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第31章夜间幕

    “火墙!”
    随着奔跑的队伍中一人带着发泄般的大叫,他们身后呼的一声燃起了一大片半人高的火墙。
    “你疯了!在密林里放火!?”白唯安拉起转身施法后停在原地的魔法师,呵斥道。
    这要是放在地球,放火烧山,绝对会牢底坐穿的好吗?
    而且他们慌不择路下根本不知道如此出密林,若是遇到悬崖峭壁的死路,烧林子反而堵住了他们的退路。
    “我受够了,管不了那么多!”魔法师略带疯狂的叫着。
    “可是——”
    “卧槽!这帮哥布林才是疯子MD!”
    作为外表年龄最小,实际身为半魔人生长速度比较慢,比在场大多数人年龄都大的白唯安刚想说教,后方队伍中一位冒险者惶恐的叫骂声传来。
    吸引了虽同样不赞同,但着实因火墙挡住哥布林松一口气其他人转头望去。
    只见前排的哥布林刹车不及时被烧着了,而后面的哥布林没有绕开大片火墙或停止追赶。
    反而是一个个踏着同伴的肩膀借力跃过火墙,哪怕因失误坠入火墙也在所不惜。
    对同伴冷血无情到可以踏着尸体继续前行,却又在这种时候十分的团结,充分的发挥着团队协作的信任。
    对于哥布林的行为,白唯安不似其他人那么惊异而意外。
    曾是魔族的她对哥布林的了解,绝对比人类要多。
    哥布林是低智慧的魔兽,且战斗能力很弱,却也因为如此,他们自由一套生存方式。
    笨不代表蠢,他们的学习能力与动手能力都很强,也深知自己的短板,善用团队协作。
    可以说每年都有不少冒险者死在轻视的哥布林手下。
    “啊!!!”
    “去死去死!”
    “还愣着干什么!快跑!!!”
    在众人惊愣的时候,哥布林已经追上了他们,并且对队尾的冒险者发动了袭击。
    很快十几只开始围攻队尾,一下子队尾的冒险者死的死,伤的伤。
    领队的冒险者回过神来,大吼一声使得众人如梦方醒转身抬步便跑。
    这一次不再是有秩序的撤退,而是慌不择路的仓皇而逃,还伴随着女性的尖叫。
    “安,你必须得想想办法,不然我们就完了。”一名对白唯安比较熟悉的魔法师凑近,惶恐的说道。
    白唯安抿着嘴唇,也知道事态很严重,如果她用预知魔法预算出路的话,他们或许可能将损失减少到最低的脱离危险。
    可是每次使用后她都会因魔力干涸而脱力。
    索菲娅又不在,她实在难以信任这些人会带着她这个拖累一直到脱离危险。
    “好,队长!”
    很快,白唯安便做出了决定,加速向领头的队长跑去。
    事到如今已经容不得她再犹豫,在拖下去,大家连带她都得死,还不如搏一搏。
    况且二次转生后,她充分认识到留有保命底牌的好处,所以她收集了不少临危保命的底牌。
    虽然大多是得来不易且一次性的,用掉她会心疼,可此时再犹豫会错失良机。
    在简明扼要的说明情况后,身高体壮的大胡子队长立刻答应下来,直接以不耽误战斗的方式将她扛起。
    如此粗鲁带我方式让她有些无奈,开始低声吟唱术语的白唯安无比的想念,每次都会选择背起她的索菲娅。
    脑海中的情景逐渐清晰,生路慢慢出现。
    “先往左面跑!”
    过了一会儿,白唯安脸色苍白的睁开眼,冲队长说了一句,然后又大叫着让冰系魔法师合力封冰墙拦住后方的哥布林,让冒险者们截杀已经突入到队伍中段的几只哥布林。
    预知到出路的白唯安留了个心眼,没有直接说出大致方位,而是一步步的为队长指路。
    这样即便在脱险前遭遇困境,队长不抛弃她,继续扛着的可能性会变大。
    二次转生前的境遇并不至于让她对所有人类失去了信任,但她也无法再轻易的去相信一个人。。。
    今夜注定不平静的除了白唯安这里,还有身在魔法国都城的肖薇那里。
    倒不是像白唯安那样有什么危机,反而是一场‘艳遇’。
    有任务在身,且不受法环禁制影响,可以自由出入法环塔的肖薇,在入夜后悄悄躲过守卫的圣骑士,在法庭外围游荡着,拿着纸和笔,时不时的借着月色纸上描绘几笔。
    是的,肖薇在手绘教廷的外围结构图,她必须掌握了整个教廷的结构后,才能开始着手研究绕过守备与防御魔法阵,探查她要找的东西是否在教廷内部。
    在她又一次跳上高处后,却无意间在不远处的隔墙内发现一个露天温泉,温泉里有个女人靠在边沿上仰着头,应该是在欣赏月色。
    见女人是背对着她的,肖薇忍不住悄悄地靠近,想要看清凑近观察一下。
    她并不是存着什么偷懒别人泡澡的心思,单纯地想要确认一下女人哒大改身份,以此好来判断这周围应该是什么区域。
    糟了!
