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第9章坠落与沉沦(肉)

    夏洛蒂脑中思绪杂乱拥堵寻找不到出口,但却没有呆愣在原地。
    她用力的抱住了玛丽公主那还带着稚嫩感的身体,在难解难分深吻中,一件件褪下了对方的衣物,并且褪下了自己的铠甲,将其压在身下。
    “嗯哼……嗯嗯,哈啊~嗯……”
    躺在床上的玛丽如水一般瘫软着身体,任夏洛蒂予取予求,甚至还欲求不满的磨蹭着双腿。
    夏洛蒂作为新手自然不得章法,但在身下之人媚药的加持下得到了强烈的反馈,也在其好不压抑的声浪中很快摸出了门道。
    她左手与嘴唇游走在还是两个小山包的稚嫩酮体上,右腿掰开其夹紧磨蹭的双腿,右手在其腿间摸索,寻找能够缓解其难耐的突破口。
    成年后性欲觉醒,偶尔会自慰的她动作磕磕绊绊,却不至于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进行。
    在探到女性穴口所在之后,她没有任何犹豫与迟疑,‘逆流’而入,中指突破阻碍一插到底。
    “呃啊!嘶痛……”
    玛丽吃疼之下有一瞬间的清明,却也来得及叫痛,可见药效十分的凶猛。
    感受着中指被炙热湿滑的媚肉微微颤抖的紧紧咬合,夏洛蒂一边吻住玛丽的嘴唇缓解其疼痛的情绪,一边缓缓地抽动起了手指。
    “嗯嗯,啾嗯,咕呜呜……”
    在她的动作下身下的玛丽被媚药驱使着本能迎合,一边发出被堵在口中的闷淫音调,一边吞咽下二人唇齿纠缠的所产生的唾液。
    完全主导与支配的状况,配合着媚肉咬合手指所带来的酥麻感直冲夏洛蒂的头顶,让她产生了前所未有满足感与成就感。
    身下皇室落魄公主玛丽,此时此刻完全被她所掌控,所支配,只能被动的在她的动作下所沉浮。
    而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使得她有些上头,并且不知不觉的加重了亲吻与揉搓玛丽身体的力道,做着侵略征伐着玛丽身体的右手有加入了一根无名指,快速的捅弄着。
    “哈啊,哦啊!~嗯啊唔,唔唔~呜唔唔……”
    嘴唇刚得以解放的玛丽没有高声浪叫几声,便被夏洛蒂捂住了嘴,满身的愉悦感无从发泄,让她憋出了眼泪挂在眼角,淫浪中带着楚楚可怜。
    夏洛蒂望着玛丽公主,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权贵们放着身边放心那些送上门的不要,非得要强迫那些不愿意的女人,甚至不惜以下药作为手段。
    或许与她现在心情的差不多,能够得到巨大的满足感与征服欲吧。
    “唔哼——”
    夏洛蒂一边略微走神,一边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止,很快感受到那紧咬的小穴快速的张合,随后伴随着玛丽公主长长的闷哼声,一股暖流出现,流过她堵着的手指,打湿了她的手心。
    而玛丽公主也好似脱力一般瘫软着身体不在动弹,胸口毫无章法的快速起伏着,鼻息粗重的扫过捂住其嘴唇的手臂。
    夏洛蒂知道,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性高潮,她停下动作,却保持着两指插入其体内,左手捂着其嘴部的动作没有抽身。
    没有享受够,正当她犹豫着要不要装傻继续时,身下明显恢复些神智,但明显药效还在的玛丽公主扭了扭腰,并咬合了一下小穴。
    含蓄的求欢,让本就先想要继续的夏洛蒂立刻下了判断,她再次缓缓地抽动起手指,并低下头含住那小山包上挺立的粉红樱桃。
    “唔哼~嗯唔……”
    玛丽公主闷闷又舒服的喟叹一声,并且抬起胸口迎合着,之前抓着床单的双手带着试探的抬起抱住了她的腰。
    如此明显的自主行为让夏洛蒂的兴致更浓,很快的加快了动作,再次沉浸在其中。
    渐渐地,她不再满足于普通的做爱,在玛丽公主身娇体柔的半推半就下,她将其抱到她盘起的腿上,左手抱着对方的细腰,右手用力的上下抽插着。
    同时嘴唇在其光洁的肩膀与锁骨上留下一颗颗吻痕。
    “唔嗯……唔唔嗯~嗯哼~”
    玛丽双腿盘在夏洛蒂的腰间,一手揽着对方的脖子,一手捂着嘴偏开头,不让自己的呻吟溢出口。
    她的卧室简陋,隔音不好,不控制自己很容易传到外面。
    维多利亚家族出身,又年轻有为的女骑士夏洛蒂,无论在皇室还是在民间,名头几乎无人不知。
    于她而言,对方便犹如那正午的眼光,炙热而耀眼,与她是为两个极端,她更不会想到二人会产生过多的交际。
    还是如此亲密无间的交际。
    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很混乱,作为皇室公主,未婚破处便等于淫乱不洁,处死反而是最好的结局。
