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指尖栀子

010 In the hollow of my hand are its wat

作者:freeloop      字数:7733

    像是无意触发了某种开关,晚栀与奚扬自画室之后不再遮掩对彼此的吸引,两人暗流涌动的较量便拉开序幕。

    当然其中也包含着各种恶意满满的挑衅,比如这节英语课。

    英语视听室的课由于座位早已固定,所以新加入的两人便只能一起坐到最后一排。

    英语老师一脸头疼地听着F班令人扶额的口语:“这里麻烦虞晚栀同学来领读一下。”

    “……嗯。”众人看着虞晚栀原本趴下的脑袋立马抬起,微红的脸蛋带着一丝迷茫,一旁的奚扬神色淡漠地从窗外转头,前面好心的同学给她指了指地方,迅速站起来声音低沉而缓慢地领读,《瓦尔登湖》选段:“Than   I   live   to   ;  even.”

    一室同学便装作认真地低头跟着朗读,晚栀当然也听到身旁的温润淳淳嗓音,轻瞥过默然的脸庞,只有她感受到了此刻他满满的肆意。少女的红色百褶裙内修长的手指,再次顺着肌肤细腻的大腿钻进幽深娇嫩的花径内,临进入前还不忘向唇珠打招呼。

    “   I   am   its   stony   shore……”晚栀被刺激得险些叫出声,幸好可以沉着跟读的时间缓缓,凝神沉着嗓子继续朗读,“……and   the   breeze   that   passes   over.”原本冰凉的手指早已融合了少女的温度,在早已汁水弥漫的甬道内继续未完的抽插。

    迅速而有力的抽动使得娇嫩的花穴开始有力的收缩,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晚栀依然哑着嗓子神色平静地朗读:In   the   hollow   of   my   hand   are   its   water……”如此应景的诗句使得晚栀下身几乎溃不成军,真的泄了一身,低头果然看着奚扬少有地转头嗤着坏笑朗朗跟读:“In   the   hollow   of   my   hand   are   its   water.”

    喘了一大口气的晚栀继续沉着而迅速地读完选段:“……and   its   sand   and   its & &   ,Lies   high   in   my   thought.”

    晚栀瞥了一眼面前沾满粘腻体液的手掌脸热地快速拿下面前的手掌,大力地拍向少年鼓胀已久的腿间,来不及抽出便被掌心火热地顺势握住。

    直到这节课差不多要结束了,晚栀也可以颤巍巍地抬起双手真切地说一句:“In   the   hollow   of   my   hand   are   its   water.”

    学生会例会,周行止看着百无聊赖的一众人:“这次的万圣节晚会大家准备怎么样?”

    “会长要交换吗?”

    “是想换。”周行止微笑,镜片光一闪。

    “钢铁侠考虑一下。”徐成蹊踊跃推销自己的,“狂拽酷炫吊炸天!”

    “那你怎么你不自己留着?”

    “我去年就是这个。”

    “我记得你去年一整晚都没坐下来。”

    牧野想起来去年一直站着的模型:“原来你就是那个门神啊。”

    徐成蹊痛苦地请求:“你我能不能再换一个?”

    周行止摆了个随意的姿势,然后转头看着一直看戏的晚栀:“奚扬怎么没来?”

    晚栀摇头:“不知道。”

    “奚大神做任何事都是看心情啊。”

    “也许就是看心情不来。”

    “话说会长你的是什么啊?”

    “L。”

    “那不挺好的?”

    “有更好的想换。”

    牧野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奚扬的?”

    “那可不好办。”徐成蹊感叹。

    晚栀不解:“他难道会参加?”

    “当然。”周行止撑着下巴看着她,笑得意味深长,“为了美好的影像也得去。”

    差不多会议结束的时候,话题中心终于出现了。

    徐成蹊鼓掌:“快散会就到了,时间掐得真准。”

    “奚扬来了就先散会吧。”周行止合上笔记本,“副会长留一下。”

    “走了。”牧野起身,熟门熟路地搭上晚栀肩膀,“跟你打听件……”还没说完手就被拍了下来,牧野不耐地挥手:“显然找你的。”

    “徐成蹊痛苦地请求:“你我能不能再换一个?”

    周行止摆了个随意的姿势,然后转头看着晚栀:“奚扬怎么没来?”

    晚栀摇头:“不知道。”

    “奚大神做任何事都是看心情啊。”

    “也许就是看心情不来。”

    “话说会长你的是什么啊?”

    “没意思的吸血鬼。”

    “那不挺好的?”

    “有更好的想换。”

    牧野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奚扬的?”

    “那可不好办。”徐成蹊感叹。

    晚栀不解:“他难道会参加?”