    伏着身子没有走几步,她脚下突然涌起微弱的亮光,很明显踏入了什么预警魔法阵的范围。
    “什么人?”
    女人猛然起身扯起边上木盆中的浴巾盖在身前,回过头望向她的方向。
    而正想掩面而逃的肖薇在看清女人面容的时候愣了一下,只是这几乎一秒的呆愣使得她失去了不暴露身份逃跑的时机。
    夜色下,女人站在温泉中迎着月光而立,金色的及腰长发与眼眸,在蓝月的照射下更添了几分圣洁与美好。
    原来教廷带我左后方,正是圣女的地盘。
    “是你。”
    因为不久前才见过,朱丽叶特一眼认出了肖薇,虽仍旧警惕,但那份属于战斗状态的凌厉与锋芒消失不见了。
    “呃…没想到剑之圣女大人这么晚还没睡,我听闻这里有温泉,本想偷偷来享受一下来着。”
    被发现了身份,肖薇迅速的想到了一个借口,直接从高处跳下来,不太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你们这些异世界人总是如此。”朱丽叶特对这个理由很轻易的接受了,并露出了浅笑。
    至于信没信,就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了。
    “难道别的…异世界人也来过?”说到异世界人时,肖薇有些磕绊。
    毕竟于她而言,这里才是所谓的异世界。
    “不,我是说你们对斯林大陆神明以及规则都不是很敬畏,常常打破常规。”朱丽叶特摇头解释道。
    温泉又不是只有她这里有,所以异世界人也不会都像肖薇这样,为了泡温泉而冒险来此。
    哦对了,安也是如此,或许跟这肖薇很合得来。
    “你……”
    突然,肖薇盯着朱丽叶特暴露在外的肩膀想要说什么,但又及时止住。
    其肩膀上的伤痕很新,不出意外脱痂绝对不超过半年,最主要的是疤痕很长,一直斜着延伸后遮挡带我胸口处。
    不似战斗留下的伤痕,更是被…鞭打留下的痕迹。
    朱丽叶特顺着对方的目光低头一看,随后抬起头笑道:“陈年旧伤了,十几岁时与魔族战斗留下的。”
    “这样啊,看来剑之圣女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呢。”肖薇笑着回应。
    她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撒谎,虽有意与之亲近,但也明白此等私事,以他们现在的关系,实在不合适揭穿这个谎言。
    “既然已经到这里,你就享受一下吧,不过以后不要再来了,以免被别人发现节外生枝。”说完,朱丽叶特便转身走出温泉离开了。
    做戏做全套的肖薇若有所思的开始脱衣服,晚上刚刚洗过澡的她直接走进了温泉当中坐下,将身体浸泡。
    “呼……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泡温泉呢,确实挺舒服。”
    看看这里是圣女居住的区域,那么她要找的东西十有八九不在这里了,一是剑之圣女朱丽叶特用不上,二是作为魔法国教廷的宝物,怎么可能随便放在某人的住处当中。
    况且她发现这里是整个教廷防备最松散的东西,明显是信任圣女实力的同时,这里也没有什么重要到需要守护的东西。
    已经是后半深夜接近凌晨,等泡完温泉就回去吧,剩下的区域等她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再来查看。
    反正半年的时间很充裕,她不用急于一时,还要腾出时间研究学习火系法术呢。
    在充分的享受过温泉后,已不用怕暴露的肖薇踏过防御魔法阵原路离开了教廷。
    今夜,除了朱丽叶特,没有任何人发现肖薇的行动,她无惊无险的回到了法环中的住处。
    此时,法环塔内还有少数人并没有睡,或者看是,或是钻研,或是冥想的修习着魔法。
    所以她启动管道内魔法阵并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哪里都不会缺晚上不睡,早晨不醒的夜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