼的女亲卫,笑容亲和,表面上没有任何异常,但却让马克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毕竟以前都是随便派人来传递个消息,来传消息的人也不会停留,消息传到了就离开。
    这次来的蒂芙尼的亲卫加亲信不说,还给他准备了侧开门厢式马车,是不是有点太高调了?
    说好的因为他与其有私情的流言还未完全平息,近段时间尽可能低调呢?
    “陛下找我有何事?竟然让你亲自前来。”觉得不对劲,但却没有往坏方面想的马克斯笑着问了一嘴。
    “这个…我并不知道,不过看陛下喜气洋洋的,应该是好事。”女亲卫顿了一下,笑着摇头。
    “这样啊,那走吧。”马克斯闻言知道问不出什么,只得顺着女亲卫打开的厢车门,走了进去。
    反正等进宫他就会知道了,既然是好事,那就不用想太多了。
    女亲卫关上门,走到厢式马车前跳到前沿,拿起缰绳驾的一声拍打在马背上,掉头往皇宫的方向走去。
    带着徽章的皇家马车,见者避让,一路上畅通无阻,只用平时一半的时间,便到达了皇宫,无需经过盘查,径直驾驶着马车穿过皇宫围墙。
    只是进去后没驾驶多远,女亲卫便停下了马车,转头道:“勇者大人,我们到了。”
    第一次乘坐皇家马车入宫,以为从这开始必须步行的马克斯没什么戒心的下了车。
    可还没接近一旁的女亲卫,两侧拐角处迅速窜出五十名骑士,将他围住。
    “这是什么意思?”马克斯愣了一下,然后才端起不慌不忙的姿态挑眉道。
    “有人揭发勇者大人有不轨之心,所以还请配合我等搜身。”女亲卫拔出配件,语气还很客气,但是从表情到姿态却不再客气。
    马克斯聪慧又谨慎,仅从只字片语中立刻明白自己得到刨除禁纹药剂之事泄露了,顾不得深思哪个环节出了内鬼,他拔出武器一招手。
    经不起搜查的他,只能暂且逃出宫,然后立刻喝下药剂,让朱莉背着他逃窜了。
    只要消除了禁纹的影响与追踪,他有的是办法在全程戒严的情况下逃出生天。
    “唔啊!!!”
    在朱莉收到按时,现身的一瞬间,马克斯突然抽搐着倒地,浑身遭受着痛彻心扉的电击灼烧感。
    只看过其他应召者受苦的他,还是第一次感受禁纹的威力,简直是痛不欲生。
    在马克斯倒下之后,女亲卫一个健步窜到马克斯身边,一脚踩住抽插的马克斯身体,用剑抵在其脖子上,凌厉的望向朱莉,“陛下有令,你若不乖乖束手就擒,勇者大人会被砍断手脚!”
    朱莉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台阶之上的身影,将手中的鞭子收回到魔法戒指中。
    这条鞭子还是安大人用亲手猎杀的巨龙筋条做的,万不得已她不想让它落入旁人之手。
    “唔哼!”
