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指尖栀子

003启蒙

作者:freeloop      字数:6021

    众人继续谈天说地,不知何时进来一位娇俏的女同学打招呼:“刚刚还以为看错了,原来真是学长们啊。”

    大家也顺水推舟地邀请一起,结果发现还真有他们经常讨论的女同学在,比如赵可欣、叶欣。

    杯盏交错间,女生都有意无意地瞥向角落仰头闭目的声音身影,吸引人的男生有很多种,八面玲珑的周行止是一种,爽朗体贴的徐成蹊是一种,还有一种……不需要太多的语言,   静静地坐在那里就有一种似有若无的气质不断地彰显着他的存在。

    有几个女生试探着坐在旁边的位置小声搭话,结果闭目养神的人好像完全睡着一般无动于衷。

    直到一位大胆的直接摸上大腿,沿着缓慢摩挲,当手腕被大力握住的时候赵可欣眨着无辜眼弱弱地说道:“……奚扬,我第一次来酒吧有点怕……”话还没说完就被奚扬一把甩开。

    听到动静的徐成蹊走过来,就见奚扬拿起外套跟他挥手:“先走了。”

    周行止微笑着过来当和事佬:“别介啊,他今天心情不好。”

    徐成蹊追到奚扬跟前碎碎念:”真是暴殄天物啊,每次和你上厕所总是有点自卑……”

    “徐成蹊。”奚扬忽然停下,勾起嘴角,丹凤眼睥睨着他,“你行你上啊。”

    一旦谈及尊严问题,饶是百无禁忌大大咧咧的徐成蹊也跳脚:“无就算是经验不算丰富也觉得比你……”

    “要不要给介绍会所啊?”不知何时跟过来的周行止盯着他的下腹处挪揄。

    回答他们的是挥手的背影,举手投足间竟然生出一丝潇洒的气息。

    当晚奚扬的梦里开满了栀子花,窗边的女孩一脸清冷地看书,忽然转头朝他露出一丝纯真而友好的笑。天色变暗,带着狐狸面具的女人身穿黑色小礼服朝他走近,带着妩媚的笑轻抚他的胸膛,温热的手指伸进去打开衬衫纽扣,一路向下一直到……裤子里面,早已僵硬的某处感受到柔软的包裹更加鼓胀不止。

    在奚扬的薄唇将要碰上那闪着缎光的红唇时一束白光结束了满含栀子香的梦。

    刚刚升起的抬眼透过窗帘的缝隙处照在床上,原本沉睡的少年一脸迷茫地睁开眼,下腹的潮湿提醒着他昨晚的淫靡。

    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着早已迟到的时间,少年愠恼地起身去浴室清理,出来时拿起床头随手放着的栀子花若有所思。

    下楼时刚好奚母也在家,华服加身、妆容精致,看到奚扬也没有惊讶,只是露出得体的微笑上前:“奚扬在家?怎么没去上学?”

    “等会儿去。”言简意赅。

    “对了,你哥哥就快从美国回来了,有什么要带跟他说一声。”奚母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毫不在意他可以称得上冷淡的态度,只是拎着最新款的Gucci包包准备出门,“注意身体,我先走了。”

    奚扬打开冰箱,闻言只是轻扯嘴角露出讽刺的笑。

    晚栀正在考虑要不要辞掉酒吧的兼职,albsp;  library的名气越来越大,学校里熟悉的人去的人也开始变多,被人认出来一定会带来很多麻烦。

    微信里跟Zorro说时对方表示万分的不舍但是依然对她的决定表示尊重,只是因为酒吧的工作人员有一定门槛,招新补缺还需要一定时间,所以她还得先继续工作一个月。

    “小栀子,我们走啦。”薛茹牵起她的手,见她正在拿着手机发微信便没有继续打扰。

    晚栀回复完便摇摇她们牵着的手:“谢谢你昨天帮我打掩护啊。”晚栀是单亲家庭,和父亲一起住,身为大学教授的虞父虽然对她的教育挺开明,但是晚归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总是拜托薛茹这个小表姐。

    “小case!”薛茹俏皮地朝她眨眼,然后谄媚地凑近,“什么时候也带我去玩儿玩儿啊?”

    “你试试?”牧野低沉的声音响起,也不知是对谁说的,但是不管对谁反正刚刚还一脸轻松的两姐妹都一起抖了抖。

    晚栀壮似可靠地朝他点头:“你放心!”就差拍胸脯了。

    牧野提起手上的饭盒递给晚栀:“薛姨做的寿司。”

    “三文鱼的我可以吃一点点吗?”海鲜过敏的薛茹同学再次可怜巴巴地凑过来。

    晚栀心道寿司吃一点点还是可以的,面上依旧忌惮地看着一旁最近一直阴晴不定的小祖宗。

    牧野走过去揽着薛茹的肩膀:“最近在F班太自由都放飞了?嗯?”

