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指尖栀子

011万圣前夜

作者:freeloop      字数:6530

    隔间里两人激烈地热吻,熟练地互相抚慰,奚扬伸进衬衫揉捏着弹力十足的浑圆,唇齿相依间睁眼看着眼前微微发红的脸蛋:“喝酒了?”

    “一点点香槟。”晚栀描摹着他腹间的肌肉轮廓,一路向下,一顿。看着他冷硬五官下依旧清冷的脸,趴下他胸前大笑:“反应这么大?”

    奚扬扯开衬衫纽扣,解开前扣式内衣埋首酥胸里:“所以快点灭掉你点的火。”

    “我爸还在等我呢。”晚栀翻着白眼,忽然胸前一痛,“干嘛咬我?!”

    “下午我等了你很久。”奚扬看着原本面如冠玉的脸庞变得古灵精怪,心下婉转。

    提起这个晚栀变得有些心虚:“那你要怎么办?”

    奚扬咬了咬樱红的红豆:“这个。”

    晚栀犹豫地解开奚扬的皮带,拉开拉链,期间磕磕绊绊使得奚扬呼吸一重,下腹的鼓胀又大了一圈,当熟悉的“小奚子”弹跳出来迫不及待地朝她打招呼时,晚栀一囧,抬头看着已经微微冒汗的某人:“怎么弄啊?”

    奚扬拉开她的内裤进入早已湿润的甬道,大拇指按着门口的唇珠,中指开始孟浪的动作,晚栀被这突然的动作弄得惊呼,压抑不住的呻吟便被火热的双唇吞下,本就敏感的晚栀最后在窒息前泄了下来。

    晚栀倚着门口大口喘气间,奚扬从她身体里刮出蜜液抹在自己炽热的棒身上,自己先忍不住地撸了一下,哑着嗓子开口:“蹲下。”奚扬调整动作,钻进坚挺的乳沟之间,火热的双掌推挤着双乳,提醒她:“站稳,挺住。”

    晚栀红着脸按照他的指示站稳不敢动,用力抓着他的耻骨承受前面越来越大的力量,胸前的润滑以及滚烫的沟壑使她心底的羞耻感爆棚。

    奚扬当然也看到晚栀红透了的脸蛋,以及快速穿梭于她雪白的柔软之间的自己深紫的分身,念及此强烈的快感使他愈加兴奋,恶劣地扬起分身横扫左右两边的两颗樱红。

    晚栀被突然的刺激感觉下身有一阵热流而下,提醒大力摆动着抽动的奚扬:“快点,别弄到我身上。”

    不久晚栀就被拉起来,奚扬正对着马桶,快速地撸动着管身:“你整理一下。”

    晚栀很快就扣好扣子,干干地站在一旁,看着原本冷漠的脸庞爬上迷乱,冲动地大力拉下他的领带,吻上微张的薄唇并与之唇舌交缠,很快就受到狂风暴雨般的反噬,最后当缺氧的大脑听到液体释放的声音时,晚栀暗暗松了口气。

    尚在回味的奚扬微微睁眼看着变得艳丽的晚栀,缠绵地舔舐着柔软的舌,体贴地下移到脖颈落下点点羽毛般的轻吻。

    出去盥洗台的时候奚扬看着额外明艳动人的晚栀道,伸手撕开湿巾,整张覆上如玉的脸庞:“冷静一下。”

    晚栀顾忌人来人往便手贴着湿巾低着头,小脑袋没多久就被覆上大大的手掌,一把裹进宽广的怀抱里。

    没想到出去的时候竟然看见刚刚柔情绰态的女生现在正被抱在别人怀里与人热吻,看背影是位高大健硕的男士,姿势相当暧昧。

    更没想到的是他旁边原本手插口袋的男生上前塞了个锡箔纸包装给他,男人接过睁眼看着他手揽着一位女生以及微湿的头发,满含笑意的眨了眨眼。

    奚扬低头看着怀里瞪大双眼的人低声道:“我哥。”

