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第110章称心如意(下半肉)

    “不要怕,你捂的严实,所以大家才会觉得奇怪,不是认出了你。”
    从规划好的路线连夜离开了金尔贝的根据地,等到城门开放之后,简第一时间带着梅蜜进入了王都。
    见其被周围的视线搞的慌里慌张,简低声安抚。
    毕竟她们兜帽披风的装扮本身在大白天就惹眼,若是再行为鬼鬼祟祟,很容易被怀疑,说不定还会被‘热心市民’上报给卫兵。
    虽然没有犯罪记录,可是过多的惹来麻烦,事后会成为金尔贝搜索她们行踪的因素。
    “嗯。”深呼吸一口气,被牵起手的梅蜜总算冷静下来。
    按照提前约定好的时间,经过简一路上的询问,二人走进了白唯安所说的会所。
    会所内没有在举办聚会,更没有多少人,只有一名金发蓝眸,有着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给人距离感,不好相处感觉的少女,在指挥着佣人打扫卫生。
    “你们是简与梅蜜吗?”
    发现了二人,金发少女走过来,举止优雅,语气柔和的询问。
    “是的,您是……”
    既然是她的主人与她约见的地方,所以简没有太多戒备心,立刻点头承认。
    “安在里间休息室,从那里拐进去便是。”没有自我介绍,格琳薇尔直接为简指明了方向。
    今早安便跟她交代过,等到人无需多言,直接让她们过去便好。
    不是防备她,而是保护她。
    知道她与对方关系的人越少,她便越安全,按照对方的说法,哪怕以后一旦有啥意外,也不会牵连到她。
    说不定她反而会成为对方的救命稻草。
    白唯安知道格琳薇尔要强的性子,一味地保护对方会有些抗拒,所以也给予对方一个能够让其也帮到她的说辞与立场。
    而格琳薇尔越发好奇安经历过什么,才会变成如此谨慎周全,心思多的样子。
    但得到过对方承诺的她,也没有着急去探究,耐心的等待着对方可以主动全须全尾的向她诉说的那一天。
    “主人。”
    走进休息室,简撸下兜帽,冲着沙发上的白唯安单膝跪地。
    见状,梅蜜犹豫了一下,也随着双膝跪到了地上。
    收起资料抬眼的白唯安望着那白洁的森精灵,心中有些满意。
    是个聪明的。
    她不怕自己人废,也养得起闲人,就怕太过蠢笨,不仅帮不上忙,还会拖后腿。
    “账本给我。”
    听到白唯安的话,简起身走到其面前,弯腰恭敬的双手奉上,身后的,梅蜜也随之起身,但没有上前。
    白唯安拿过来随意的翻了几页。
    不得不感叹那金尔贝粗中有细,账目流水记录的详细,每一笔相关的支出,与用处都记载的简明扼要。
    也因着这份细心,将断断续续的相关记录整理出来,还能得到一份涉事帝国贵族的名单。
    “你做的很好,这个是你的奖励。”将账本放到茶几上,白唯安从魔法戒指中拿出了一瓶透明的粘稠液体,“喝下它,你便可以突破瓶颈,实力更进一步。”
    没错,这是白唯安特意让肖薇‘收集’的体液,零零散散的前后一共被送来了十瓶。
    “多谢主人!”简惊喜万分的接过,珍重的收进了魔法戒指。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药剂如此神奇,但于她而言绝对是神药,能够突破自身实力的天花板,让她实力更上一层楼,便多了一分安全保障。
    “你拿着这个印记纹章……”
    给了奖励,自然是就是安排简下一个去处了。
    既然她暂时没有用得上对方的地方,那么就将人派给肖薇那里去帮忙好了,总好过回到大本营当个咸鱼。
    称不上压榨劳动力,而是知人善用。
    有能力为她的谋划添砖加瓦,那干嘛要闲置。
    “我知道了主人,那简便带着梅蜜告退了?”
    将白唯安的交代与吩咐一一记下,简委婉表示若是无事,她可就立刻前去找那位肖薇了。
    该说的都说完了,白唯安摆了摆手,没有再说话,拿起账本细细翻看起来。
    她没打算将账本里面间接透露出的名单整理出来,打算将这个原本直接交给女帝蒂芙尼。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与其痛打落水狗却无法致命,还不如等马克斯将那恋爱脑女帝哄好之后,以为自己摆脱了困境之时,再将账本交给女帝。
    就像上次差一点就喝下了刨除应召者禁纹的药剂了一样,下一次就让对方乐极生悲吧。
    钝刀子切肉,一点点的打击折磨马克斯,比一刀切更爽,也更能让对方痛苦深刻啊。
    “怎么人待这么一会儿就离开了?”