    “当然。”周行止撑着下巴看着她,笑得意味深长,“为了美好的影像也得去。”

    差不多会议结束的时候,话题中心终于出现了。

    徐成蹊鼓掌:“快散会就到了,时间掐得真准。”

    “Than   I   live   to   ;  even……”奚扬启唇正欲回击,听到周行止富有磁性的朗读声一顿。

    徐成蹊好奇地凑上去:“会长怎么突然读诗?”

    “重温一下《瓦尔登湖》。”周行止轻扶着眼睛,“怎么样?”

    原本走到门口的奚扬坐回主席座旁边的椅子上:“斯文败类。”

    “谢谢。”周行止回以公式化的笑容,朝其他人挥手,“麻烦把门关一下。”

    “晚栀你连怎么那么红啊?”门外徐成蹊疑惑的看着脸色复杂的人。

    “有点热。”晚栀壮似若无其事看向牧野,“你刚刚要问什么?”

    牧野兴致勃勃的凑近粉红的耳朵旁低声说道:“就是我错过的好戏啊   。”

    徐成蹊也没在就纠缠,因为一抬头就看见拐角有更吸引他的倩影:“两位大美女来了?会长他们和奚扬还在里面。”

    宋凌菲原本看到隔得有点近的两人一顿,不过只一瞬端庄优雅地打招呼:“牧野你们还有事吗?正好有事找你。”

    牧野故意偏头看着晚栀:“还有事吗?”

    晚栀耸肩,做了一个“随意”的姿势。

    宋凌菲见状,温柔可人搭着晚栀的肩:“上次在美国碰见虞叔叔,想着哪天一起吃个饭?”

    “我问问我爸,他最近正式作起了访问学者。”晚栀不置可否。

    徐成蹊夸张的感叹:“原来长得好看的人都只和长得好看的人玩啊。”

    牧野诧异地看着神色各异的两人:“你们很久就认识了?”

    “小时候一起玩过。”晚栀笑容清浅。

    “那游戏可印象深刻呢。”宋凌菲低低发出佩环般的笑声,意味深长地转头:“对吗?晚栀?”

    “是吗?什么时候我没一起玩玩。”徐成蹊看着静默不语的叶欣道:“叶学姐你又来交材料吗?”

    叶欣友善一笑:“我等奚扬。”

    “那叶欣姐你先等着。”宋凌菲朝一同过来的叶欣挥手,转头朝牧野问:“先走了吗?”

    牧野余光瞥了眼晚栀,笑得趣味盎然:“走了。”

    “晚栀你手机震动了。”快放学的时候薛茹提醒认真做笔记的同桌。

    晚栀悄悄拿出手机:来休息室。

    熟悉的邀约,还未来得及回复悬浮窗就有弹出另一则消息,原本划拉的大拇指顿住。

    薛茹看着晚栀发呆的侧脸:“怎么了?”

    “等下你先走,我爸爸叫我一起吃饭。”晚栀摇头。

    离开时路过后方空了一天的座位直接出去,不带半点犹豫。

    等到了法式餐厅门口看着早已落座的两人,晚栀心底一阵讽刺:她就说嘛,“法式”的任何东西都和她八字不合。

    “晚栀你来了?”正对着餐厅门口的宋凌菲巧笑嫣然地招手。

    虞父起身替她拉开旁边的椅子:“难得我回来,一起吃顿饭,都好久没见了吧?”

    “我们上午才见。”宋凌菲亲昵地拉拉她的手。

    晚栀点头,一边收回手把肩上的包放下来。

    趁着开胃点心的空档,虞父关心地看着宋凌菲:“过得还好吗?”

    宋凌菲欣然点头:“回到自己家里当然好啊。”

    闲聊半晌虞父发现晚栀在一旁一直小口喝着香槟,:“不合胃口吗?”虞父很开明,对于度数小的酒精饮料只要适度,并无太大限制。

    她缓缓摇头:“有点口渴。”

    等到开始上主菜了,心中烦闷之气一直为散的晚栀就借口离开去洗手间。

    晚栀松了口气,伸手按了按眉心试图更放松点,恍神间便被挡住了去路,抬眼看着洗手间不远处仿佛对峙的两人:

    身材玲珑有致的女生拉着男生的手臂:“东西在哪里?”

    男生语气不耐烦地拉下身上的手:“我说过,没有。”

    “那他知不知道……”

    “呵,你还真不了解他。”

    “再说隐瞒不代表没发生过。”男生挡开她再欲凑近的手,低声地讽刺,“就像你当时的颤抖我可感受得清清楚楚呢。”

    “你……”女生还未回嘴就和正欲离开的晚栀对上了眼。

    晚栀悲哀地叹了口气:两个她都认识,要不要打个招呼呢?

    奚扬转身看着来人两弯似蹙非蹙罥的烟眉,没由来的一阵燥意爬上心头:“怎么在这儿?”

    “吃饭。”晚栀尴尬得朝叶欣点头,打算从他们身边走过就被奚扬拉住手,晚栀在叶欣诧异的眼神中被拉进了洗手间。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