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指尖栀子

012万圣游园会

作者:freeloop      字数:7488

    换好抽中的“僵尸新娘Emily”装扮,晚栀简单化了个烟熏的哥特妆就匆匆回到大厅。抽中白色礼服的人负责开场舞,身穿白色抹胸礼服的晚栀小跑赶到大厅,原本的灯火通明只剩下中央的一束白光,前奏正好悠悠响起。

    站在白光边缘的周行止懒懒地向她伸手:“终于来了,就剩我们了。”晚栀迟疑的回握,与他一起缓缓起舞,带点技巧的ballrooom   dance,随着节奏一起进退滑步、旋转交错。

    John   Morris略带黑色马戏团风格的The   nightmare(梦魇)作为开场曲,八音盒的音调缓慢而阴森地响起,时而极速演奏着疯狂的旋律,时而速度减缓透着一丝古怪,似是一种隐隐诡异的预示:欢迎来到万圣游园会。

    有如残缺生命的避风港,小丑、女巫、幽灵、血族、僵尸、木乃伊共聚一堂,四散着或是静立、或是游走、或是跳舞,一起默默遵守某种规则、不惹事生非。

    像是受到不知名的感染,晚栀跟随着音乐跳得非常顺畅,以至于节奏变快而带来脚上的点点刺痛时,心下竟然升起另类的痛快。

    “还好吗?”周行止问着半阖眼眸轻喘的晚栀。

    酒红的花瓣唇微微扬起,哥特妆容之下看不清楚真实脸色。

    一曲将毕,周行止舞动的手随着节奏微微使力:“完璧归赵。”

    &oashesjc的September响起,整个大厅的灯光变为大面积的暗色,舞步换为slow   dance。大家一齐加入,舞伴交换,流转间晚栀转入熟悉的怀抱,十指交握,朦胧间眉眼微抬,对上鬼魅的眼眸:“痛吗?”

    I   't   remember   ;  happened   in &ember,

    我还是无法记得,九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When &hing   is   gone,

    一切离我而去,

    When   it's   dark   and   I'm   alone,

    只有黑暗与我同在。

    It's   been   forever,

    自从我恢复意识,

    Sinbsp; I   bsp;  have   remembered,

    似乎已经已经到了时间尽头,

    Where   the   hell   is   everypony,

    人们都去了哪里?

    &ember/Ashestoashesjc

    低头随着歌曲哼唱的少女绽放着天真而诡谲的笑:“我怎么会痛?”抱着他的腰缓缓舞动,大大的眼珠闪动奇异的光泽,古灵精怪地转动:“我来看看……是谁……”

    刚刚和她换了舞伴的“白皇后”宋凌菲正在皱眉,似是忍耐着什么,无暇顾及其他……

    帮她化完妆的“巫女”柏灵正沉浸在她好奇的光怪陆离之中……

    身姿摇曳的叶欣正在婉拒络绎不绝的邀请者……

    “小丑女”薛茹和“小丑”’牧野依旧不知去向……

    “独角兽”赵可欣正在开心地跟着舞伴一起摇摆转动……间或寻找着……她的方向?

    兴奋的嗓音使得原本的音调增高,带来某种诡秘的甜腻响起:“找到了!”鬼祟的作恶者。

    奚扬余光跟随她的视线:“怎么不是我?”

    抬起手,有如上好发条,手下立马出现如人偶般的三百六十度转圈,清冷的目光在裸露的雪白肌肤上扫过,似是沉醉,流连忘返于玲珑而迷人的曲线……

    “你只是幸灾乐祸。”晚栀凑近盯着他不知何时变得深沉的眼睛,无奈地皱眉,“你总是莫名其妙。”苍白阴沉的脸上酒红的薄唇勾起慵懒的弧度,犹如点睛之笔,总是澄澈透底的眼睛渐渐晦暗、迷离、虚无缥缈。

    Babsp; when   everypony   died,

    发现大家都死了,

    Trails   of   blood   during   my   stride,

    漫步在血迹斑斑的小路上,

    I   just   disbsp;  that,

    我只是发现,

    The   ponies   were &ed,

    大家都被某种,

    By &hing   really   strong,

    强大的东西杀掉,

    &ember/Ashestoashesjc

    洞若观火的眼眸深深凝视着胸前此时精致到妖娆的脸庞,未置一词,修长的手指抚上迷人的颈窝,握着青葱的手向暗处的角落舞动:“这样才是真的你。”

    “都是我。”略带执拗的否认,顿了顿,补充到,“不能总是肆无忌惮。”

    音乐突然响起丧心病狂的狞笑,迷离的眼也一起闪烁着恣肆的光,拉着颓废桀骜的血族一起快步起舞。流转间随手端起桌上的饮料仰头喝下一大口,微灼的液体大量而快速地流下喉咙,伴随着脚下开始叫嚣的疼痛,燃起诡谲的快感。

    一口喝不下时苍白的手向对面递上剩下的一半:“喝吗?”骨节分明的手接过杯子,掌心滑过一丝冰凉,沁人心脾。

    空杯子被放回原处,正好Dollhouse(玩偶之家)另类欢快的旋律响起,柔软的手爬上劲瘦的后腰,微凉的指尖点按着一节节后脊椎骨,慢慢使力,波光流转的眼眸绽放出摄人心魂的邀请:“Foxtrot?”

