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豪门父母和顶流哥哥终于找到了我

第十二章

作者:西淅      字数:5391

    陆挽刚走进家门口,赵佳宁就招手让她过去。

    “小挽,妈妈给你买了新衣服,按照你的尺寸挑的,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她看过陆不渝帮妹妹选的,直男眼光不要太灾难。

    不能说衣服难看,但是那些根本小个子姑娘穿的风格!陆挽会合适才怪!

    但是小骨架女生穿着要拖地的衣服,陆挽很合适了。

    陆家一家四口都是高个子,赵佳宁买衣服很有经验。

    在她看来,女儿身材气质非常出挑,可以轻松驾驭那些大牌橱窗里展示的衣服!

    那些很挑人,身高必须175cm穿出来才好看,走秀的模特就都不矮。

    “谢谢妈妈。”

    陆宛放下了背包,今天不但有校服裙还有新的裙子!

    那点因为扇形统计的不愉快很快消散了。

    她迫不及待去房间去试。

    oversized军绿色外套,搭配姜黄色的碎花裙,又酷有少女。

    长度到膝盖的棕色裙子,配上简单方领白t也很合适,突出了长腿和漂亮的脖子。

    另外的几套线条简约却很有设计感的裤子和上衣,都非常合适!

    陆挽还能把很多人避开的及地裤穿的好看,一双腿简直长到逆天,非常有范。

    赵佳宁一脸慈爱,这可不是她亲妈眼,女儿怎么穿什么都合适!

    她迫不及待带着小挽去见自己的朋友!

    陆挽自己也很满意,没吃过猪肉总是见过猪跑吧,她看过不少美女,审美还是在线的。

    反正这次终于不像女装大佬。

    陆挽吃完饭回了房间,玩了会儿她的小乌龟,这才拿出了试卷开始做。

    小草龟是她十三岁买给自己的礼物。

    她当时很想要一个宠物,可惜养不起猫和狗,也没时间照顾,不过养了只乌龟依然很开心。

    乌龟是杂食动物,和她一样的好养活。

    桌上的手机“嗡嗡嗡”的震动,陆挽把拿了起来。

    许要发来了视频邀请。

    ———

    许要最近做什么都没兴趣。

    ……就莫名觉得游戏不好玩了,饭也不香了。

    他和陆挽小学、初中都是同学,等到了高中,陆挽去了尖子班,他成绩差在平行班。

    可好歹也在一个学校,经常能碰面,周末也经常一起玩。

    陆挽已经走了半个月了,他最近发的消息,对方回复的也不多。

    好像很忙的样子。

    这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啊?

    许要盯着手机,在视频接通的瞬间,立刻坐直了身体,露出了个笑脸。

    ——

    陆挽怔了两秒,这才问:“你走的时候,你头发还是红的,怎么又染成了?”

    许要咳嗽了声:“紫色吉利啊!紫气东来有没有!”

    陆挽:“……。”

    原来染发还可以这样解释。

    许要凑近:“别说我了,你又是怎么回事啊,头发都这么长了也不去弄弄,搞得这么娘。”

    他想到几年前有人说陆挽长得跟个小姑娘,对方不服气立刻去推了个平头。

    这怎么还越活越回去了?

    陆挽:“怎么就不像我了,就是我。”

    许要:“不,你可是个硬汉!”

    陆挽:“……我不是。”

    许要打量着镜头里的人,陆挽头发长了不说,怎么脸白的没血色?

    这是不是没吃好啊?

    其实灯刚好打在陆挽脸上,所以才显得白。

    不过许要早就先入为主了,所以怎么看都不对劲,怀疑陆挽被虐待了。

    许要:“老大,你要在那边过得不开心就回来,没什么大不了,你脑子聪明以后开公司,我给你投资,咱们照样过得舒坦!”

    陆挽想了下说:“我挺好的,你想的太多。”

