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指尖栀子

022体育课

作者:freeloop      字数:6095

    温度降低的一大好处就是游泳课停了,体育课改上之前选修的运动项目,篮球、足球、排球……都那么不可行!

    柏灵尴尬地面对“努力发球但够不到球”的惨状:“你还好吧?”

    晚栀凝神屏气,终于接触到球,可惜没过网,身体跟着排球一起落地,在地上气喘吁吁:“不是说青紫一遍之后就可以学会?”开课之前面前这人就高谈论阔:排球只要小臂青紫一遍之后,再怎么都学会了。晚栀看着小臂内侧可怖的淤青:她只有淤青,没有学会。

    柏灵很不好意思地吐舌:“一般来说是这样,但是您太不一般的!”几堂课下来,应该说“会一点点”都谈不上,简直进展龟速。

    吹哨声响起,这节体育课终于结束,刚好是这天的最后一节课,学生都一哄而散。只有进度感人的晚栀留在球场,脱下运动外套,接着练习,地上的几颗排球落下又抛起,路过的同学都调侃A班的人认真起来真血腥。

    脸颊发红的少女认真聚焦蓝白色的球,头发全部蓬松盘起露出饱满的额头,柏灵默默看着运动之后充满活力的脸,站在一旁偶尔出声指导鼓励。

    晚栀手上努力练习垫球,不忍好友等太久:“你先走吧,要点就那么几句,手感得自己体会,缺课那么多再不行我体育得挂了。”

    柏灵点头,想起她自己认真解题但满是红叉的数学卷子,起身将毛巾放到晚栀肩上,向她趟着细汗的侧颜挥手:“那你努力练排球,我回去努力学数学了。”

    临到门口转身看了眼一直弯腰捡球的身影,修长的双腿重复地曲起又直立,天鹅版的长颈倔强地仰起,她深深地感觉,这样的晚栀在发光。

    空气中弥漫着运动特有的肆意,修长的身影不知何时排球场外伫立,注视着不断练习垫球、发球的少女,清冷的眼渐渐燃起热度,当蓝白色的球在灼灼目光下再次利落过网,总是微张的樱唇终于小声喟叹,澄澈的眼珠透着小小自得。

    汗流浃背的晚栀靠着墙席地而坐,身边都是颗颗蓝白色的排球,白皙的双腿运动之后肌肉线条相当优美,双手后撑在地上眼望天花板,玲珑的曲线毕露,立领的紧身运动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两颗汗珠从脖颈侧一路流下,沿着蜿蜒的锁骨线条,进入领口里更迷人的地方。

    卷翘的睫毛忽闪忽闪,黑黝黝的眼珠透着微光,如果它望向你……

    会硬。

    排球再次过网,稀松平常,但挑起的眉毛少见地透着小小傲娇。

    淋漓尽致的运动将少女精致的五官放大,总是苍白的脸透着红润,添上浓墨重彩的几笔。

    奚扬还穿着湘南的制服,背对着排球场的徐成蹊单手搭在他肩上说着什么,高大的身躯靠在墙上回以散漫的笑,周围的球友都在急躁地讨论篮球场的用时,漫不经心的少年在喧嚣中孑然而立,内敛的眸透过重重人影,紧锁对面坐回角落的那抹灵动。

    隔壁的篮球场终于结束比赛,久等在外的学生激动地跑进去占领场地。

    “还有点事。”声音平静却带着不易察觉的某种深意,或者说,暗示。

    徐成蹊等人早已习惯他的各种乖张,只当又是一次不按常理出牌,对着潇洒走远的背影调侃几句便作罢,当然他们也不能怎么样。

    窝在地上的晚栀愣愣地眨眨眼,起身回储物箱拿衣物,小小的储物间乍一看空无一人,晚栀站在门口却感觉到熟悉而诡谲的气息,双手背于身后踱步向角落:“我终于会过网了。”

    角落的少年施施然脱于暗影,微阖的眼睛懒懒地抬起,嗓音缓慢而细腻:“很厉害。”

    “这么敷衍。”晚栀抬起小脸,带着娇俏凑近奚扬刀削般的五官,“想做?”

