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豪门父母和顶流哥哥终于找到了我

第十一章

作者:西淅      字数:4121

    小道连着背靠着山,连着路过的人都没有。

    陆挽确定这里方便说话,放开了拽住对方衣领的手。

    她往后退了一步,冷冷的看着人。

    姜博洋这会儿缓过来,满脸怒意:“你他妈的是不是找死啊?”

    陆挽双手抱在胸前,她不喜欢废话,直接切入主题:“我知道你不想和我扯上关系,我也一样,既然这样那么我们约法三章,以后当个陌生人,不要彼此碍眼。”

    “你什么意思?”姜博洋没有反应过来。

    陆挽这就有些不耐烦了,这家伙理解能力有问题,这就是不学习的坏处,都说得这么清楚还听不明白?

    她一字一顿又说:“我是说,如果你敢再别人面前,说我是你未婚妻之类的话,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姜博洋:???

    台词被对方先说了,本来就词汇量匮乏的校霸顿时哑火。

    迟疑了好几秒,这才一脸不爽的说:“你是不是有病?”

    陆挽看了一眼十几米外空地,滑板社的人正看在这里呢。

    在学校不能随便动手,不让能因为这个扇形统计图,让自己名誉受损。

    她忍了又忍,把硬邦邦的拳头松开,一字一顿说:“你给我记住了,我和你是陌生人,你如果敢乱说话就凉了!”

    这些该死的混蛋,好不容易现在不用整天想着赚钱,她期望日子能过得快活些。

    她只想好好学习,为什么一定要来找她麻烦?

    陆挽真是越想越生气,把松开的拳头又默默握紧。

    姜博洋:“……”

    这家伙想干什么?

    陆挽还是克制住了。

    等人离开,赵博洋才回过神,陆挽好像是在嫌弃他?

    还有,那个家伙是疯子吧敢威胁他?

    别以为他不打女人!

    姜博洋因为过于震惊反应慢了好几拍,可始作俑者却已经离开了,他用力的踢了一脚旁边的树。

    参天的水杉纹丝不动。

    姜博洋忍不住低声骂道:“她神经病啊!”

    ———

    学校的琴房为了安静修在山上。

    说是座山,爬上去也就十分钟不到,不如说是小坡更准确。

    右边的窗户层层叠叠堆满了十几颗脑袋,如果此时有同学从外面经过看到,一定会被吓的不轻。

    这要源于几分钟前有个女生惊呼“天啦姜博洋在下面和人打架”,琴房里的学生“呼啦”一下都来凑热闹。

    居然有人敢和姜博洋打架?!

    琴房的窗户刚好能清楚的看见下面的小道。

    那两个人没有打架,先后离开后,琴房的学生这才纷纷散去,还在议论这件事。

    左边窗户依然站了个少年,驻足没有离去。

    刚才十几个学生,都一股脑挤在旁边的窗户,却没人过来和他分享左边窗户的视野。

    “社长,你怎么还在看?难道你认识他们?”

    小学弟有些纳闷,社长平时不太关心这类型事情啊。

    听到身后的声音,陈念卿这才收回视线,转过身说:“是认识,我门走吧,去看看和声效果。”

    “哦,好的!”

    跟在后面的男生挠了挠头,也是,既然陈念卿和姜博洋是学校的两大校草,相互认识也正常。

    不过他们的社长和招摇霸道的姜博洋可不同,哪怕这么低调,人气也非常高。

    他是个男的,也不得不感叹,社长可真帅,还很优秀。

    音乐社下午全体在琴房,为了半个月后的校园艺术节彩排。

    ———

    看到陆挽走回来,滑板社都看了过来。

    卧槽真出大事了!这位同学刚才拧着姜博洋衣领离开……居然还能安然无事的回来?

    他是个神人!

    苏桡有些担心的问:“你们没事情吧?”

    “没有,我们就随便交流几句,一点事没有。”陆挽云淡风轻的说。

    只是她这句话说完,姜博洋也从树林里的小道走了出来。

    他眼神狠厉的盯着陆挽。

    陆挽也不甘示弱,直视对方的眼睛,嘴角微微往上。

    所有人屏住呼吸,妈耶,这硝烟四起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单纯叙旧!

    姜博洋声音冰冷:“陆挽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这么对我说话。”

    陆挽:“你是个天天打架逃课每次考试都不及格的学渣。”

    所有人:“……”

    新同学真的很敢!一级对战警告!

    苏桡觉得大事不妙,她站在了两个人之间:“你们有话好好说。”

    众人都以为双方会打起来,姜博洋却抄起地上的滑板,放下一句“你给我等着”,径直的离开了。

    校霸……居然就这么走了?

    大家庆幸之余,又觉得有些不太对,纷纷看向另外陆挽。

    陆挽倒是心情没有受太大影响,继续学滑板。

    她要学,苏桡自然是教的,既然当事人这么淡定,大家回过神也就各忙各的去了。

    只是在心里为陆挽捏了把汗,她居然得罪了姜博洋!

    ……或许她自己还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吧?

    陆挽是初学者,但是身体协调能力好。

    摸索了会儿,能不用人扶着也能平稳的站在板子上。

    长得好的人是占便宜,陆挽只能站在板子上不摔而已,看着也像是个高手。

    滑板社的男生要哭了,哪怕他们练习技巧再辛苦,努力能做各种动作,但是路过的女生还是就看陆挽!