    许要是很久没有叫她老大了,她也相信对方这么说是诚心的。

    宁县的好几种矿产储备量都在全国前列,许要父母十几年前是县城最大的矿老板。只是后面很多新型能源出来,开矿没那么赚钱后,许要父母就去外地做生意了。

    许要是个富二代,小时候巧克力吃太多,又胖又矮,有次他被人欺负,陆挽去帮他报仇,一个打对方三个。

    战况惨烈,陆挽是哭了,但另外三个男生哭得更大声。

    许要当时就认了陆挽当大哥。

    上了初中,许要突然高了也瘦了,身边还有了群小跟班。

    当时他和陆挽,在附近几个中学都混出名声。

    特别是陆挽,打架逃课还是每次考第一,太有记忆点了。

    经常在开学典礼受到表彰后,立刻又被批评。

    一般当校霸、搞团伙都是小学生和初中生干的事,能读高中的都比较有脑子,所以陆挽觉得姜博洋幼稚。

    这是她早就不干的事。

    陆挽初中身高超过了她养父,身边经常跟着群男生,那时候养父远远看到了她,都会绕道走。

    养父也再没和她动手,不敢当着面打她养母,哪怕背地里也收敛了很多。

    校霸当的不亏。

    只是当初和他们打过架的很多人,要不然辍学,要不然进了劳教所。

    现在想想,还挺有警醒意义。

    陆挽读过《刑罚》后,知道读书才有出路。

    许要听陆挽的,所以跟着上了高中,两个人走了正路。

    高中再叫“老大”有点中二,许要就改成了叫陆挽名字,两个人关系依然恨铁。

    许要叹了气道:“我知道你现在不好过,不是说你有个哥哥吗,他人怎么样?和你关系相处的好吗?”

    陆挽犹豫下,如实道:“他人就这样吧,我们相处的不好不坏。”

    许要激动了起来:“我就知道!我最近看香港豪门斗争电视剧,吓人,什么哥哥给弟弟的车动手脚,哥哥绑架弟弟,哥哥睡了弟弟女朋友!”

    陆挽:“……有点夸张了。”

    “我觉得写实!”

    许要没有告诉陆挽,自己不但是看了tvb的剧,还点了广告……跳转去了女频小说网站。

    他看了几本什么真假千金的小说,真他妈的揪心。

    流落在外的真千金回到家后被各种折磨,一个比一个惨。

    许要真情实意的追完文气得头晕脑胀,同时庆幸他挽哥幸好不是女的!

    陆挽不知道对方在脑补什么,笑着说:“好了,你别想多了,我还有点作业,下次有时间再聊。”

    她关了视频,继续做试卷。

    许要简直愁死了,这能不多想吗?

    他纠结好一会儿,终于想到了好办法。

    陆挽既然强撑着不回来,他可以去找对方啊!

    许要说干就干,拨了他爸号码,提出要去陆挽学校。

    许父笑着问:“你不说喜欢县城,现在不喜欢了?”

    他听说了陆挽找到了亲生父母的事情,倒不意外,毕竟陆挽长得和她养父母完全不像。

    “那是以前,难道还不许我变得努力啊!你快帮我想办法。”

    “好,我给你想办法。”

    许父对儿子很宽容,基本上有求必应。

    他知道儿子不是读书的材料,原本就打着让人读几年书后跟着自己做生意的想法,所以不勉强对方成绩。

    许父对陆挽很有好感,那个孩子聪明有分寸,儿子有她当朋友不会太混账,学坏。

    而且陆挽次次能考第一,没有家长会不喜欢成绩好的孩子。

    ——

    陆挽一直期望能穿校服裙,但是真的穿上了,反而觉得……不太适应。

    下面空空的,有点凉快。

    她对着镜子照了十分钟,这才拿着书包下了楼。

    陆挽这几天都自己上学。

    她上学放学,刚好碰到早晚高峰,有段路堵非常堵,所以坐地铁还快很多。

    小区门口就是地铁口,路上安全性很高,陆挽坚持,陆父陆母也就同意了

    陆不渝正在吃早餐,看到下来的人“啧”了声。

    陆挽站定了,问:“你觉得我穿校服裙奇怪吗?像不像……人妖?”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不能反驳。”话音一顿,陆不渝又说:“不过我警告你,高中你就不要早恋了,我是说……也许有的男生猎奇,喜欢你这种,千万不要搭理。”

    “……”

    怎么她就猎奇了?

    “不然我请你想吃苹果。”陆挽笑着说。

    陆不渝:“不了,我不喜欢苹果。”

    “你喜欢。”陆挽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咔嚓’一声,徒手掰成了两瓣。

    陆不渝:“……?”

    感觉有股寒风从脖子后吹过呢。

    陆挽递给人一半:“多吃苹果能变得嘴甜,会说人话,这能让你活得更长。”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陆不渝伸出手接过苹果,小心的咬了一口:“……是还不错,你其实挺好看。”

    陆挽笑着走了出去。

    ——

    夫妻俩下楼的时候,陆不渝正试图把一个苹果掰开,失败后,又试图掰开梨子。

    手动红了梨子纹丝不动。

    赵佳宁提醒道:“旁边有刀子可以用。”

    她突然觉得儿子不太聪明的样子。

    陆教授皱眉,想了下说:“还是得多读书才行,我们挽挽不能像他哥哥,这是坏榜样,这才二十多岁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陆不渝:“……”

    怎么突然攻击他???

