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第10章互相救赎?

    被折腾了几乎一夜的玛丽是在夕阳西下时才清醒过来了。
    她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明显被清理过,只有身上的吻痕以及溪谷的干涩火辣感表明着昨夜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
    一整天没有出屋的她,不仅不会被担心,甚至都不会有人察觉,她在皇宫中本来存在感就不高,若是长久不出现,说不定直接会被遗忘。
    想到此处,她不禁苦涩的笑了笑,随后小心不扯痛下体的下了床从衣柜中拿出衣物穿好,又将沾染着已干涸血迹的床单扯下连带昨夜被扒下的衣物一同塞进脏物栏中,准备明日再拿去清洗。
    二皇子派手下夜袭她并反遭偷袭的第二天却十分平静这件事她并不意外。
    她步伐略微艰难的前往厨房,被佣人们无视着亲手热了些残羹剩饭吃下,再没有前往别处,径直回到了房间。
    她费力的用柜子与床头柜抵住了门窗,确保二皇子故技重施也无法得手后,才点燃了蜡烛,蜷靠在床头抱着自己屈起的双腿发呆。
    她知道,这一次看似有惊无险的渡过了危机,实则再次归于平静的生活并不会持续多久。
    在二皇子知道她中了媚药被人救走又没有闹出乱子的情况下,十有八九已是贞洁不保。
    那么二皇子不是威逼利诱她就范,便是想法设法的让她面临被检查是否还贞洁的境地。
    前一种她还可以抵抗到底,可一旦在她防不胜防下面临第二种境地,那么将是万劫不复,毕竟她是真的失去了贞洁之身。
    明明能够猜出二皇子的手段,却无法与无力反抗的状况,难免不让她感到绝望。
    在思考时她其实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她刚被带回卧室,夏洛蒂那未说完的关护之语。
    当时她的思维混沌被媚药所侵袭,但事后清醒,所遭遇的一切都清晰的记得,历历在目。
    可她的想法一出,便很快被自己否决了。
    无论是夏洛蒂,还是维多利亚公爵本身,声望再高地位也始终处于皇室之下的。
    哪怕夏洛蒂愿意倾尽全力帮她,却也无法与二皇子对抗,反而会惹火烧身。
    对方已经救了她一次,她不能反将对方牵扯其中。
    如果……
    想着想着,玛丽的神色逐渐变得坚定与决绝。
    如果她的不洁之身被揭穿,那么她会在被当成奖赏物尽其用的赐给下臣做情妇之前,了断自己的性命。
    与其生不如死的活着,还不如一了百了!
    “咯吱……”
    “谁!?”
    在胡思乱想中,睡了一整天的玛丽并没有察觉到已是午夜,当听到窗口的响动时才猛然回神。
    “……公主殿下,是我,夏洛蒂。”窗户的声响顿了一下,随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玛丽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带着自己并未察觉到的欣悦下床费力的推开了衣柜,并将窗户解锁推开。
    窗外的夏洛蒂一身深色便衣,略带笑容的望着她,让她不自觉的有些脸热,轻咬了一下嘴唇,让开身子给其翻窗而入的空间。
    “从外面看一片漆黑,我还以为我想错了,殿下已经睡了呢。”翻身而入后,夏洛蒂一边随手关窗落锁,一边道。
    “没……只是怕二皇子再过来。”
    低头小小声的玛丽显然已经对二皇子厌恶到了极致,私底下连二皇兄都不愿意叫了。
    “殿下,您…还好吧?”与之面对面站立,夏洛蒂语气带着试探的问道。
    “或许目前是我以后最好的时候了。”终究还是个小女生,在让她放松的人面前藏不住太多心思,玛丽抬起头扬起一个带着苦涩的笑容。
    夏洛蒂略带心疼的忍不住凑近抱住玛丽瘦弱的身躯,“不会的,我会保护你,让你的人生越来越好。”
    闻言,玛丽僵硬的身体柔和下来,她双臂微抬,带着微颤的犹豫了一下,很快回抱住夏洛蒂的腰。
    伴随着轻微的呜咽与肩膀的轻颤,抱着她腰部的双手越发的收紧与用力。
    夏洛蒂轻轻地拍着玛丽的后背,无声的安慰着,神色轻柔温暖,眼底却带着丝不易察觉的漠然。
    这一切她都预想到了,玛丽公主也确实十分的凄惨可怜,但这些都无法真切的触动,不是没有良知,而是万事利己为先,想要达到目标的她。
    “谢谢你夏洛蒂,谢谢你救了我,也谢谢你愿意帮我,但是请容许我拒绝,虽然昨晚发生了那件事,但你实际上并不亏欠我什么,更无需承担责任,也不该因此投身到危险之中。”
    过了不知多久,玛丽推开了夏洛蒂,并且擦干眼泪,露出带着感激与坚决的笑容开口。
    玛丽的拒绝是夏洛蒂意料之外却又觉得情理之中的,故而她只是稍微的愣了一下,并没有自乱阵脚。
    她挫败又无奈的一笑,“公主殿下难道只以为我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觉得亏欠,觉得这只是我的责任吗?”
