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重生之盛世皇商

第612章:大结局!wоо⒙νiρ

作者:江九川      字数:4416

    此时的郭子敬却是不想,他手里的兵除了镇南王府的,就是从夏侯琛彦那里得来的,这是夏侯琛彦一手带出来的兵,他们认的主子也就只有夏侯琛彦一人而已。

    伯巫的战斗力本就不怎么强,不过是因为夏侯蔚闻将整个的禁军都交给他来调配,有这么多的人保护,可是这些人,在七鬼和十魉的手里,完全就不过招,可是到底是人多,就是车轮战,两人对抗十万人,这也是会要人命的!

    七鬼和十魉进宫迟迟不归,还牵涉着苗疆王,安婉卿怎么都放心不下,夏侯琛彦也害怕出了什么事,当即就带着从镇鸿和杨老将军手下的兵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路攻进了皇宫。

    今晚,大事若成,那么尘埃落定,若是不然,夏侯琛彦想,他或许会带着安婉卿一起走,他一定不会把她独自留在这世上。

    皇宫,七鬼和十魉两人累的几乎连手都抬不起来了,“七鬼哥哥,十魉不想死!”十魉小嘴一瘪,一副想哭的样子。

    七鬼也没心思去安抚十魉的情绪,冷冷的看着十魉,“若是不想死,就杀出一条血路来。一会儿,我来下蛊,你用金蚕蛊控制,让他们自己人斗!你突出重围,找安婉卿来!”

    七鬼从身上掏出一只香囊,这香囊里面,是他身上仅剩的蛊虫了,这也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

    伯巫看着七鬼和十魉明显的有些脱力,而苗疆王也没有闲着,他生在苗疆,长在苗疆,对蛊毒都是有着一定的了解的,此时也是在费力的用蛊毒在抵抗着进军的突击。

    安婉卿和夏侯琛彦来的时候,就看到七鬼和十魉累的几乎快要倒下,可是仍旧在坚持着,七鬼护着十魉,十魉就地打坐,控制着金蚕蛊号令群蛊,进行反击。

    苗疆王也是同七鬼一样,护着十魉,这可是他们十万大山的山主,虽然大爷伯巫一样的出色,可是他作为苗疆王,效忠的只能是十万大山的山主。

    安婉卿心疼的看着那两个半大孩子,转身,冲着夏侯琛彦说道,“动手吧,他们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不然也不会耗尽禁军之力也要将他们抹杀在此。”