    格琳薇尔推开房门走进来,让白唯安顺势合上了账本收起。
    “不然呢?还留着过会儿吃个午饭?”白唯安笑着将格琳薇尔拉进怀中,吻了吻对方的嘴角。
    “你可别使坏,外面佣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打扫休息室。”按住了白唯安撩她裙子的手,格琳薇尔又羞又恼。
    虽然她们私底下独处的机会比较少,但也不至于每一次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交合啊。
    自己的爱人明明是个少女,却比那些男人们还好色急。
    “没关系,我们反锁上门,谁也不敢破门而入。”
    白唯安没有就此罢手,而是捏起格琳薇尔下巴吻住,抱着人向床的方向走去。
    格琳薇尔投降的很快,见推拒不开,便选择双手搂住对方的脖子,回应起这个吻。
    “呼,去锁门……”
    格琳薇尔结束了这个吻,没忘记提醒想直接脱她衣服,步入正题的白唯安去锁门。
    白唯安转身下床锁了门,顺便脱掉了自己与格琳薇尔的鞋子,然后一件件将对方扒光。
    不久前她们在饭馆包间内做过一次,其身上被她留下的吻痕还没有完全消失,她低下头,直接在一个个浅淡的吻痕上印下新的痕迹。
    “唔哈~”
    格琳薇尔双手抓着床单任其为所欲为。
    她已经习惯了每一次每一寸肌肤都被安亲个遍,然后在零散的留下标记,宣誓着主权。
    “唔哈~嗯安,不要那么用力嗯啊!”
    腿根靠近溪谷口的地方,被其重重吸吮,格琳薇尔的呻吟禁不住大声了些,是个脚趾蜷缩了起来。
    这一次被吻遍全身之后,她没有被翻着重新变成躺着,而是就这样被拉着撅起了屁股。
    “别不要唔哼~!”
    如此羞耻的姿势格琳薇尔刚想挣扎,不知何时脱光下半身,穿好双头穿戴式仿真棒子内裤的白唯安,将仿真棒子插入了她的小穴之内。
    一下子被贯穿填满,格琳薇尔彻底没有了挣扎的力气,被迫双膝跪着,撅着屁股以羞耻的姿态被进入。
    “唔哈哼,安嗯~好激烈嗯哈~”
    “哼嗯…格琳薇尔,我的格琳薇尔哈~”
    自己溪谷内插着小裤内置仿真棒子的白唯安也随之低声呻吟,只因格琳薇尔与她而言太过诱惑有感觉。
    每次用这种方式做爱,可比面对索菲娅时,有感觉千倍万倍,不仅湿到不成样子,还曾潮吹过一次。
    也是她叁世加起来第一次爽到潮吹。
    “安唔~不要这样嗯~我想看着你哈啊……”
    扭着头也看不到白唯安全身的格琳薇尔很没有安全感,双手拍打着其抓着她腰肢的手,渴求着,抗议着。
    闻言,白唯安也没有拔出反正棒子,而是姿势别扭的将人翻过来,然后拉着坐起身,她顺势后仰,双手支撑在身后,让二人成了面对面的骑乘位。
    “格琳薇尔,你来主动好不好?”白唯安面色潮红的喘息着。
    同样也渴求着格琳薇尔的她,因对爱莉的承诺无法被其手指填满小穴,那就用这种方式,聊表慰籍吧。
    格琳薇尔羞涩的轻咬下唇点点头,身体前倾,抓着白唯安的肩膀,双腿跪坐在其腿两侧,慢慢扭动起腰肢,时不时的还借助腿部力量上下起坐几下。
    “唔嗯~哈啊嗯格琳薇尔,哈啊……”
    “嗯嗯~哈呼,啊哈~”
    二人的呻吟声与格琳薇尔溪谷在每次被仿真棒子进出时所产生的黏腻水声,交相辉映,使得休息室内形成了旖旎活色生香的画卷。
    而格琳薇尔望着被她骑在身下,变得媚乱的白唯安,忍不住低头吻住那半张的薄唇。
    与其共同感受,水乳交融的感觉真的很好。
    随着二人渐入佳境,白唯安也开始挺动小腹迎合着格琳薇尔的动作,整个交合过程进行了近一个小时,最后才心满意足的双双吟叫着突破了临界点。
    二人没有立刻起身或者分开,而是就这样保持着骑乘式,互相抱在一起,听着彼此的心跳声,感受着彼此的呼吸。
    “安,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二人的呼吸逐渐平稳,格琳薇尔轻声道。
    是征询,也是下定了决心主动表态。
    “好,我会呆在你身边,陪你度过一声。”伴随着轻笑,白唯安自然而然的应下。
    能够得到对方的主动回应,那是再好不过了。
    免去出现她不得不打破美好,残忍的强行性将其绑在身边的情形发生了。
    PS:这章没准备写肉的,但是发现交接个账本墨迹不了一章,接下来要写的又与这里接不上。
    所以按照惯例,字数不够,写肉来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