    “……”
    面对夏洛蒂的抱有深意的问话,不算非常聪明的玛丽有些疑惑与懵懂,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不然呢?”她带着自己所不太理解,也不知从何而来的期待试探性的反问。
    “昨晚发生的事,让我想起了曾经成为准骑士的那最后一场考试,即便那时殿下还年幼,可想必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您应该也有所耳闻。”夏洛蒂没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起了别的事。
    玛丽虽然不明其意,却也配合的点了点头。
    上百名考生,只有夏洛蒂一人生还,虽然那些考生的家世背景很低微,但也足够轰动。
    “其实回想起来,当时我若与拼死掩护我逃离传信的那名应召者一同奋力一搏,说不定会得到一线生机,与她一同逃出来。”
    “可当时的我并没有九死一生的勇气,而是在对方的交托下,独自逃走,贪生怕死又自私。”夏洛蒂的神情间满是自责,痛苦与懊悔,还带着对自己的愤恨。
    “不,这不怪你,趋利避害乃是任何有思想物种的本能,况且比起同生共死,你更应该带着真相活着出来。”
    玛丽见状不禁拉住了夏洛蒂的手,如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而并非虚假的宽慰。
    她自问若是自己面临那种境地,她也会做同样的选择,不一定是怕死,而是她还有着必须要做的事情。
    不然一旦没有活下来,那么所有的同伴都白牺牲了。
    “呵,这确实是个不错的理由,但只是我知道,那时的我只是单纯的怕死罢了。”
    夏洛蒂笑了笑,并没有被安抚到,“而昨夜,我又犯了差不多的错误。”
    “什么意思……?”闻言,玛丽长大了眼睛,如今的处境,导致她的思想难免往不好,甚至最糟糕的方向深思。
    “明明力量远胜于殿下的我可以推开殿下,并且以保住殿下纯洁之身的方法善后,我却没有经受住内心的私欲,顺势夺走了殿下的纯洁。”
    夏洛蒂凝望着玛丽,眼中出现了爱恋,自责愧疚等等复杂的情绪。
    对方一言,使得玛丽犹如醍醐灌顶,醒来后只想着未来该何去何从,根本没有过多思考昨夜的事情,此时她才反应过来。
    媚药又不是什么情欲魔法,完全有很多别的办法能够解决,夏洛蒂却在她本能求欢的情况下直接顺势而为了。
    一般情况下此举根本不妥当与有违常理。
    “殿下在我心中一直是特别的存在,不仅是因为在我成为骑士初入皇宫时为我解围过,还因为在我不自觉的关注中发现了您的单纯,善良与美好。”
    “为了实现骑士梦,从小我便如男孩子般要求自己,喜欢与他们整个高低,没想到不知不觉间,长大后连爱好也潜移默化的向男性靠奇了。”
    “对殿下的爱恋与向往,让发誓不再犯同样的错罪的我又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所以我承诺守护殿下是有自责歉疚的原因,但最主要的是我想要守护住殿下的美好。”
    于玛丽而言完全意料不到,甚至有几分不能理解的话语,却完全解释了昨夜夏洛蒂不合常理举动的原因。
    她所不能理解的并不是女性爱上了女性,而是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美好之处。
    恰恰相反,闪耀肆意又实力强大的夏洛蒂才是美好,令她向往的存在。
    但是听到夏洛蒂的坦白与表白,她的内心是完全喜悦且并不怨怼的,她虽然不太明白自己为何会是这种情绪,但不妨碍她觉得幸福与开心。
    在面对夏洛蒂低下凑近的面庞,她没有选择闪躲,而是遵从内心的微微仰起头迎了上去。
    当两唇相接,她的身体也被对方拥住抱紧。
    既然因夏洛蒂的自私才造成现在的局面,那么她是否也可以稍稍回敬一下,将对方牵扯到她的漩涡当中,让她自私一次,也让再次犯错的夏洛蒂有偿赎的机会?
    应该可以的吧。
    当深吻过后,玛丽没有再执拗的拒绝夏洛蒂的相助,夏洛蒂也没有再深入的对她做什么。
    夏洛蒂只是动作轻柔的将玛丽抱上床,并且拥着对方浅眠,直到天蒙蒙亮才悄悄地起身离去。
    计划比她想象中的要顺利,接下来就等着二皇子的‘表演’,她再见机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