    就!看!陆!挽!

    她们甚至驻足了会儿,津津有味的看傻站着板子上,偶尔用脚滑两下的那个菜鸟!

    社团活动结束,陆挽还意犹未尽,想着回头自己买个板子练练。

    校门离教学楼要走十几分钟,早上偶尔也同学用滑板代步,还挺方便的。

    哈利跟在陆挽身后,这一下午可要把他给憋坏了。

    刚才挽哥一直练滑板,没空搭理他!

    “你太帅了吧,不过那可是姜博洋!你就这么得罪了他?那可是校草兼校霸。”

    陆挽停下脚步,云淡风轻的说:“有什么了不起,谁没有当过校草校霸似的。”

    哈利怔了一秒,然后开始尖叫:“啊啊啊!你再说一说,我要嫁给你!”

    “不娶。”

    “哦。”哈利耸了耸肩,他已经日常被拒绝成习惯了。

    也就是他的宛哥,能这样心硬的拒绝他这个可爱的小熊猫。

    “哦,对了还有件事,你不觉得苏桡对你很不同吗?她好像喜欢你。”

    陆挽耿直的说:“我也喜欢她啊。”

    苏桡就是实至名归的校园女神,她漂亮、成绩好、热心、而且还多才多艺,不但辩论厉害、还会玩滑板,据说跳舞也很好。

    是自己重新投胎都达不到的高度,没有人会不喜欢吧。

    哈利刚想解释,低头刷到空间里一条动态,然后愣住了。

    学校有一个□□公众号,这个号学生私下弄的,并不是官方组织。

    但是几乎所有学生都关注了。

    平时当表白墙用,也有人投稿各种吐槽,哈利没事就会刷一下,保证自己永远在吃瓜的第一线。

    可是这次,他吃到了陆挽的瓜。

    刚才看热闹的同学里,有不怕死的拍了照,并且很有分享精神投稿给了公众号!

    公众号的管理同学一看这是大新闻,马上po了出来。

    这套路一共六张照片。

    陆挽和姜博洋的对峙,眼神火花四溅。

    陆挽拎着姜博洋的衣领。

    陆挽把姜博洋拖走了。

    姜博洋暴戾的看着陆挽。

    姜博洋拿着画板转身离开。

    姜博洋走远的背影。

    看图说话,这系列图很清晰的阐述发生什么。

    不上课的社团活动日,同学们异常活跃,很多第一时间刷到这条动态。

    这才半个小时,浏览量五千+

    留言八百多条。

    在哪摔倒就坐着玩:放大图片仔细看过没有毛边,已鉴定实拍图

    青青草原:我的个妈,这猛人是谁??!

    你丑到我:卧槽!我能说我在现场吗,新同学a爆了!

    动不动就胖:高二四班,学校搞慈善转来的贫困生,陆挽。

    师太别开灯是老衲:美少年爱了爱了,让我老娘要泡他吧,信女愿意一生荤素搭配。

    仙女本仙:虽然……但是我瞧着怎么像偶像剧?不过偶像剧是一男一女。

    吃吃喝喝:嘿嘿,现在偶像剧也可以是两个男的……

    每天睡不醒:我宣布爬墙pick陆挽!

    烟火:你们搞错了,其实陆挽是个女的!

    青青草原:这是男女的事吗?帅就完事了!

    评论里说什么的都有。

    哈利抬头看着身边的人:“我可真没有走眼,宛哥恭喜你啊,人气直逼两大校草。 ”

    陆挽接递来的手机,草草看了几眼就还了回去。

    “无聊,还是作业不够多。”

    哈利:“你可别酷下去,要不是我弯的坚定可能被你掰直了。”

    “……”

    ——

    赵烟也刷到公众号的动态,简直要冒火了。

    陆挽这是在干什么?她怎么和姜博洋扯上了关系?

    倒是有能耐!

    事情和赵烟预设的完全背道而驰,她让班上的人隐瞒陆挽是女生,就是想看到时候有笑话看。

    现在这算什么?

    不行,她不能让事态这么发生。

    ——

    公众号管理员同学,收到了一则新的投稿。

    下午她的私信爆了,大多都是来问陆挽的。但是其中夹杂着一条特别的。

    对方爆料陆挽是个女生,还附带了对方入学表格,性别一栏“女”,铁证如山。

    管理员同学是个没有感情的搬运机器,把这条投稿也po了出去。

    陆挽现在头发长了点,也有同学迟疑过,这位是女生还是男生。

    她鼻子挺直,眉眼饱满,脸不大下颌骨却曲线清晰立体,圆中带方,这让秀气被削弱,多了几分英气,身上又有蓬勃的少年朝气。

    见多了瓜子脸,这种下颌线立体的还挺耐看的。

    但是四班的学生一口咬定是男生,陆挽个子那么高,平时穿校裤也没有胸,大家也就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

    ———

    陆挽她刚走到校门口,就被班主任打电话叫了回去。

    最大尺码的校服裙也才175,她净身高就177不说,关键腿还长。

    所以裙子不太合身,上身变的很社会。

    这样的情况之前也出现过,但是很少,每次学校会让厂商定制一条裙子。

    这不,历时一周终于到了,班主任通知她去办公室拿。

    陆挽明天可以穿校裙来学校了。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