    但大多情况下则是物尽其用的下嫁给地位底下的臣子,不是正妻不是妾室,而是毫无地位,单纯作为发泄物的情妇。
    一直勇于面对,不怕苦难的她,第一次产生逃避的心理。
    逃避充满绝望的未来,逃避思考今夜过后的她会怎么样,该怎么办。
    就让她多多沉迷在这充满愉悦的原始交合中吧。
    “唔哼嗯——”
    伴随着第二次的高潮到来,愉悦与悲哀纠缠不清所产生的泪水终于从眼角滑落,玛丽瘫软在夏洛蒂的怀中,脑袋变得空白沉浮在被包围的巨大快感中。
    有些营养不良,比同龄人瘦小一些的玛丽公主,深红色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着,少见阳光十分洁白的肌肤上带着她留下的痕迹,那涣散却纯净的蓝眸中满是迷蒙。
    像只乖巧的小猫一样的乖巧的趴在她的怀中,惹人爱怜。
    夏洛蒂低头望着玛丽,嘴角带着微笑,绿眸中带着深沉的情绪,她人生第一次对一件事物产生了占有欲。
    她想将这只乖巧的小猫圈养起来,任她把玩。
    “嗯……夏洛蒂唔……”
    汗渍未干的后背突然被轻柔的抚摸,刚刚突破极其敏感的玛丽身子一颤,轻吟一声,抬起头本能的叫出了面前之人的名字。
    回应她的是对方带着强势的吻,她被重新压倒在床上,双腿被其双腿抵着大大的屈起分开。
    她那有些刺痛红肿的小穴再次被两根手指刺入,这一次更加的快速与用力。
    “嗯哼啾,唔嗯……哈啊嗯~”
    不给她回应或反抗的余地,她被动承受着对方的征伐与入侵,甚至在她本能的想要推拒只为得到一丝喘息的空间的时候。
    对方强硬的控制住她的双手并拢钳制于她头顶。
    “玛丽……”
    在唇齿纠缠间,身上之人呢喃出她的名字,使得她身体本能的发出了愉悦的轻颤,彻底放弃了任何动作,沉醉在其的动作之下。
    “玛丽,玛丽……”
    感受到玛丽的屈服,夏洛蒂内心愉悦感爆棚,她一边急切而轻柔的在深吻的空隙呼唤对方的名字,一边动作更加的强势。
    “哈啊嗯啾~唔哈嗯嗯唔呜呜……”
    玛丽的闷吟声中逐渐染上了抽泣,喜极而泣中夹扎着苦涩意味。
    在药效第二次已完全消散的情况下,夏洛蒂之后不满足的要了玛丽一次又一次。
    直到其在控制下却也声音沙哑,吟泣中带着求饶,才在天微亮之际被放过,带着溪谷的火辣干涩与满身的疲惫昏睡过去。
    望着玛丽眼角带泪的睡颜,以及除了显眼处几乎不满吻痕的身体,夏洛蒂面色平静的注视了一会儿。
    随后收拾好残局,穿戴整齐后离开了玛丽公主的卧室。
    她说去厕所后却消失了一整晚这件事并没有发生什么骚动,她的同伴只是单纯的以为她偷懒到隐秘处休息去了。
    毕竟一夜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她的久去不回自然被当成了偷懒。
    在她顺势承认,并许诺下同伴一个人情后,这件事便安然的翻篇。
    而那夜袭的二皇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清醒过来,又是如何躲过守卫没有被人察觉的离开后花园的,夏洛蒂便不得而知了。
    值了夜班,获得一天休假,实际‘忙碌’了一整夜的她,在回到家后匆匆洗了个澡便倒头酣睡过去。
    当她傍晚醒来与家人一同用餐时,并没有听到家人们谈论有关于二皇子的任何事,便证明二皇子不仅吃下了哑巴亏,还独自极力的遮掩这件事。
    不过别看二皇子外表像猪贪淫好色,却并不是一个草包,更是阴狠狡诈的性子,极其记仇。
    难保对方不将怨愤发泄在玛丽公主身上,还会以各种手段逼问偷袭他的罪魁祸首。
    夏洛蒂有把握玛丽公主公主不会出卖她。
    可无论是安给她的指令,还是昨夜让她产生的占有欲,她都无法把昨夜的种种当做一段插曲此后坐视不理。
    尽可能的保护玛丽公主,让其信任她依靠她是势在必行之事,所以她必须搞定二皇子。
    求助安,借其手除掉二皇子是最一劳永逸的方法,但是……却也是最后迫不得已的手段。
    倒不是因为什么不肯向低头安低头的虚假自尊心,而是因为或许二皇子是她快速获取玛丽公主信任与依靠感的捷径。
    呵呵,不得不说,她的主人第一次与她相遇便看透了她呢。
    她的骨子里就是一个自私卑劣的人,哪怕因此玛丽公主会受到更惨的欺凌与责难,但最终能够让她达到目的,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她便不会太在乎中间玛丽公主因她而受到的无妄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