    “不好意思,我考上了斯坦福。”陆不渝说

    陆教授:“但是你辍学没有读完,学历还是高。”

    陆不渝:“……”

    啊,来自亲爹的吐槽让人无法反驳。

    陆不渝小学是在新加坡读的,这都是被他父亲逼的。

    他七岁那年,有天下午放学回家,父亲突然掏出一本《托马斯微积分》,说教他微积分。

    陆不渝当时强调自己才三年级,陆教授说我有考虑,所以这本书不是原版的。

    陆不渝哭着学了两天,然后就跑去了新加坡,当时他母亲刚好在那边工作。

    不过他倒是能理解,毕竟自家老头教的那些学生……省理科状元、物理全国竞赛一等奖、十五岁考上大学的天选之子。

    他爹每天在学校面对那些学神,回家看到儿子自然有落差。

    惹不起他总躲得起!

    陆不渝在英国读高中的时候,他成绩还很一般,好在他运动可以,高中拿了射箭青年组季军,简历加分很多。

    加之父亲人脉广阔,有业界大牛帮他写推荐信,考上了名校。

    陆不渝读到大二选择了退学,他去做了偶像,这比读书简单多了。

    ———

    陆挽进了地铁后,就觉得不太对劲。

    她怎么感觉……车厢里几个人在看自己。

    十分钟后,地铁到了一个大站,上来了十几个上班族后,陆挽的感觉就更强烈了。

    难道自己这么穿真的很奇怪吗?

    不管了,随便别人怎么想吧,总不能再回家换成校裤。

    车厢另外一头,三个姑娘正在小声的聊天。

    “看到那个女生了吗?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看到这样的腿!”

    “原来我们的腿只是代步的,关键是脸也好看!有点酷酷的。”

    “太羡慕了!她的腿有我整个人这么长。”

    “你说都是姑娘,我过去摸一下,会被打吗?”

    “……别了吧。”

    车厢里的人基本都在看。

    穿着校服裙的女生,一双腿紧致光滑,大腿结实,小腿比大腿长了一大截……

    不是那种干瘦到让人担心健康问题的程度,很健康的美,瘦而不见骨头。

    看得人很多,陆挽越来越别扭,这不会真的像人妖吧……

    她不太自然的把腿并拢,想尽量降低存在感。

    正在不动声色在打量的众人:“……”

    妈呀,双腿并拢站着居然没有一点缝隙!果然又长又直又白!

    这是陆挽第一次穿短裙,她有年夏天穿过短裤,但是被人嘲笑没有腿毛,像个姑娘似的,所以以后就都穿长裤了。

    陆挽的肤色不算太白,但是一双腿没晒过太阳,被养的又白又滑。

    好不容易到站,陆挽如释重负,她出了地铁还没有走几步突然驻足。

    陆挽转过身,拽住了男人衣领:“你这样一直盯着我看,很没有礼貌知道吗?”

    就算是再不和谐,但是偷偷打量也就算了,毕竟眼睛长在别人身上管不着。

    可是这个男人的视线非常直接,让人无法忍受的,仿佛她是个怪物。

    男人有些羞愧,低声说:“不好意思。”

    对方既然道歉额,陆挽放开人:“下次不要这样了,就算你讨厌也矜持点。”

    等着陆挽离开了,男人还在迷惑,。

    对方为什么要说讨厌?

    他作为一个腿控,才一直目不转睛盯着看,以至于失态。

    比那些美腿图片还漂亮,冲击力好大。

    陆挽有些恼,她倒是脾气上来了,这裙子她穿了又怎么样,难道还犯法了吗?

    《刑法》里也没有这条。

    被丑到了,她也不会觉得抱歉。

    陆挽走到校门口,反而挺直了胸膛。

    可去他妈的吧,自己爱怎么穿就怎么穿!

    ——

    学校吃瓜公众号爆料了陆挽是女生后,那条动态下现在还有人讨论。

    林小萌围观了全程,她看着陆挽照片觉得自己恋爱了,马上一盆水浇过来,告诉她失恋了。

    真是好气啊!

    师太别开灯是老衲:陆挽好过分啊,她是不是故意的?我不会原谅她的!

    林小萌低头打字,抬头看到走过来的人突然叫了声,然后捂住嘴巴。

    这个大长腿,等等,居然陆挽?

    陆挽一头黑线:“……”

    这是什么反应,自己真那么吓人吗?

    有必要吗,哪怕是人妖也不是稀奇了吧,是正当工作。

    而且……她总觉得刚才有人偷拍了她,这就很过分了!

    自己笑不够,还得发出去让大家一起笑吗?

    这真的踩线了。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