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第35章卑劣肮脏而自私

    “朱丽叶特,我今天路过集市刚好……”
    圣女住所的会客厅内,肖薇将自己特意去集市买的零食与小玩意从魔法戒指中取出来放在桌子上,一一为其介绍。
    经过那晚的午夜温泉巧遇,肖薇来找朱丽叶特越发频繁了,甚至还逐渐开始直呼姓名。
    在朱丽叶特为反驳的情况下,肖薇自然也顺杆子往上爬亲密的叫了起来。
    她频繁出入这里当然不只是为了跟圣女套近乎,还有着熟悉教廷内部的心思。
    偶尔还会在朱丽叶特不忙时,让其带着四处转转,虽然有的区域还未去过,但心里已经差不多有了计划。
    想必没有带她踏足的区域,便是教廷的重点所在,待她准备几日,就可以试探着潜入内部寻找宝物的下落了。
    白唯安借着被朱丽叶特带在身上的魔晶石定点传送到其身边时,看到的便是这番场景。
    肖薇像个推销员一样热情的介绍着桌子上的东西,而朱丽叶特微笑的脸上透露着几分无奈。
    对此,白唯安有些意外。
    按平时来说,这个点正是其午休饭后,在房间午睡的时间,没想到今天居然在会客,而这个客人还是个熟人。
    “咦安?你怎么突然出现了?难道传送魔法这么好用的吗?”
    看到白唯安突然出现,肖薇愣了一下,但并未想太多,只觉神奇。
    “倒也不是,不过解释起来也挺麻烦的。”白唯安笑了笑,没有过多的解释。
    谎话说多了不仅麻烦,以后说不定还会节外生枝,若是有一天必须做出合理的解释,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这样啊,对了,我听说小镇的哥布林泛滥,死了不少人,你还好吧?”肖薇没有深究,转而问起了别的问题。
    白唯安:“我被人保护的很好,没有什么事。”
    “说起来这次你们中没有空间系的魔法师吗?为什么没有直接传送脱险?”
    平日里,肖薇的好奇心还是蛮重的,又因为接触正规接触魔法后,才知道其中的强大与可怕之处。
    更是理解了人们畏惧却又不忍心彻底根除的心理,所以对相关事情有着很多的好奇。
    闻言,白唯安笑着摇了摇头,为肖薇解释起所谓的空间魔法与传送魔法。
    其实空间魔法与传送魔法算是两个种类。
    空间魔法多用于开辟出一些类似异次元一样的小空间术式,无法进行传送。
    而传送魔法也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使用的,没有那么逆天。
    传送魔法需要魔法阵或者魔法晶石支撑,说白了就是点对点的传送,并不能想传送到哪就传送到哪。
    不然那些四处躲藏的流浪魔法师早就利用传送魔法为所欲为了,哪还至于东躲西藏。
    为了确保国家的安全,城市的平和,将传送术式设在城内是违法的,除魔法国外,别的国家只有几个大城市外面有传送魔法阵,可以让魔法师们瞬间传送。
    “怪不得你带我来魔法国的时候是约在城外见面。”听完,肖薇恍然。
    看来魔法虽强大又可怕,但还不至于到达逆天的程度。
    “那你这直接在城内传送……”肖薇摸着下巴挑了挑眉,一副发现了大秘密的样子。
    “呵呵,法则嘛,向来都是用来限制老实人的,法规之下还有潜规则,只要不是用来作乱的,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摊了摊手,白唯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emmm,好吧,你说的对,你们有事情谈吧,我就先回去了,之后记得给我详细说说那晚的情况。”无言以对的肖薇比了个大拇指,然后知趣的离开了。
    她觉得魔法国很有趣,不仅掌握着几乎所有的魔法知识,教廷与法环的关系也很耐人寻味。
    但圣女与安的关系倒是很好。
    整体来看暗地里的几方势力有着许多阴谋与秘密的样子。
    不过这些跟她都没啥关系,她只需好好研究火系魔法,顺便偷走藏在教廷内的那件东西就可以了。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做了个请的手势,朱丽叶特在其坐下后,亲手为其倒了一杯本是给肖薇准备的红茶,然后询问道。
    “是关于哥布林的事。”白唯安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才道。
    “您可是用预知魔法预见了什么?”闻言,朱丽叶特神色认真起来。
