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指尖栀子

008起承转合

作者:freeloop      字数:7070

    “奚扬,你可算回来了,刚刚又有身材好长相正的学姐来找你,还有总管老头又来查寝,差点兜不住!”穿着简单帽衫的少年慢悠悠地走近,并且破天荒地朝正絮絮叨叨的热心室友周泽道谢。

    周泽讶异地看着轻快的脚步随口问了句:“你干什么去了?”

    少年拉下帽子,颗粒感十足的话语似是遥想般地脱口而出:“势能即生力。”

    “什么?”本来没指望听到回答的周泽同学更加摸不着头脑,看着奚扬久违的坐在书桌前,拿着笔不知在纸上写着什么。

    奚扬脑中陷入冥想:他的生活,以及这个世界本身没意思透了。后来发现,电学、力学、相对论、量子……如此直观探索这个世界可以不那么无聊地打发时间,或者说这样才可以忽略心底越来越大的空旷感,只是现在,更有挑战性的东西出现了。

    相互吸引却又防备甚至暗含攻击性,顺从又反抗,矛盾且充满冲突,但是却越来越深入,果然,你看……

    冲突即势能,推动发展……

    正如你与我,纠葛不断,势必深刻……

    逃脱不断的吸引,挣脱不掉的宿命。

    介于作为他们一行人当中的学神top,绝无仅有的一次“课后学习”,周泽很想膜拜一二,所以暗戳戳地爬到床上往下瞟:

    玻意耳马略特、韦伯、特斯拉、焦耳、坎德拉、安培、帕斯卡……

    什么鬼?!

    “早上好,我的新同桌!”新的一周一大早便看到朝气蓬勃的少女打招呼,晚栀莫名也被感染上了那一丝丝的happy   Venus:“早上好小茹!”

    “学习部长从A班降到F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开心的。”

    两人不远处的小团体开始窃窃私语,声音不大但是足够让她们听清楚。

    晚栀未置一词,但是薛茹忍不住回嘴:“刻薄话说多了长相也会变刻薄哦,赵同学。”

    “到底是谁……”赵可欣圆眼一瞪正欲怼回去却被忽然由门口越来越近的号外打断。

    “跟你们说,奚扬翘了省里的物理竞赛,现在正在校长办公室‘受教育’!”如此大的八卦在“生命在于吃瓜”的F班一时间炸开了锅。

    “不亏是奚扬大神!学校不是打算让他进国家队?这都敢翘?!”

    “省赛都看心情交白卷,厉害!”

    “虽然省赛对他来说就是过场,不过这都翘掉,真的服气!”

    “……你们说会怎么罚?”

    “他对记过根本就不在乎吧?”

    “老王来了!”放哨的同学一喊教室里一时鸦雀无声。

    F班由于是最次的班级,所以一般学生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动,班主任王老师对于他们的管束也仅限于不闹事,不过最近的烫手山芋有点多让他佛系不起来。

    “奚扬同学,你看这几个空位你想坐哪个。”王老师顶着全班一种惊讶的眼神客气地朝一旁沉默不语的少年指了指。

    晚栀从听到突如其来的“号外”开始起就有点恍惚,耳边似乎响起浑身战栗时少年笑意阴沉的呢喃:你逃脱不掉我。

    薛茹不确定的嘀咕拉回了晚栀的思绪:“他好像在看我们这边。”

    只一瞬,对上曜黑的眼神时晚栀好像看到了内里,轻甩后尾打招呼的蝎子。

    颀长的身影最后驻足在了中间最后一排的空位,同桌的女生一时间惊慌且腼腆地打招呼:“奚扬同学你好。”

    “你好。”稍显冷淡的回答也使得不准备接受任何回应的女同桌羞红了脸。

    晚栀听着后面的对话泛起阵阵凉意。

    “记得去把作业本给赵可欣。”一旁的薛茹提醒,一脸不放心,“她是学习委员。”

    晚栀走近时发现赵可欣根本无暇顾及她,全副身心都在她后方位子上的人身上。

    “这些就拜托了。”晚栀把手上的作业本放在她桌上,果然看到转过头来一脸不耐的神情。

    赵可欣来不及讽刺便听到耳旁低低的笑声:“反正有很多小哥哥们呢。”看着晚栀脸上温暖无害的淡笑,她心里不禁一怵,想起那晚酒吧里的那群黑衣人,是她吗?

    “晚栀晚栀!我妈妈今天做了好吃的炸猪排让我带过来了,一起吃!”上午放课后薛茹就迫不及待地拉着晚栀出去,转身时看到似有若无勾起的嘴角。

    一出教学楼就看见早已等候在小餐厅里的牧野,晚栀止不住调笑:“自家地盘就是好,到哪儿都是专属。”

    “你们这一出戏可真精彩。”早上已围观学校高层众怒大戏的牧野悠闲地朝她竖起大拇指,随手按下正欲从他手里拿走饭盒的手,斜靠在椅子上懒懒地教育,“要谢谢哥哥。”

    薛茹也驾轻熟路地甜甜地回应:“谢谢哥哥。”

    晚栀摸了摸手臂泛起的鸡皮疙瘩:“嘶……你们这一出戏也精彩啊。”就是恶趣味太足了点。

    “给你一块大的。”薛茹笑容讨好地做起拉拉链的动作。

    牧野伸手揉了揉面前绒绒的小脑袋:“小京巴。”

    “说了不准碰我头发!”

    “   不准的地方多了去了,不还是熟门熟路?”

