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魔王转生gl(穿越重生,变态辣): 第30章紧逼 (po1⒏ υip)

    “嗯哈…好奇怪的感觉,唔……不太对……”
    躺在床上,艾蕾半弓着赤果的身子,双腿岔开屈起,右手两根手指进入一半扣弄扭动着。
    可虽觉空虚有所缓解,但仍旧觉得不够。
    “索菲娅她是怎么弄的来着……”
    欲望没有得到满足,却搞得满身大汗,她停下了手,细细的回想起来。
    “这样么嗯……哈~嗯嗯~”
    遵循着记忆,她左手按住了自己的丰满揉弄,确实比刚才舒服了很多。
    “嗯哈~索菲娅嗯……哈啊~”
    还嫌不够的艾蕾一边扭动着溪谷内的两指,一边用拇指按上溪谷前的小核,持续的刺激着自己,并且闭上眼回想着昨晚索菲娅对她做的一切,为自己增加快感。
    “哈啊索菲娅用力嗯~哈啊——”
    脑海中意淫着索菲娅对她所做的一切,她感觉渐入佳境,手上的动作更加的卖力,酥麻扩散到全身直冲脑门,很快,她便勉强的突破了临界点。
    “呼,呼呼……我这是怎么了……”
    累瘫在床上,艾蕾沉浸在余韵中喃喃自语,疲惫半眯的眼中带着几分迷茫。
    ‘昨晚刚刚破处就变得如此饥渴,艾蕾真是个小骚货呢。’
    “我,才不是呢……”
    索菲娅之前在泡温泉时说的话突然在她脑中冒了出来,艾蕾一下子清醒过来,本能的否认。
    “嘶嗯~”
    伸手放到自己受难的屁股上按了一下,吃痛的同时,身体又是涌起一股奇怪的酥麻感,她连忙移开了手。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从小娇生惯养没怎么受过伤,更是很少磕碰到自己的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望向窗外即将满月的蓝月,艾蕾眼中带着迷茫与无措,那个可恶的女人,不仅欺辱她,还让自己变得不像自己了。
    或许她该找机会跟对方算账,等她将受到欺辱讨回来,说不定一切都回到从前了。
    没错,就这么做!
    打定主意,艾蕾盖上被子,在疲惫之下闭上眼缓缓睡去。
    当艾蕾呼吸陷入平稳之时,靠近其窗户的茂密大树上,一个穿着黑色兜帽袍子的人悄无声息的跳了下来。
    这人自然就是索菲娅了。
    没想到夜探昆特瓦的住所整体情况时,竟是无意间看了一场好戏。
    爱莉大人给她的资料果然有用,先撩拨再收手,让其空虚之下对她念念不忘的放置play。
    收回目光,索菲娅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她跳上艾蕾房间的屋顶,俯视着整个族长住所。
    偶尔有地方还留有让她觉得熟悉的建筑,这个相较于人类王国宫殿简陋太多的地方,是昆特瓦基于她生长的地方改建的。
    犹记得自己与妹妹在不远处那间庭院玩游戏,当秋千的情景,可再次回来已是物是人非。
    双亲惨死,妹妹下落不明且无法确认是否真的还活着。
    而她的仇人鸠占鹊巢不说,仇人的女儿还活得如此无忧无虑娇生惯养。
    曾经,她的美好生活被打碎化为粉末,这一次,她要将自己遭受的一切,连本带利的还回去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
    住所探查的差不多,带着满腔恨意从回忆中脱离出来,索菲娅躲开守卫披着夜色离开了昆特瓦的住处。
    她循着记忆七转八绕,来到了部落中相对偏僻带我住宅区,在一间房门前轻轻地敲了叁下。
    等了几秒,房门打开,一名中年亚狼人见到索菲娅有些激动,却轻手轻脚的大开门,让她进来,随后立刻关上了门。
    “公主,您终于回来了。”中年亚狼人一瞬间便热泪盈眶,握在一起的双手微微颤抖,昭示着内心的复杂与不平静。
    望着曾经还是个帅大叔,再次时脸上已经出现了周围的约翰,索菲娅神情柔缓下来,露出了一个透着几分纯挚的笑容。
    “约翰大叔,这些年你辛苦了,我已经不是亚狼族的公主,我现在叫索菲娅,你叫我名字就好。”
    “可以为族长,为公,索菲娅大人复仇,我便没什么觉得辛苦的,您快坐。”约翰转身用袖子擦了擦家中的凳子,招呼着索菲娅坐下。
    之前便收到传信得知其目前状况的他,知道对方是偷偷从现任族长住所出来,还需要尽快回去以免发生意外。
    所以没有过多的寒暄与废话,在与其面对面坐下之后,直接说出了他所掌握的情况。
    在昆特瓦上位后,将原本反对他的族内长老们快刀斩乱麻带我除去,至于约翰自己以及另一位长老在第一时间保持了沉默,没有参与此事才被留下。