    奚扬充满性味地抚摸细长的后颈:“何以见得?”

    “你一看我……”近在咫尺的小脸微微一笑,带着娇俏:“我就知道。”

    薄唇邪魅地勾起,火热的手掌带着白皙的柔夷来到一处热源:“感受一下?”

    晚栀大胆地揽过满含笑意的少年,吻了一下干燥的薄唇,发出清脆的亲吻声:“做吗?”不知何时伸进奚扬裤兜的手出来,两指间夹着一个锡箔纸小包装

    极近的四目相对,澄澈的眼终于看清黑眸里幽深的蓄势待发,视线对上那一刻似有火光迸裂。

    一拍即合。

    排球场不远处的浴室,放学后只有零星几个人,某个靠里的小隔间中,健硕的少年环抱着少女细瘦的肩激烈地拥吻,终于结束的时候晚栀在花洒声中气喘吁吁,奚扬吸吮精致性感的锁骨,接受她的瞪视:“很少看你全身都穿粉红色。”

    “学校的运动服。”晚栀无奈地闭眼,躲开耳边细碎的吻。

    薄唇顺势叼住运动后早就红润的耳垂:“你很少穿这一套。”

    晚栀咬牙切齿地看着角落乱作一团的衣物:“那你也不用把它们扔在地上。”恶意地加大手上套弄的力度,耳边如愿传来极速的粗喘。

    奚扬眼神示意最上方的衬衫:“你也扔掉了我的。”

    “可是你的没有接触地面。”一开一合的樱唇不甘心地咬了一口眼前的喉结。

    “OK,等下帮你去你的储物间拿制服。”袖长的手指来到少女有点动情的秘境,熟练地轻捻安抚,薄唇轻轻含住细腻的小舌,“别生气。”

    除了晚栀难脱的运动内衣,两人几乎坦诚相对,奚扬隔着布料按了按乳尖:“为什么这么麻烦?”

    “这款固定好。”

    “太大了?”

    无视一旁调侃的低笑,晚栀终于艰难地脱下。“本来就难脱,湿了更难脱。”

    脱离束缚的双乳微微晃动,奚扬伸手将人从背后拉到花洒低下抱住,一手握着浑圆,两人终于完全肌肤相贴,低声凑到少女耳边,“待会儿你就湿透了。”

    完全交合的那一刻,花洒温暖的水流下,奚扬一手拉着少女莹白的大腿缓缓浅浅挺动:“舒服吗?”

    少女右腿顺从在奚扬的引导下抬起贴上他,靠在宽阔的胸膛上发出绵长地喟叹:“嗯……”花洒下的水珠随着动作偶尔打湿她的头发:“关掉。”

    晚栀的甬道口很小很紧,所以每次拔出都很勾人,这让他愈渐沉迷:“不是说出太多汗?”

    虽然速度还算温和,但是每次突然的深入还是让她不住一颤:“已经……淋……一遍了……”

    “待会儿,会出更多汗的。”奚扬觉得眼前故作平静的小脸蛋很好玩,每次樱唇开开合合就刻意挺入一下,他总是热衷于挑破她努力维持的表面平静。。

    “把那边的衣服弄湿……你也出不去了。”发觉他的恶劣行径,小虎牙咬住紧抿的嘴角,与此同时,炙热的手掌握住柔软的丰盈。

    依旧磨人的动作,但是每一次挺入都触及敏感点,甬道刚收缩一下缓过来就又迎接性器再一次的冲撞,这让晚栀只能措手不及地紧紧抱着他隐忍地哼哼唧唧,莹白的翘臀害怕地拱起:“……不要……”

    “不要?可是它都不让我出去。”奚扬故意试图向后拔出,却被头部却被软肉卡住,缓慢的动作使得肉与肉的吸附和擦动都格外清晰,含羞的少女脸颊微红,甬道内敏感地开始急促收缩,脚趾蜷缩地紧攀磨人的盆骨,奚扬熟知少女即将到来的顶峰时刻,配合着频率抽动,“要不要?”

