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豪门父母和顶流哥哥终于找到了我

第八章

作者:西淅      字数:3853

    陆挽上了几天学,还算习惯吧。

    那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同桌,开始还给她造成一定的冲击,不过现在已经淡定了。

    哈利五官秀丽、湛蓝色眼睛、长睫毛,虽然是混血儿,但是更偏欧洲长相。

    看起来是个非常漂亮白人少年。

    他性格活泼开朗,在学校里人缘非常好,有非常多的朋友。

    倒是,活泼有点过头了。

    陆挽和哈利走在学校,碰到一个运动系帅哥来打招呼,陆挽刚看过去。

    哈利就抢着说,这个和我交往过。

    接着碰到一个斯文帅哥来问好,哈利就说,这是我前男友。

    终于,迎面走来了个美女,陆挽问:“这个和你没关系吧。”

    哈利思索了几秒,开口说:“她以前追过我,不过我拒绝了,陆挽你追我,我可能会同意,但是有些事要说清楚,我只做下面的。”

    陆挽:“……求你了,别说了。”

    哈利读书消极,每天都在想着怎么把自己弄得像个孔雀,怎么去勾搭帅哥。

    反正比她会多了。

    学校每周五,下午四点就放学了。

    陆挽收拾好了桌子,刚准备走就被哈利拦住了

    。

    “说真的,我们现在这么熟了,我可以拿你的照片和朋友炫耀是我新男友吗?”

    陆挽:“不可以,我是可爱的女生。”

    哈利:“你明显不是。”

    “……”

    ok,聊崩了。

    陆挽拨开人:“你别挡着我,我要去礼堂看辩论赛。”

    “你怎么知道有辩论赛?好啊,你背着我当社交达人!”哈利抱着胳膊,气鼓鼓的说。

    “是别人邀请我的,行了吗?”

    “你在这个学校还有认识的人?谁啊?”

    “苏桡。”

    哈利表情从疑惑,变成了震惊:“你居然认识苏桡?你什么时候认识的?”

    “就这几天,不行吗?”

    哈利一脸激动:“不不不,是太行了,苏桡可是学校女神。”

    陆挽:“等等,不是说赵烟是女神,你们学校遍地是神的啊。”

    “嗨,人多了难免审美有差异,不能统一,学校有几个女神,男神有两个,一个是姜博洋,你上次见过,另外的那个很低调,下次我看到了指给你看。”

    话音一顿,哈利拔高声音又说:“但是女生里,苏桡的神格最高,她是学生会主席,成绩好、长得漂亮没有缺点和短板。”

    陆挽倒是很少听到哈利给出这么高评论,她结束了聊天,快步的走向了礼堂。

    虽然放学了,但是礼堂里人一点不少。

    这场辩论非常精彩,苏桡作为正反二辩拿了这场的最佳辩手,下面欢呼声不断。

    陆挽好像明白,苏桡这么受欢迎。

    ——

    苏桡坐在辩论台的时候,在观众里找到了人,这才放心把精神力都专注在比赛中。

    比赛结束,她就冲着陆挽走了过去。

    “很高兴你能来,有没有觉得无聊?”

    陆挽实话实话:“没有,我觉得很精彩,特别是你的辩论。”

    “谢谢。”

    苏桡低下了头,她怀里还抱着别人送的捧花,倒是显得脸上的绯红色不明显了。

    她抬起头,落落大方的说:“我们辩论社待会儿搬东西,你有时间的话,要不要陪我一起去。如果你喜欢辩论的话,我可以教你一些技巧。”

    陆挽想了下,左右自己待会儿也没其他的事,她点了头:“好啊。”

    学校下了通知,原本六楼的辩论社办公室,要搬去一楼更大的房间。

    东西都已经整理好了,奖杯加上资料,还有各种杂物有十多个箱子。

    学校每个月都会抽一个周末,请清洁公司对教学楼进行大扫除和消毒。

    今天除了打扫,清洁工还要负责把这些箱子搬下去。

    两个人一路上聊的不错,辩论社的人看到苏桡带了个男生都很意外。

    以前没见过,不过瞧着关系倒是很好,社长还笑得很开心。

    那边清洁工已经箱子整理好了。

    十个箱子垒在一起,用绳子给固定好,工人准备一起背下去。

    这栋楼没有电梯。

    陆挽看了下,这些箱子里装了很多书,应该会很重。

    搬运的工人头发都白了,并不年轻。

    “师傅,不如你分成几次搬吧,闪了腰就不好了。”

    “不用了,我赶时间,而且我都习惯了。”搬运的师傅笑了下,他走过去拉紧绳子,佝偻着身体尝试把箱子背起来。

    看来的确很重,第一次失败后,他咬了咬开始尝试第二次。

    陆挽走过去:“这样吧,最重的两箱子你把卸下来,我给你搬下去。”

    搬运的师傅擦了擦汗:“谢谢,不过学生不用了,而且这个很重你拿不动……”

    他的话没说完就打住了。

    因为陆挽已经解开了绳子,然后把最重装书的箱子抱了起来。

    “没事儿,一点都不重,而且我比你年轻。”陆挽笑了下,然后不等人在说话,抱着东西往着外走。

    以前在烧烤店工作,每次老板要搬重的东西都会叫上她。

    她个子高,力气大。

    搬运师傅回过神,小声的说了声“谢谢”。

    办公室剩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那个装满了书的箱子,刚才他们试过两个人抬了下都很辛苦!