    不过因为他们是索菲娅父亲旧部的原因,昆特瓦对他们多有地方,极其核心的事物都不会让他们插手。
    所以这些年,他们原本手里的人都在暗中蛰伏,不敢用大动作,说是苟且偷生也不为过。
    不过他们也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
    他们这些老东西派不上用场,但是他们的子孙却一点点渗透到了族长的势力当中。
    既然索菲娅归来,时机已经成熟,只要其一声令下,他们愿意拼尽所有为其抵挡住救援,给其充分的一对一的复仇时间。
    “不,这样损失太大也——”
    “没关系的索菲娅大人,当年若是没有族长抛弃富饶之地,从敌人手中救下我们这些人质选择迁徙到此从零开始,我们早就死了,如今也该是报恩的时候了。”
    约翰神色决绝,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退缩。
    当年,族长为了他们极少数人,不仅放弃了坚守的富饶之地,还因此抗下了大多数族人的责难。
    如今,为族长复仇,他们自然义不容辞。
    “约翰大叔,你误会了,不忍大家平白搭上性命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索菲娅笑容中透露出了锋芒,“直接杀掉昆特瓦反而是便宜了他,我要让他在身败名裂与一无所有的绝望中死去。”
    “索菲娅大人…好,我们会全力支持您!”愣了一下,约翰笑着点头。
    从索菲娅的气势中,他看到了族长的影子。
    当年那个冲动稍稍任性的小公主长大了,且变得如此优秀,想必族长的在天之灵也一定十分的欣慰。
    向约翰稍微交代了几句,索菲娅便离开了对方的家,悄悄地回到了族长住所中给她安排的客房处。
    扫视了一眼黑暗又空旷安静的房间,索菲娅突然有些想念她的主人了。
    很少独自睡在房间之中,不是在外面暗处守护着主人,就是被其摆弄过后在其身边睡去的她,感到十分的不习惯。
    看了眼窗外的蓝月已是快要步入后半夜的样子,她犹豫再叁还是选择脱掉鞋子和衣睡下。
    这个点,主人应该已经睡了吧,还是不要打扰了……
    然而,被索菲娅想念的白唯安并没有入睡,她位于大部队中间,被护着奔跑在密林间,身后近百只哥布林哇哇尖叫着追赶着他们。
    “CTMD,这哥布林也太多了,不是说只有几十只吗?这都快有一百只了吧?”
    “呼呼,不到一百只可不就是几十只?呼,别抱怨了,哈,省点力气跑路吧。”
    白唯安身边的一名冒险者大声抱怨,另一名魔法师翻了个白眼,气喘吁吁的回应。
    今天早上,法环的队伍终于与等候已久的镇子里的冒险者们汇合,哥布林泛滥成灾,实在没有给法环的诸位休息的时间,两队汇合后立刻踏上了讨伐哥布林的征程。
    循着痕迹,他们下午进入了这个密林,再确认了哥布林洞穴所在后,他们在不远处休息到夕阳西下,便开始着手消灭哥布林的行动。
    可惜他们低估了哥布林的繁殖能力与成长速度。
    明明之前由冒险者组成的游侠小队暗查时,大概数量还只是不到五十只,结果不到几天的功夫,已经多达近百只。
    他们选择先用烟熏的方式逼出哥布林,然后以前冒险者抵挡,后魔法师输出的阵型将哥布林围杀。
    一开始还很顺利,可很快他们发现了不对劲,哥布林好似杀不绝一样,源源不断的冒出,差点将他们反包围。
    好在负责指挥,经验老道的冒险者第一时间带着保护魔法师的剑士们破开缺口叫喊着撤退,这才让他们在只损失了几个人情况下突破了包围圈。
    只可惜这里是哥布林的主场,它们熟悉地形,提前围堵住了最近的出口,在后有追兵的情况下,他们无法与堵截的少数哥布林缠斗,只能转身另寻他路。
    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他们与哥布林们一逃一追的追逐战持续到现在。
    即便有辅助系魔法师的加持,一个个体力都还是差不多见底了。
    “MD,这帮小鬼是想耗死我们啊!”
    安静了一会儿,方才咒骂的冒险者再次暴躁起来。
    白唯安回头看了一眼,面目可憎的哥布林不知疲惫的叫着,追赶着,冒险者们时不时的砍杀着追上来的哥布林,却仍旧没什么作用。
    看来必须得快点想办法了,他们根本等不到天亮,怕光的哥布林自行退去的那一刻。
    该怎么办……首-发:woo18.υip (p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