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指尖栀子

005小老师的授课时间

作者:freeloop      字数:8233

    教室门外叶欣敲了敲门,凹凸有致的身材吸引住教室里大部分人的目光:“奚扬?”晚栀趁此机会不动神色地用了点力挪开多余的手。

    奚扬未再有动作,睥睨着不请自来的人。

    叶欣尴尬地动了动嘴皮子:“奚晟……”

    “有什么想问的自己去找他不就行了?”

    晚栀托腮看着窗外,耳朵听着这出戏,有意思。

    “我……”很少碰钉子的叶欣感受到其他同学看好戏的眼神有点尴尬,“同学你手腕流血了。”

    闻言晚栀低头看着自己一直不见好的左手腕,红色的血迹早已沁出白色的衬衫袖子,只得起身:“没事,去趟医务室就好了。”拿起一旁的书包快步离开,出门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兴冲冲进门的赵可欣,晚栀无语望天:果然碰到这对姐妹花就没什么好事。

    左手的恢复情况不是很好,晚栀索性跟Zorro请了几天假,Zorro也表示理解,只是新人一直没找上,请求她能尽量再拖一会儿辞职,晚栀应下啊,不由得感叹真是个十足的绅士。

    事实证明请假是对的,隔天晚栀起床时就感觉头重脚轻,不过还是依旧凝神准备小组展示。

    “晚栀你脸色好苍白啊,没事吗?”柏灵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连一贯欠扁的牧野也忍不住过来:“这脸白的跟鬼似的,你等会儿是要演贞子吗?”

    “没事。”晚栀上前拿着u盘子准备上去拷贝等下要用的文档,还没起身就被奚扬夺过去:“我去拷。”

    结果一开始就是他们,晚栀讲的主要是欧·亨利的短片小说《警察与赞美诗》,相当荒诞的黑色幽默。把三个月的监狱生活当做梦想的流浪汉为此不断努力,在经受赞美诗洗礼时觉醒,却也是在这个时候实现了之前的梦想。

    一直到晚栀的部分完成都很顺利,只是等到奚扬准备读诗的时候,英语老师打断:“请问奚同学还有其他欣赏的诗人吗?”

    奚扬顿了顿:“聂鲁达。”

    晚栀脑子里一下子飘过熟悉的句子:春天对樱桃做的事。她头更晕了

    “可以稍微念一小段他的诗吗?”

    像是感受到旁边担忧的目光,奚扬看了她一眼,开始朗诵:

    As   all   things   ale   filled   with   my   soul

    You   emerge   from   the   things,filled   with   my   soul,

    You   are   like   my   soul,   a   butterfly   of   dream,

    And   you   are   like   the   word   Melancholy.

    I   like   for   you   to   be   still   ,   and   you   seem   far   away.

    It   sounds   as   though   you   were &ing,   a   buttyfly   bsp;  like   a   dove.

    And   you   hear   me   from   far   a;  and   my   voibsp; does   not   reabsp; you:

    &   me  e   to   be   still   in   your   silence.

    译:

    由于所有的事物都充满了我的魂灵灵魂

    你从这些事物之中显现,也充满了我的灵魂

    你宛如我的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又宛如忧郁这个词。

    我喜欢你沉静之时:看上去仿佛你已远去。

    听上去仿佛你正在哀叹,像鸽子一样低语的一只蝴蝶。

    仿佛你从远处倾听我然而我的声音达不到你

    让我于你的静默中变得沉静

    低沉且充满磁性的英音,与一众同学一样,晚栀讶异地抑扬顿挫地念出淳淳伦敦腔的少年,语毕,来不及收回的目光对上充满洞察的眼神,充满着戏谑。

    反正不管怎么总算顺利度过。去医务室换药的路上晚栀心底感叹湘南卧虎藏龙。

    校医换药时一直叮嘱:“恢复得还可以,再不能乱用力了,小心留疤。”

    脸色苍白的晚栀乖乖地应声,神色恹恹。

    校医看着不对,伸手摸着她的额头,果然发烧了:“你们这些孩子学习再紧张还是身体要紧,先去里面躺着挂点滴。”

    神经紧绷许久的头脑放松下来后立马入睡,晚栀是被相机的咔嚓声吵醒的,镜头后面露出熟悉的脸,赵可欣一脸得意地看着她的左手腕:“我知道你是谁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晚栀小心地活动着露在外面的手,这才发现点滴还有一瓶半。一觉醒来头虽然还是有点晕但是感觉轻松了不少,有力气陪她玩儿了。

    赵可欣仿若一个伟大的揭发者:“没想到你这种好学生也会每天晚上都泡吧。”

    晚栀心平气和地看着她:“就像你说的好学生是没有时间每晚都出去泡吧的。”

    见她这么淡定,赵可欣只得拿出昨天撞到时她晚栀书包里掉出的东西。

    “这面具挺好看的。”晚栀波澜不惊地看着往日一直戴在她脸上的面具。

    “狐狸尾巴漏出来了,狐狸小姐姐。”赵可欣甩了甩手上的东西,“我一定会拆穿你的。”

    “你在学灰太狼?”晚栀迟疑道。

    回答她的是响亮的关门声。

    晚栀笑声朝她挥手,低声喃喃:“遇到麻烦了。”

    “需要帮忙吗?”输液室的门再次打开。

    晚栀看着一直深藏不露的奚扬摇头:“不必。”恢复一点气色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被撞破的慌乱,反而觉得说开才好。

    “不是遇到麻烦了?”