    这位就这么抱起来了。

    “社长你在哪里找来的人,这什么怪力,不过好帅啊。”一个女生感叹道。

    辩论社的副会长符文杰一直对苏桡有好感,刚才看到她有说有笑和一个男生进来,心里就不舒服。

    现在更是不痛快,他冷哼了一声:“又不是不给钱,要她假好心,装模作样。”

    他这句话带刺,实在是有些过分。

    说完办公室安静了下来,也没人接。

    苏桡皱眉,不悦道:“我们不要求每个人都有同情心,但在别人愿意帮忙的时候,不说风凉话是基本素质,好了我先走了,你们收尾结束也回家吧。”

    她说完快步的走了出去,刚好在一楼碰到了陆挽。

    苏桡平复了呼吸,走过去说:“谢谢你帮忙,不过你力气好大啊,我平时书包装多了稍微重点都不耐烦。”

    陆挽:“没什么,你辩论好,我力气大,大家各有所长。”

    苏桡别人逗笑了,捂着嘴说:“你说话真幽默,不过你要回去了吗?我还是下次教你辩论吧。”

    “也好。”

    两个人并排往校门口。

    陆挽今天早上告诉了司机,因为她有点事不要来接了。

    她会自己回家。

    陆父转念一想,孩子是该有自己生活,要有时间交朋友,于是就同意了。

    只是他掐着放学的时间,半个小时打过去一个电话,确定对方是安全的。

    “嗯,我就回来。”陆挽挂断了下午的第五个电话。

    苏桡偏过头:“是你父母催你回去了吗?”

    陆挽:“也没有,我爸就有点话痨。”

    “看出来了。”

    两个人走到校门口。

    苏桡摸了下发尾,想了下说:“我想买一个新的发绳,你着急的话,自己先回去。”

    校门口有好几个精品店,陆挽看了眼,想了下说:“我不着急。”

    “那你可以帮我选一选。”

    “可以。”

    两个人进了饰品店,已经放学有一段时间了,所以店里也没其他的客人。

    苏桡拿了一个绿色的头绳,拿起来问身边的人:“这个好看吗?”

    陆挽正在看一个粉色的夹子,转头看了眼:“你长得漂亮,戴什么都好看。”

    苏桡脸都红了,明明她经常被人夸漂亮,现在却有点不好意思。

    她看着对方手里的发夹,笑着说:“你选的也很好看。”

    陆挽把发夹放到头上,笑着说:“我也很喜欢。”

    等着头发再长一点,她就可以戴了。

    “你戴着也好看。”

    一般男生都不会来逛这里,陆挽居然还拿着发夹戴。

    这个男生真的太可爱了。

    苏桡选了两根头绳付了账,她看到陆挽拿着那个粉色的发夹结账,感觉耳朵都要红了。

    可是一直到两个人分开,陆挽都没有送礼物的意思,苏桡有些意外,难道是想下次再送给自己?

    不过这样也很好。

    两个人分开前,交换了微信。

    陆挽的微信名字是个句号,没有一条动态。

    不过性别……填的是女。

    不过这也正常,她为了避免骚扰,网络上的账号性别都填“男”。

    两个人大约是不谋而合了,光是这么想想就觉得很开心。

    陆挽想着新买的发夹,也非常的开心。

    ——

    中年女人已经在学校徘徊好几天了。

    她走投无路,幸好有人指点她,不如去找陆教授的女儿哭诉情况。

    听说陆教授的女儿走丢十几年,最近才回来。

    那个姑娘也许会体谅她。只要把事情闹到,陆教授就必须对自己负责。

    都好几天了,那个女生上下学都有车来接,她一直没有机会。

    不过今天终于看到她落单了。

    中年女儿,看到公交站台的陆挽,朝着人快步走了过去。

    ——

    陆挽早就察觉出走来的女人不对劲,幸好她反应快,甩开对方手躲开了。

    想骗她的钱,没门。

    女人因为失去重心,跌坐在了地上。

    财不外露是名言至理啊,以前她从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

    果然人靠衣装,穿上这么贵的校服,又有谁能想到她又穷又抠,走在路上都有人上来碰瓷。

    中年女人摔狠了,却顾不得太多,转头双手抱住了陆挽的腿。

    陆挽:“……”

    不是,大妈你这都失手了一次,怎么还能硬上?

    一点都没有职业素养就出来跑活,演技差还贪心,你这会让同行都没饭吃的啊。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