    “……啊……”快感到来的那一刻花洒终于如她所愿停掉,硬铁停在甬道内享受着蜜液的浇灌,奚扬环抱着小小身躯,热气随着说话声慢慢喷洒在她敏感的耳侧:“试试后面?”

    “我会撑不住的。”嫣红的唇吻住他的,温软的小舌伸进来舔舐他的唇舌,察觉她的别扭,奚扬安抚地吻上凝脂的脸侧:“我会抱住你。”晚栀抬眼,水汽的雾霭中少年面部棱角软化,不知怎的软软地点头答应了。

    依然夯张的硬铁用力拔出,带出黏连的体液,淫靡地顺着粉红的肉瓣流出,大量晶莹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少年眼眶看得发红,依旧耐心地一手环抱怀里玲珑的身躯转身,一手带着翘臀朝后撅起,性器炙热的头部抵在后方蓄势待发,低头下巴磕在细长的颈侧:“我会慢慢地进去。”

    隐忍许久,恢复清醒的晚栀察觉耳畔低哑的男声微微的颤抖,疑惑地转头细眉不经意挑动,带着冷冷的清纯,深沉的眼在克制与动情中凝视黑白分明的眼睛,炙热的硬铁如愿挺入,极易的深入贴近。

    挺拔的胸膛紧贴少女细瘦的背脊,单手覆盖天真的眼,在甬道的紧箍中慢而稳地动作,非常频繁深入的姿势让晚栀努力适应:“为什么……捂住我的眼……”摇头轻松弄掉眼上的手。

    奚扬不答,揉捏少女水滴状的浑圆:“后面是不是更舒服?”

    耳边就是奚扬炙热的粗喘,樱唇咬住发白的指节,虽然后面紧贴的身躯带给她安全感,但站立弯曲交叠的姿势让她感到羞耻,后面无法忽视的贴近冲撞使头脑陷入一阵酥麻。

    迷乱的不止她一人,奚扬少有失控的低吼,后入的极致深入带来尖端紧箍,连带比平时更快速溢出的蜜液,温暖的包容与紧箍让他着迷,只能快速挺动索取更多。

    门口传来响动,花洒眼疾手快地被开到最大,遮盖小隔间里肉体的拍打声,少年在细腻的颈侧啃咬,一手环住失控弯下的娇躯,一手扶住翘臀沉沉地挺动。

    对面的某个小隔间传来水滴声以及轻松欢乐的哼唱,偷摸的情绪在紧张中带来鬼祟的快感,失禁般的下泄中晚栀不住地扬起身躯,向后抱住少年倾下的颈,温热的水滴喷洒在身前凝脂雪白的肌肤上,浑圆敏感的尖端传来温热的刺激,透明的水流顺着起伏的曲面蜿蜒而下。

    水滴敲打地面的声音急促而有力,奚扬头发凌乱而潮湿,遮住凌厉的眼,叼住娇艳欲滴的花瓣唇,几欲吞噬的吻,鼻间细哼几乎迷失在极致的包容里。

    隔间里弥漫着温热的水蒸气,喷吐着肆意堕落的气息。

    体育馆浴室的使用一般都很简短,很快传来隔间的开门声以及远去的脚步声。

    两人几乎失控地开始最后的冲刺,溢出翘臀之外的体液粘腻一团,在紧贴的两道身躯之间,水都难以冲刷完全,全根的深入,囊袋温热地摩擦细腻的臀肉。

    当灼烧的烈焰找到出口,微末之间,低哑的男声轻柔而邪恶:“还你全身的粉红色。”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