    “你还可以吗?”星星点点的暗光下,殷红的薄唇勾起深沉魅惑的笑。

    掩于细碎的金色额发间的瞳仁挪揄着向下,白色的帆布舞鞋下方不知何时染上点点鲜红:“有什么奖励?说不定待会儿我还得背你呢。”

    纤细的脖颈转动,视线略过脚下慢慢浮上的红色,灿笑从未停过:“会有奖励……”

    挺直的鼻梁低下,鼻尖蹭着嫩白的颈窝,缓缓闻着夹杂着丝丝血腥气的栀子香:“一定得让我满意才行。”目光在小巧的肩骨、精致的锁骨、莹白细腻的手臂以及前胸上一一流连。

    “当然,比如,樱桃……”细腻婉转的嗓音缓缓游说,合掌而握、身体挺直,平稳而快速地转到一个小桌,端起一杯暗光下波光粼粼的液体,“……酒。”

    爽快而利落的一杯干。

    脸庞在金发的笼罩下精致又颓靡,眼眸愈发幽深:“如你所愿,就这一支舞。”

    默契十足地用以大量的反身动作端走一个个酒盏再放下,两句年轻身躯似是一体,动作流利、行云流水。

    领着她跳舞的少年优雅又神秘,继续未完的话题:“无所顾忌更舒服不是吗?”手上微微使力将人往回带,戴着花环的头颅靠在有力的臂弯里,离开时头纱扫过白衬衫。

    微醺的少女用力睁开眼,端正站姿后故作正经地纠正:“乖小孩才有糖吃。”

    “可是坏小孩可以直接坑蒙拐骗。”低缓淳厚的嗓音带着一丝诱哄,   深渊般的眼眸像是时刻瞄准时机,拉人坠落。

    酒精迷醉下的少女再怎么用力思考也相当缓慢,酡红的脸蛋纠结地拧起,直接最简单的反驳:“乖了之后骗起来才方便。”

    呵。

    总是紧抿的薄唇畅快地微张:原来根本不用拉。

    伴随着诡异又优美的旋律,一时间只剩快速滚动的喉结,不断见底的玻璃杯,唇角滴滴流下的透明液体,杯底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

    Plabsp;  plabsp;&   in   your   places

    安分点   安分点   都找准你们的位置

    Throw   on   your   dress   and   put   on   your   doll   faces.

    穿上你的裙子   画上可爱的娃娃妆

    Everyone   thinks   that   we're &

    所有人都觉得我们是完美家庭

    Please   don't &   them   look   through   the   s.

    不要让他们透过窗帘   看清窗帘后的阴暗

    ——Dollhouse/Melanie   Martinez

    重力与技巧的接连影响下,白色礼服之下,鞋子上大片的鲜红侵蚀着纯白的领地。

    鬼魅般的两人自由地穿梭在各式鬼怪之中,偶尔朝隔壁的“鬼魂”举杯示意,这一刻在这里任何的不正常都可以被理解……

    “去中间。”一直在边缘游走的两人迈着自由悠闲的舞步向中央享受着注目礼的人过去,沉浸在虚荣中的眼对上鬼魅般冷不丁出现的少女闪过一丝慌乱,故作淡定地低头看着裙下惨烈的状况以及一齐过来的少年,暗暗喜上眉头。

    没料到突如其来的两人在少女往她口袋送上一张照片后,又迅速远离,“独角兽”来不及追上去,眼神触及照片上的内容时如同魂飞魄散。

    风风火火地出了大厅,对比里面舞会的灯火通明,外面沉寂阴暗且少有人烟,冷风阵阵吹过,酣畅之后变得相当肆意的晚栀伸手:“抱一下……”

    “终于走了。”话音未落便被拦腰抱起,凉风拂过晚栀惊觉早已冷汗涔涔,自觉伸手勾着奚扬的脖颈,苍白的脸蛋紧贴着少年年轻但硬朗的胸膛。

    经过走廊时路过一间空会议室,从虚掩的门里瞥见正激烈交缠的人影,示意眉头微蹙的奚扬过去,好心将门关上。完全放松的大脑开始迷蒙,双眼闭上前晚栀直往宽阔温暖的怀抱里钻。

    耳畔似是响起刚刚颓靡而悠扬的旋律:

    Pose   with   your   brother,   won't   you   be   a   good   sister?

    和哥哥摆个亲昵的姿势   难道不是好妹妹该做的么?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