    收起武器的一瞬间,她便被附近的骑士走到身后狠狠地踹了腿窝,一下子单膝跪地她立刻被反制双手,套上了限制能力的项圈。
    另一边的女亲卫也没有闲着,打晕了马克斯,撸下了魔法戒指,感应了一圈,取出其中符合那神秘纸条所写的浅绿色药剂。
    而此时,蒂芙尼也下了台阶,走了过来。
    她接过药剂怒极反笑。
    其实在马克斯选择反抗的一瞬间,她便基本相信了那不知何时由谁放在她书放桌子上的,神秘纸条上面的话。
    可当真的搜出这药剂,她仍旧伤心却恼怒。
    “将人关起来好好教训教训,看来是我对他太好了,让他忘记了本来的身份。”直接砸碎药剂,蒂芙尼冲自己的亲卫道。
    “是,陛下。”亲卫领命,托着马克斯离开。
    看来这次陛下是真的怒了,作为亲卫,她自然知道陛下有多么的爱勇者马克斯,之前别说教训了,连一句重话都不舍得说。
    却没想到,这马克斯不知道感恩戴德也就罢了,还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唉。
    “你们都散了吧,哦对了,叫人把这里收拾一下。”
    拿过骑士手中连着朱莉脖子上项圈的锁链,蒂芙尼冲大家摆了摆手,拉着对方往自己寝殿的方向走。
    朱莉全程都在沉默,极其的配合与顺从。
    但早已打定主意,无论遭受什么折磨,她都不会将马克斯的谋划与部署说出来。
    因为她早就看透了蒂芙尼,思维敏捷,杀伐果断,却是个恋爱脑。
    即便现在恨不得弄死马克斯,但要不了多久,便会再次被对方的花言巧语所蒙骗。
    她若出卖马克斯,那么绝对会失去他的信任,间接导致让安大人失去一个强有力的内应,这是万万不可的。
    “说说吧,马克斯背着我都做过什么?”回到寝殿,蒂芙尼坐到外面的客厅沙发上,双腿交迭挑眉道。
    朱莉被拉着踉跄跪下,低头抿着嘴一声不吭。
    “呵,真是一条忠诚的贱狗。”蒂芙尼冷笑着抓着朱莉的头发,迫使其抬头看向她又道:“你是现在坦白,还是被我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气时再坦白嗯?”
    “……”朱莉仍旧保持着沉默,并且平静又无所畏惧的与之对视。
    “好,很好,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蒂芙尼怒笑着一把抓着朱莉的头发撞到了茶几边沿上。
    “唔……”
    很快,血液顺着她的额角流下,朱莉也只是皱了皱眉闷哼一声。
    蒂芙尼将怒火全部发泄在了朱莉的身上,暴力的扯掉那只遮住重点部位的上下两件布,将人压在茶几上,一手握着其细长尾巴拉扯着,一手叁根手指直接捅入了其干涸的溪谷。
    “唔哼!”
    疼痛使得朱莉脸色微微扭曲,但作为魅魔的本能,小穴内的一个个小口器不停地吸吮着蒂芙尼的手指,还随着吸吮张合的动作,吐出一丝丝的淫水,很快打湿了蒂芙尼的手指,穴内彻底湿润起来。
    “呵,不愧是魅魔,淫荡又下贱!”
    蒂芙尼嘴上侮辱着,右手大力的动作起来,左手不停地拉扯着对方的尾巴。
    “唔啊!哼嗯!嗯嗯!哈嗯!”
    溪谷内的快感与最为敏感的尾巴被暴力对待所产生的通与酥麻电流相结合,朱莉很快满面潮红,痛并快乐着。
    并不是想要朱莉舒服的蒂芙尼见状眯起了眼,左手全力一扯,将朱莉的尾巴硬生生的扯掉了。
    “唔啊!!!”
    朱莉的凄厉定位惨叫声随之而来。
    尾巴作为魅魔身上最敏感的地方,自然所感受到的疼痛也是加倍的。
    对于魅魔来说,这个比硬生生的掰断所为十指连心的手指还要疼。
    感觉这可比让其痛并快乐着让她开心多了,蒂芙尼抽出手将其翻过身,抬脚踩在对方的背上,握住其腰间一边的黑翅。
    “现在想说了吗?”
    疼得浑身发颤的朱莉喘息着,却仍旧咬紧牙关,抿紧嘴唇不说话。
    “很好!”
    蒂芙尼这一次不在快准狠,而是慢慢拉扯着黑翅,让朱莉感受到足够的撕裂痛苦。
    “啊唔哼……!”
    有了心理准备,这一次朱莉没有惨叫出声,跟没有挣扎,身体力行的表现着不会出卖马克斯的态度。
    可逐渐恢复冷静的也不再急躁,她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方法来折磨朱莉,总能找到对方承受不住从而开口的方法。
    而她并不知,身体上的折磨远比身体上的折磨更痛苦,无时无刻不遭受着心灵折磨与拷问的朱莉,只要不想开口,哪怕是死也会将秘密带入地狱。
    但她知道,自己不会死,那必要时候能屈能伸的马克斯,要不了多久,就会哄得蒂芙尼将他放出来。
    而她也会随之摆脱痛苦,并被马克斯更加的信任无防备,所以她现在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