    晚栀惊讶之余感叹世界真小,立马从他怀里退出来,挥手快步离开:“我得快点回去了,拜拜。”

    回去的时候晚栀在门口整理了下刘海,又拢了拢侧脸的头发,进去对着正在热聊的两人解释道:“肠胃不舒服。”

    时间或许是缓解尴尬的良药,许久未见可以聊的太多,晚栀偶尔不痛不痒地插几句气氛并不会太干。无聊又漫长的两个小时用餐结束后,宋凌菲温文尔雅地拉着她的手,低声在她耳边道:“我现在这样还是要感谢你。”

    万圣前夜的晚会周行止真的如愿以偿地换了抽的签,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他换的是L,看着经典的白衣黑裤造型的周行止弓背缩在沙发上吃零食时,众人不得不感叹会长大人的中二魂。

    徐成蹊盯着周行止烟熏特效的黑眼圈:“原来会长是想偷懒啊。”

    “NONO,我依旧是秩序管理者。”周会长踢了踢脚边的死亡笔记本和羽毛笔,转头明知故问,“不是让你重抽了吗?”

    “可是我不可以动手。”徐成蹊跟着坐在沙发上看着行动自如的众人。

    这时晚栀正好端着盘子过来:“要喝饮料吗?”

    重抽了“剪刀手爱德华”的徐成蹊麻木地摇头:“不用了谢谢。”

    周行止兴致满满和两人讨论:“你们说木偶装做服务生和爱德华那个惨?”

    站了一个小时的晚栀在在两人中间:“显然我们。”学习部负责整个晚会的后勤,所以全体女生做人偶服务生。

    逃脱工作的徐成蹊略无低气,无语凝噎,表示他再也不想酷炫了

    “休息会儿吧,也没什么事儿了。”决心偷懒一天的会长大人心虚地挡着脸躲避大家的寻找,“等下就可以去换你们真正抽的了。”

    “水银灯,找你好久。”许久未见的柏灵抽被拉来充数,扮演粉色系甜美洛丽塔的第六人偶雏莓。

    晚栀小心地挪开位置,避免一旁的剪刀手勾到裙子上繁复的装饰,毕竟配饰有很多蝴蝶结、丝带、蔷薇等装饰。她这个学习部长扮演第一人偶水银灯,哥特装扮的黑蔷薇。

    柏灵跟着坐在沙发一角偷懒,她虽然累但是很喜欢这个人偶概念,兴奋地看着主题晚会上装扮成精灵、吸血鬼、僵尸、狼人、幽灵等鬼神的众人:“你看赵可欣扮演的独角兽,好可爱啊。”

    “不愧是叶欣学姐,竟然抽到了黑寡妇。”徐成蹊在一旁表示很有女人味。

    突然沙发后钻出一个俏丽的人影吓倒鬼祟的四人:“晚栀你们在这儿啊。”

    “哈莉?”晚栀惊讶看着夸张装扮的薛茹,拉着她的“彩虹双马尾”,“很漂亮。”

    “小丑女”装扮的薛茹涂着夸张的红唇,斑斓的眼影晕染之下的眼睛神秘地朝她眨眨,牵动眼睑粘贴的几颗水钻:“等下我也帮你化美美的妆。”

    完全同款妆容的牧野夺走她手上的杯子,轻描淡写地摇晃着只剩四分之一的液体:“喝了多少?”