    夏侯琛彦本也就想要帮忙,这里面可是有着苗疆王的,若是苗疆王真的在这里出了事,只怕又是一场战乱。

    而且,带着这么多的兵马进宫,他早就已经没了退路了。

    “萧统领,你可知,你正在对付的是谁?你们想要将十万大山的山主以及苗疆王斩杀在这里,是要挑起我大夏与苗疆的战争吗?”夏侯琛彦长剑直指,怒声质问。

    萧统领却是不怕,现在夏侯蔚闻是太子,这位前太子的话算个屁,再说了,一切都有太子顶着,他只管听命就是了。

    “废话少说,彦王殿下带兵入宫,本官倒是以为,彦王是要打算逼宫!”萧统领意气风发,义正言辞的顶了回去。

    这样的事情从来就是手底下见真章,胜者为王。夏侯琛彦也不再问,下令让士兵进攻,务必要救下苗疆王以及七鬼和十魉。

    夏侯琛彦手上的人马不多,也不过是五六万,可是这些兵将都是经历过鲜血与战争的洗礼,战斗力绝对不是禁军这样能够比拟的。

    有了这五六万士兵加入战局,萧统领节节败退,伯巫见大势已去,就要趁着众人不注意抓走差不多已经脱力的七鬼和十魉。

    安婉卿一直注视着七鬼,见到伯巫一动,就让身边的四个暗卫出手一举拿下了伯巫。

    伯巫正想用毒蛊之术,可是他的天赋却是不及七鬼,更是不及安婉卿,安婉卿召唤出十魉的金蚕蛊以及自己最近练出来的血煞蛊。

    两只蛊王一出,伯巫放出来的那些蛊虫格外的老实,无论伯巫怎么驱使,连动都不敢动。

    金蚕蛊也是难得的蛊王,虽然曾经是子蛊,可是早就是巫蛊老人去世之后,这就像是脱缰的野马,成为了新的蛊王。

    安婉卿驱使这金蚕蛊吞噬着蛊虫,等待着它的蜕变。

    伯巫被擒,安婉卿让人将伯巫身上的衣物尽数换了下来,将人扔进了天牢里,等着七鬼和十魉醒来来处理。

    而萧统领早就被杨老将军麾下的一员猛将给砍的半死不活的。

    主帅一死,夏侯琛彦快速的控制住了场面,安婉卿从来的时候,就察觉到晕倒在地上的夏侯枭体内的异常,噬魂蛊和摄魄,不过目前摄魄已经被噬魂蛊吞噬,噬魂蛊与血煞蛊可是王者见王,安婉卿赶紧收回了血煞蛊,并收集了一点七鬼的唇角溢出的血液来。

    七鬼本就是噬魂蛊的宿主,现在有了他的血液,安婉卿很容易就将噬魂蛊从他体内引了出来。

    一切尘埃落定,可是安婉卿和夏侯琛彦不知道,此时郭子敬带着兵马来到承德郡王府现在的太子府,想要去见妹妹郭夷陵。

    夏侯蔚闻自然也是知道宫中的事情,想着禁军与夏侯琛彦手里的兵马一斗,虽说是胜,那也只能是惨胜,若是此时,他再带兵马前去,那么胜利就只能是他的。

    夏侯蔚闻稳着郭子敬,说是郭夷陵被夏侯琛彦关进了天牢,现在夏侯琛彦逼宫,他们完全可以勤王救驾。

    郭子敬也没多想,便真的带着兵马同夏侯蔚闻进宫,可是在宫中,夏侯琛彦看到郭子敬手下的兵马,却是微微笑了,若是别的,他倒也真得好好应对了,可是这些人,有他在,郭子敬就指挥不动。

    果不其然,当郭子敬下令进攻的时候,除了镇南王府的人动了,其余的人也动了,不过是拿起手中的刀剑对准了镇南王府之人。

    噬魂蛊已去,夏侯枭也幽幽的醒转了过来,回想前后,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这是被夏侯蔚闻给暗算了。

    “老三,朕自认待你不薄,你缘何如此?”夏侯枭惨白着一张脸,问道。

    夏侯蔚闻却是冷笑着并未回答,不薄,那到底是怎么个不薄法?

    安婉卿带人去了柔福宫,将正在柔福宫里瑟瑟发抖的林茹素拎了出来,直接扔在夏侯枭的面前。

    林茹素还以为事情败露了,跪在地上痛哭求饶,还把自己所做的事情全都招供了。

    夏侯枭震怒,让人将林茹素拖出去,立即处死,而夏侯蔚闻却是被暂时关押在宗人府。

    宗人府中的大牢里,夏侯蔚闻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前世,安婉卿是他的女人,可是他却是那般的对她。只是这一梦,夏侯蔚闻就再也未曾醒来。

    夏侯枭被噬魂摄魄两蛊折磨,原本就已经被酒色掏空的身体现在更是衰弱了,国政全部交给了夏侯琛彦处理。

    三个月之后,夏侯枭驾崩,夏侯琛彦登基,在夏侯琛彦登基之后,颁布圣旨,封安婉卿为后,夏侯宣为太子,齐夏之乱,安家大义,为国捐粮捐银,特此封安家为世代皇商。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春闱,夏侯枭广开科举,而安家小公子安瞿镰高中魁首。

    安瞿镰外任五年之后,政绩显著,调回京城,任兵部尚书,在位三年,助皇上一举平定了齐国,使大夏成为这片大陆上最大的国家,而安瞿镰也由此被升为右相。

    安婉卿在潜邸彦王府中的惊鸿阁前站立,发现自己早就已经忘却了前尘,现在的她,只是安婉卿,是夏侯琛彦的妻子,是夏侯宣的母亲,也是安家的女儿。

    夏侯琛彦从身后环住她的腰肢,笑道,“卿卿,你可知,遇见你,是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更┊全┊小┊说:oo18.vip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