    薛茹不满地看着他,沉默不言地甩开他的手,跑到晚栀的另一边挽着她的手。

    ……呃……?夹在这对超级别扭的继兄妹中间的晚栀无语凝噎:她能不能隐身啊!

    结果不久之后发现,要是她能立马消失就好了。

    奚扬上午没来。大家都探头探脑地看着她这边,但都没做多想,毕竟对于奚扬这等人物来说,其实都没所谓。

    作为常年作业空白,考试更是看心情交白卷的依然可以看心情拿全国奥利匹克竞赛的奖项、进理科A班,当上学生会副会长的大人物,大家都是相当敬佩的,敬佩至于更多的是好奇。另一位副会长牧野被选上能理解,毕竟学校董事会就是牧家天下,至于奚扬?只听说入学时人家爷爷直接给捐助了几栋楼。

    晚栀能知道这些多亏了坐在她前面的前同桌,小灵通柏灵。

    “中午吃什么?”终于从高强度的学习里抽身的柏灵伸懒腰。

    晚栀拿出早上的寿司准备去加热:“有寿司。”

    “你去画室吃吗?”

    “嗯。”

    柏灵羡慕到:“晚栀你真的好厉害,做什么都很好,画画拿那么多奖,学校直接给你空出一个画室。”

    “nonono!”晚栀摇摇手指,“别忘了我那令人着急的体育。”

    “也对。”柏灵一下子释怀了,“那我去吃我最爱的咖喱鸡肉饭啦,等下来找你。”

    “好的,一会儿见。”

    画室就在一楼的角落,一半被郁郁葱葱的竹林笼罩在一片绿意当中,虽然是一楼但是很少人会发现这么个教室。

    ……如果没有什么令人多想的声音的话。

    晚栀扶额,站在画室门外后悔刚刚没多想就立马拿钥匙开门,愣愣地看着解开几粒扣子的衬衫、衬衫内熟悉的文胸、解开的皮带、被压在墙壁导致百褶裙遮不住些许细腻肤质的臀部、紧盘在腰上的双腿、百褶裙低下摩擦不断的交界处……以及……两张沉迷其中艳色浓重并且相当熟悉的脸!

    “对不起立马走。”六目相对时晚栀立马低头!关门!抽出钥匙!

    里面停顿了一阵子便响起少女低泣声:“都是你,被看到了!”

    “晚栀又不是别人,嗯?她立马走了别人没有钥匙,嗯?”

    “可是……我不想要这样……”

    “你也很想要我是不是?嗯?”

    亲吻的吮吸声再次响起,接下来是暧昧的水泽声以及……撞击声……

    “篮……球场……嗯……会经有……呃……有人……嗯……路……”接下来是破碎不堪的言语以及压抑不住的低吟。

    不知何时来找晚栀的柏灵刚来便听到这样的声音,作为二次元超级爱好者并没有像晚栀初时的单纯,而是立马捂住嘴巴满脸通红地看着朝她挥手的晚栀。

    “晚栀一定会有办法。”男生满足而充满诱惑的声音微扬,带着强烈的荷尔蒙,“不是一直说她是你的小叮当?嗯?……奥……宝贝你真棒……”男生粗重的呼吸声响起。

    得到远程示意的晚栀真的恨不得自己消失!只得嘴唇大力朝柏灵无声说:快走!

    得到示意的柏灵压下心中的惊天大秘密朝晚栀比了个OK的姿势悄悄走远。

    肉体的敲打声越来越密集,压抑的呻吟不时随着粗重的呼吸溢出……

    为什么偏偏选在小小的画室啊?!晚栀无语地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她为什么还得守门啊?!

    “……轻……轻点……”

    “叫声哥哥我就轻点…………不要夹那么紧……放松”

    细碎的呻吟与低泣仿佛被吞咽下去……晚栀脸颊泛起羞涩的酡红,后知后觉地用双手捂住耳朵。

    奚扬找到画室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少女因惊惧瞪大而水汪汪的双眼,不知所措轻咬着的嫣红双唇

    以及……红扑扑的脸颊。

    幸亏他定力好。奚扬暗自深呼吸。

    少女掩不住的呻吟响起,男生低哑的调笑声伴随而来:“……爽不爽?”

    奚扬了然,心下婉转,试探性地动了动嘴唇……

    少女急急伸手覆上他的唇,熟悉的栀子香再次柔柔地环绕着他,嗓子有点发干。

    晚栀感受到手心温热而迅速的舔舐,立马松手,只得食指比着嘴唇示意他不要说话。

    奚扬抬起手上熟悉的英语练习册晃了晃。

    早不来晚不来……晚栀再次扶额。来不及再有动作便听到男生压抑的低吼以及某种落地声。

    单纯的晚栀经过刚才的洗礼终于福至心灵,立马拉住奚扬的手腕躲进一旁的竹林。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