    关于冒险者与魔法师组建的队伍损伤惨重的事,她自然也是知晓的。
    且她原本的想法与大主教差不多,哥布林虽然有些棘手,但还不至于到出动圣殿骑士的地步。
    可若是安预见了些什么,那事情可就不一样了。
    未来可以改变,但也是在做出行动的前提下,若是什么也不做,该发生的一定会如期而至。
    “没有,在密林里我使用过一次预见魔法,你也知半魔人的情况,即便使用特别手段补魔,我也只恢复了一半的魔力,根本无法再次使用预见魔法。”白唯安摇摇头,没有隐瞒的说明了自己的情况。
    就某些方面而言,朱丽叶特是可以信任的人。
    “那您的意思是?”这下,朱丽叶特就不解了。
    “密林中的哥布林虽然已成威胁,但确实不至于兴师动众,不过这一次,你必须想办法说动大主教将圣殿骑士团的主力全部派出去。”
    白唯安也没有藏着掖着,直白的将自己的打算,以及想要朱丽叶特做的事情说出来。
    “您究竟想做什么?”听完对方的话,朱丽叶特有了不好的预感。
    “法环塔从远古大陆屹立至今,是时候该废除了,而既然是魔法国,做主的,自然也应该是魔法师。”勾起嘴角,白唯安喝了一口红茶,用平淡的语气说出了不太平淡的话语。
    “你是想!你不能这么做,法环制度一旦废除,将会波及整个人族!”朱丽叶特听完连敬语都顾不上说了,强烈的表达自己的反对态度。
    她不否认圈禁所以魔法师的做法太过极端,但是废除法环是万万不可的。
    毕竟只要是高智慧生物,就会有好有坏,若是那些内心邪恶的魔法师一同被释放,后果将不堪设想。
    “朱丽叶特。”放下茶杯,白唯安眼眸凌厉的望向对方,“这不是与你商量,而是命令。”
    “啊唔……”
    朱丽叶特突然捂着胸口跪倒在地,紫黑色的脉络由胸口扩散至她的全身,随之扩散的还有荆棘缠身,尖刺深入皮肤般的疼痛。
    “你不能……这么做,不然整个人族都会打乱的哼……”
    左手用力的扣着地面,指尖因用力而发白,朱丽叶特声音忍耐又痛苦的坚持道。
    “哈,人族卑劣而肮脏,哪怕全部毁灭了,我也只会觉得痛快!”短笑一声,白唯安的笑容变得扭曲阴暗。
    她抓着朱丽叶特的头发将其脑袋拉起,让其直视着她,“是现在乖乖听话,还是让爱莉来找你谈谈,你自己选吧。”
    听完那可怕半精灵女童的名字,朱丽叶特身体本能的发颤,冷汗流出,她立刻开口带着祈求道:“我知道了,我会听您的,不要告诉爱莉大人。”
    “哼,所以人类就是卑劣自私的存在,无论何时何地,最先考虑的永远都是自己,然后才会是什么仁义道德。”
    “嘶啊!”
    白唯安哼笑一声,起身拽着朱丽叶特的头发将人甩到沙发上,然后倾身压了上去。
    “撕拉撕拉……”
    朱丽叶特半躺在沙发上,圣女服被粗暴的扯开撕坏,当衣服被扒光时,身上的黑紫色脉络早已尽数退去。
    “哼唔!嗯哼!”
    没有前戏,没有温情,朱丽叶特被掰开双腿,白唯安戴着特质指套的两根手指尽根没入,快而狠的抽插了起来。
    朱丽叶特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体内圣之力的流失,但她没有任何的反抗,甚至扭动着腰肢迎合着。
    干涸的小穴内粗暴捅弄虽然很痛,但比起之前爱莉所带给她的并不算什么痛苦。
    在被倒刺假阳具折磨时,她为了取悦爱莉,也能够扭腰谄媚,先如此反而成了本能。
    “记住,你忧心密林那里有变,便找来我预见了一下,那里不仅有近百只哥布林,洞穴深处还有哥布林王与哥布林将领,哥布林祭司,所以必须出动圣殿骑士的主力去讨伐。”
    左手拉扯着朱丽叶特的头发,白唯安贴在其耳边道。
    “哼啊……是,安大人嗯哼哈……”
    岔着双腿,被身前之人蹂躏着小穴,朱丽叶特双手垂在身侧,深色痛苦带着丝欢愉的潮红,眼眸涣散,像个牵线木偶一样乖顺。
    “呃啊啊啊——”
    随着最后的圣之力被抽干,朱丽叶特仰头惨叫着突破了临界点。
    当白唯安目的达到没有停留直接离开后,朱丽叶特瘫软着身体,费力的喘息着,低头望着自己湿成一小摊的溪谷口,以及身前身上的鞭痕与胸口的烙印无力的笑了笑。
    “卑劣,肮脏而自私吗……”
    她作为剑之圣女,以凡躯达到英雄领域的强者,却仍旧自私自利,或许人类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面对敌人,她不畏生死,却怕生不如死的痛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