    薛茹盯着牧野眼神伺机而动的疯狂,缩着脖子无辜眨眼:“我刚拿的晚栀手上的,没来得及喝。”

    见着来人的徐成蹊爆笑:“你还真赶着当‘小丑’啊,你这个和别的同款比起来弱爆了。”晚会上各式各样的“小丑”确实挺多,大大的红鼻子加上涂出界的红唇都有。

    牧野掀起嘴角显露出金属牙套,得有点疯狂,后梳的头发凸显出深邃野性的五官,他装扮的刚好是“自杀小队”那一款:“好在四肢健全。”一边嘴唇勾起,如同“Joker”再临。

    徐成蹊后颈发凉地看着这一幕,不敢再多话。

    牧野满是纹身的手端着刚刚的玻璃杯,暗红的唇喝了手中的液体,闲暇之余随意伸手抓住薛茹正欲离开的身影:“来给我检查检查。”

    同样觉得画面有点惊悚的众人就眼睁睁地看着小丑女被小丑拉走。

    “水银灯?”本来寻找牧野过来的宋凌菲停下脚步看着哥特装扮的晚栀,红唇诡异地勾起,“倒是挺合适的。”被父亲大人人偶制造师罗真中断制作缺少腹部的第一人偶。

    晚栀抬眼轻笑:“白皇后确实也很像你。”一身纯白礼服的宋凌菲拿起晚栀托盘上的一杯饮料,交错间靠在白皙细长的颈部低声道,“谢谢,By   the   way,生日快乐。”朝他们优雅地举杯示意后摇曳着裙摆走远。

    果然是宋凌菲,最知道怎么让扫她的性。

    “唉,才发现只是个凡人。”吃吃睡睡的会长大人又不满意了,“技能太弱了。”

    “要不剪刀手给你?”

    “晚栀她们呢?”

    徐成蹊再次被无视。

    露台上,纤细的背影静立,手机屏幕的荧光映照着面无表情的脸,犹疑的大拇指停顿许久,按下拨打建。

    “喂,爸爸。”

    “晚栀对不起临时要去美国,不能陪你过生日”

    “没事,我本来就不喜欢过生日。”

    “再怎么也是进入二八年华……”繁忙的交谈声打断闲聊。

    “今天万圣晚会有点忙。”

    “我这里也有点事,巧克力蛋糕收到了吗?”

    “嗯。还有卡片。”

    电话匆匆挂断,小小的卡片被捏在手心:愿你一生温暖纯良,不舍爱与自由。

    口音别扭腔调打破沉寂:“为什么不开心?”

    “Zorro?”晚栀注意到不知何时出现的许久未见的朋友,对上熟悉的天蓝眼眸立马改口,“兰洛,好久不见。”出了酒吧他们不用叫代号,直接本命称呼。

    装扮成夜礼服假面的高大身影看着少女眼底的冷意慢慢褪去:“来看看你。”

    大概是感受到熟悉地关切,晚栀仰着头轻笑,笑容涩且冷:“今天收到一个祝福,我大概永远达不到。”

    兰洛见过fox的千姿百态,唯独没见过这般失去色彩的晚栀,想抹去那讽刺的自嘲而抚上她的脸,总是乐观的蓝眸凝视晚栀的眼睛认真说道:“Be   happy.”

    晚栀怔住,愣愣地被顺势抱紧温暖的怀抱里,这是一个无关风月的拥抱,只有浓浓的出自朋友的关心。

    被这纯粹的安慰触动到地晚栀回抱,扬起温情的笑:“谢谢。You   too.”

    “晚栀我换好了……”银铃般的嗓音使两人分开一齐望向露台门口。

    换好抽中的南瓜女巫服的柏灵尴尬地走近:“不好意思打扰了,可是舞会评选要开始了,你还要换装。”

    “这是我一个很久不见的朋友。”晚栀大方地跟柏灵介绍,匆匆朝兰洛挥手后拉着柏灵往外走,低低跟眼底闪烁着八卦因子的柏灵解释,“你误会了。”

    抬眼间正好在露台外看到周行止口中没意思的吸血鬼,装扮成“莱斯特”的奚扬,“夜访吸血鬼”中经典的中世纪扮相,穿着褶皱层叠的白衬衫系着微卷的金发,几缕额发垂坠而下,掩于其中的寒冽如冰的眼眸细碎闪烁着,讽刺与戏谑。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