    “麻烦一直都有很多,我会自己解决的。”

    果然他们之间就是不断的试探。

    奚扬没有再继续纠缠刚刚的话题,而是坐到床头轻抚她的额头:“退烧了?”

    “校医刚刚说会转低烧,不过好多了。”晚栀拉下他的手,大了她很多的手顺势和她十指相扣,“你画画很好看。”

    “我的画好不好看都看心情,良莠不齐。”她抽出手。

    “我是说你画画的样子很好看,画也好看。”奚扬补充道,下巴凑到她的肩膀上,“我可以当你的模特,你一定想过画我。”

    晚栀也不否认:“裸体的?”

    奚扬顿了顿:“都可以。”

    当衬衫被掀开的时候晚栀扭动着身子:“这是干什么?”

    “我都答应给你看了,相对地,你也一样。”奚扬一本正经地说着歪理,轻抚腰线,挪揄地抬头,“我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或者你可以当作……小老师的授课时间。”

    “什么……”嘴唇被骨节分明的食指挡住。

    “外面有人哦。”

    内衣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晚栀惊慌抬头时对上一双惊叹的眼眸:“深藏不露的小栀子。”

    当胸前传来一阵酥麻时,晚栀恍惚间明白,每次想对她作出恶作剧的时候声音总会变得淳厚而温柔。

    “聂鲁达的诗我最喜欢那一段我想你应该也想到了吧?”奚扬在少女胸前落下细碎的吻,感受到细腻肌肤的紧实又忍不住用力吮吸。

    晚栀扶额,果然,女生的第六感没错。

    I   ;  to   do   with   you   ;  spring   does   with   the   bsp;  trees.

    我想与你一起做那春与樱桃树一起做的事。

    “不过你现在生病了……”

    “你也知道我生病了。”晚栀无奈。

    “我们可以换种方式。”

    “嗯?”

    她一手受伤一手打着点滴,只得抬脚抵住靠近身躯。

    奚扬诧异地看着胸膛不请自来的一直脚,小巧又莹白,低沉地笑了起来:“还真巧。”

    晚栀不明其意地看着他,来不及收脚就被抓住脚踝,她的脚踝比一般人细,很容易扭到也很敏感,感受到一点点摩挲浑身一抖。

    “可真敏感。”奚扬惊讶地看着她手臂都看着泛起鸡皮疙瘩,当下便顺着脚踝一路向上,探如少女幽深的秘境,嗓子不知怎么有点哑,“果然这里也湿了。”如谭的双眼凝视着粉红的嫩肉吸附上他的手指,随着试探性的抽插小小地开合。

    “喂……”感受到异物的入侵,晚栀慌乱,颈边舔吻竟然奇异地起到了安抚的作用,“……我生……病了。””一阵刺激击碎了言语,晚栀努力压抑呻吟。

    奚扬一边蹭着唇珠,一边开始有节奏地抽动,感受着里面丝缎般的娇嫩,蜜汁陆续涌出时低哑地感叹:“你真的很敏感。”

    当身体里传来从未有过的黏腻的水声时晚栀羞耻地将脸埋到膝盖上,沉沉呼吸间后面颈窝的凹陷也跟着变深……

    晚栀发觉一团发烫的硬铁顶着她的身体,并且不容忽视地在变大。腿间一阵空虚,脚踝再次被握住,带着粘液的手覆上内侧的踝骨。

    晚栀抬头发现少年重新站在床边,帮她又换了最后一瓶点滴,然后再直起身慢慢地解开皮带,看着骨节分明的手指脸上微微发热起来。

    晚栀好奇地看着奚扬拉开拉链放出立马弹跳出来的……“小奚子?”嗯,有点丑。

    盯着盯着未经人事的女孩有点不好意思:“应该怎么称呼?”

    少年的声音哑的不成样子:“随意。”早已憋出满头大汗的奚扬没工夫纠结这个,晚栀这才发现他衬衫不知何时早已汗湿,便向上伸手解开,最后忍不住摸了一把:“果然有腹肌。”刚坐下双脚便被90度地并拢在一起,踩在高高的枕头上。

    筋肉夯张的性器终于染上栀子香,借着粘液的润滑从缝隙钻进脚踝处,缓慢地开始有规律地抽动。与此同时骨节分明的手指从从下面再次造访层层重叠的秘境,与初次的温柔游走不同,这一次是有力的抽插,有着之前分泌的蜜汁并不痛反而觉得有点麻,尤其是偶尔擦过唇珠的时候异常刺激。

    感受到腿间的刺激时晚栀便忍不住夹紧双腿,耳边便传来一阵呼吸粗重的低喘,尤其是脚踝骨不小心挤压到滚烫的棒身时,竟然听到了低哑的呻吟。

    晚栀只得急急地向上伸出无力的左手捂嘴,还没碰到便被用力吻住,互相吞咽着伴随着极致快感而来的呻吟,有力的手指寻着腿间早已有点充血的唇珠按下时,晚栀忽然忍受不住的别过头咬着奚扬坚实有力的肩膀。

    双腿无力的松开,复又被火热的大掌按住,晚栀扭动脚踝,脚踝骨缓慢而有力寻着挤压着一直不见小的火热性器,一直暴着粗筋的巨龙终于吐出内里白色的浊液。

    过了几天学校的后勤人员发现校医室的备用床单莫名其妙少了一套。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