    晚栀看不过去伸手拿开作乱的手:“喂喂,注意场合……”

    感觉有帮手的薛茹傲娇地回嘴:“对的,你要好好说话……”

    “牧野?”佩环般的嗓音使一室三人动作停下,感觉到手上的视线晚栀放开手。

    神色最轻松的薛茹扬起甜甜的笑:“校花小姐姐啊。   ”

    牧野意味深长地看向来人:“宋凌菲?”

    “找你半天。”宋凌菲长相本就很典雅,加上感染力十足的笑容更显大方,“小茹更加漂亮了呢。”

    最后转向独自喝着咖啡的人影,笑容了然又灿烂:“好久不见……虞晚栀同学?”

    晚栀迎着“热烈”的目光嘴唇微扬,举杯示意:“是很久不见了,凌菲姐。”

    宋凌菲打完招呼,小鹿般的眼睛犹疑地略过另外两人,对着兴味盎然的牧野,黑发垂在脸侧更加楚楚动人:“借一步说话。”

    牧野手撑着头,扬起肆意的笑:“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啊。”

    “听听不就知道了。”

    “快走吧哥哥,我和晚栀还有很多悄悄话要聊呢。”

    “等下一起走。”牧野看着一边吃的欢快的薛茹和另一边淡定轻吮着咖啡的晚栀,可有可无地点头漫步离开。

    晚栀看着回后头含笑的脸庞,仿佛又一道战书。

    薛茹犹疑:“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别担心。”晚栀轻笑:误会?她们之间不存在的。

    “我还是不放心。”吃完午餐薛茹看着对面照常吃午饭喝咖啡的身影,逼近细细观察她的神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有点不对。”

    “什么?”晚栀愣住,反应过来,“你就没什么反应?”

    “眼神。”薛茹凝视她的眼睛,“像杀鸡一样。”

    “咳咳咳咳咳。”

    “你先走吧,我等等问清楚。”

    “明白。”晚栀会意一笑,挥手走远,“不用找什么借口。”

    薛茹漫不经心地搅动着咖啡,想起小时候晚栀妈妈二婚的那个小姐姐也叫宋凌菲,长相记不清了性格也像都是很大方很和蔼可亲的样子。就是家世背景对不上,那个“宋凌菲”的父亲应该是去世了才对,但是这个却家庭和睦。

    “难道是我想多了?”薛茹喃喃自语,“可是刚刚那气氛……”

    “你是该多想点。”熟悉的嗓音传来。

    薛茹讨好地问揽着自己肩膀的来人:“哥哥,她刚刚跟你说什么了?”

    低沉的嗓音伴着一阵热气喷向耳后:“要不要约一发?”

    薛茹一抖,忍住暗暗要翻起的白眼:“她有没有跟你提晚栀?”

    “真是养不熟的小京巴。”牧野皱眉,靠在一旁瘦弱的肩膀上胡乱蹭了蹭。

    感受到肩上异常的高温,薛茹这才注意牧野正冒汗的额头:“怎么了?”

    “不舒服。”

    “要不要紧?”

    “扶我去上面休息室。”

    门一打开薛茹就觉得不对:“什么时候装修好……”炽热的双唇堵上喋喋不休的小嘴,驾轻熟路地把人抵在门上顺势关上门,熟悉的馨香扰乱鼻息时牧野身下一紧,他真的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

    薛茹用力挣脱,抚摸着胸前热度不寻常的头颅:“到底怎么了?”

    “她要跟我约一发。”火热的大掌伸进衬衫里,袖长的手指轻松地打开内衣盘扣,“顺便来了点助兴的。”等候已久的双唇吮吸着娇嫩的樱红,轻咬著弹力十足的莹白。

    薛茹这才明白刚刚不是在耍流氓,依旧一脸无辜:“那为什么是我消火?”不耐地扭动着身子。

    “不是你赶我走的?”牧野轻松束缚住乱动的爪子,空出一只手伸进百褶裙里,感受细腻的肌肤,以及触感丝滑的紧致与环绕。

    “平时没见你这么听话。”薛茹不满的嘀咕,“我可没那么好的兴致。”暗自忍耐着下身冰凉的入侵物愈发剧烈动作带来的阵阵快感,当快感越来越大时嘤咛溢出,冒着微微细汗的人儿很大力地扭动想挣脱开。

    隐忍多时耐心已到顶点的牧野眉头紧皱,烦躁地看着变成桃红的杏腮:“要不你也来点助兴的?”

    深知牧野说到做到性子的薛茹乖乖闭嘴,瞪大双眼惧怕地摇头。

    剪水般的双瞳柔柔弱弱向牧野乞求,原本只打算吓唬的牧野溺毙于其中,微微放肆的念头在脑中渲染开,也驱使着动作。牧野轻吻着盈润的耳垂,声音低醇道:“顺便让你感受下,完全放开自己是什么样的。”

    加进一根手指更加激烈动作,双唇轻柔又有力地覆上樱桃般的双唇,顶开贝齿双舌缠绕间送入半颗药片,乘其不备退开合上小嘴将其仰头。薛茹反应过来进入喉间异物大力咳嗽,疑惑地看着笑容暗含兴奋的牧野将她温柔地抱进怀里:“只有半颗,很快就化开了。”

    “你太过分了。”嗓子变得低哑的薛茹拧眉,不久就感觉身体慢慢发热,大脑开始变得滞塞与迷乱,身体变得非常敏感,陌生的感觉使她不安地扭动着身子。

    牧野揉揉怀里蹭来蹭去的变得温顺的小野猫,亲着变得酡红的小脸蛋,凝视沉醉在新世界的双瞳,莞尔:“你当然得一起,陪我。”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