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掉马团宠不生宝

第50章 他们怎么敢

作者:欧小元      字数:3535

    傅璟言:“……”

    也许是林芷的感情太过真实太过不做掩饰,以至于傅璟言看见之后好悬一口气没上来直接过去。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离婚?还是你在欲擒故纵,以为用这样的方式,就能让我改变主意,我告诉你林芷,你想都不要想!”

    林芷一本正经:“不不不,我对灯发誓,我是真心的想要跟你离婚,比真金还真。”

    一边说着,林芷一边蹦下小床,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和一支笔,隔着铁栅栏递给傅璟言。

    “恭喜你终于想通了,等明天早上多麻烦啊,夜长梦多的,我这有,来,签吧。”

    看着那熟悉的离婚协议书,傅璟言觉得眼角抽抽搐了。

    你特么见过谁把离婚协议书随身携带的?

    “林芷,你知不知道,和我离婚意味着什么?你以为沈星辰真的喜欢你?我告诉你,不是,他只是想要玩玩你,因为你是我傅璟言的妻子,所以他才故意接近你,等到你和我没有关系了,你看他还会不会正眼看你?”

    傅璟言的话让林芷原本还兴奋不已的面容,倏地阴冷了下来。

    傅璟言却依旧继续说着:“晚晚亲眼所见你杀了人,林芷,我真没想到,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从前你只是虚伪,现在竟然还恶毒!”

    “说完了么?”

    林芷擎着一张宛若蒙了寒霜一般幽冷不已的面容,冷冷的朝着傅璟言说了一句。

    “说完了就签字吧。”

    不知道是她无所谓的态度,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别的原因,傅璟言心底最后的那一点纠结和挣扎,在她冷漠的注视下,也最终荡然无存。

    黑着一张脸,傅璟言一言不发的没好气从林芷手中一把夺过协议书和笔,连看都没看,刷刷刷在签名栏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名,傅璟言将协议书和笔递回给林芷,然而就在林芷正要伸手接的那一刹那,傅璟言却手往回一缩。

    林芷眸光一冷。

    “林芷,你……算了!”

    傅璟言垂了垂眼眸,终是将到了嘴边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将协议书重新递上。

    看着林芷将离婚协议书从自己手中抽走的那一刻,傅璟言的心忽然一个窒息。

    这一瞬间,就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胸口上坠落了一般,巨大的空洞感瞬间如潮水一般将他整个人都淹没。

    他突然有些后悔,后悔在林芷的激怒下那么快签字。

    林芷将离婚协议书拿过,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确认上面的名字是傅璟言之后,这才一言不发的收好,转身,回到小床上坐了下来。

    “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傅璟言,你可以走了。”

    傅璟言双手在用力攥着,腮边的肌肉也在颤抖着,黑眸之下翻涌着的黑曜石一般晦暗深沉的光,直直的在林芷的身上停留片刻之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只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停下来。

    背对着林芷,傅璟言低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希望你不要后悔。”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不知道是说给林芷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说完一句,傅璟言没有再做任何停留的便快速离去。

    看背影,竟然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林芷在小床上静默了两秒钟,紧接着突然眼睛一亮,然后重新掏出离婚协议书,拿在手上端详起来。

    喜悦,溢于言表,简直要喜极而泣。

    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和狗男人离婚了。

    普天同庆、喜大普奔!

    之所以之前没表现的太明显,实在是怕傅璟言这狗男人看出什么端倪再反悔。

    天知道她憋的有多难。

    穿越过来这么久,终于有一件事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发展的了。

    不行!

    等出去之后,一定要摆上几桌,找散财童子他们好好庆祝庆祝。

    散财童子……

    想到沈星辰,林芷的表情不禁微微敛了敛,脑海中也不由得回响起刚刚傅璟言说的那番话。

    顿了顿,林芷薄唇轻轻张启,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

    “沈星辰不是你。”

    ……

    翌日,清晨。

    沈星辰和秦川、梁知周、秦雯几乎一夜没睡。

    秦川准备要帮林芷打官司的各种文件,梁知周和秦雯忙着从艾德学院的监控入手,想要找到能够帮助林芷的证据,沈星辰甚至还不惜花重金征集证人,希望有人能看到当时发生的情况。

    可是忙活了一夜,什么收获都没有。

    客厅内,沈星辰坐在沙发上,眼下黑黑的眼圈透着满满的疲惫感,下颚已然开始冒起清浅的胡茬,整个人宛若从万年冰窟中走出来一般,周身都被一股子寒凉和阴冷笼罩着,仿佛客厅内的温度都因此而降低。

    秦雯煮了面,一人一碗的放在桌子上,来到沈星辰面前的时候,忍不住说了一句。

    “先吃点东西吧,吃点东西才有力气,继续帮林芷。”

    沈星辰依旧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弹。

    秦雯叹了口气,转身将电视打开,想要让客厅内的气氛不那么紧绷。

    然而一打开电视,就见新闻里竟然显示着林家人召开记者发布会的画面。

    “关掉!”

    秦川呵斥了一声,秦雯立刻反应过来,想要关上电视,却被沈星辰阻止了。

    “别动!”

    秦雯皱着眉,一时间不该如何是好。

    秦川和梁知周也面面相觑。

    沈星辰却是一双桃花眼冷冷的直直注视着电视画面。

    电视上,林远山和谭小君坐在台上,台下的摄像机和照相机不断的闪着光亮。

    林远山满脸愧疚地看了看台下的记者。

    “今天召开这个记者招待会,主要是为了我女儿林芷将同校同学梁媛媛推下楼一事,现在林芷已经依法归案,梁媛媛同学还在医院里抢救生死未卜,作为林芷的父亲,我深表痛心,是我没有将林芷教育好,才惹出这样的祸端。

    在这里,我向社会公众,向受害人梁媛媛同学以及梁媛媛同学的父母表示深深的歉意,并且我保证,梁媛媛同学的所有医疗费用,还要梁家未来所有的开销,都由我林远山支付。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要请求梁同学和梁同学家人的原谅,也不是想要帮林芷赎罪,林芷犯了法,就该受到法律的严惩,就算我是他的父亲……也绝不姑息!”

    林远山说着,还煞有其事的悔恨愧疚,红了眼眶,一旁的谭小君虽然没说话,但面对记者和摄像机,却也将因悔恨、痛苦、自责、痛心表现了个淋漓尽致。

    “那么请问林总,林芷从前在家里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否也有这种比较极端的行为出现过?”

    台下有记者发问,林远山顿时长叹了一口气。

    “说起这件事,我就很自责,林芷从小就是一个比较自我的人,我和她妈妈还有她的妹妹处处都让这她,却没有想到我们一味的纵容会酿下如今的惨剧,是我的错,是我……”

    林远山说着说着就哽咽了,但是细听下来,却好像在告诉众人,林芷会杀人不是偶然。

    台下的记者还在发问,镁光灯也在不停的闪烁着。

    看着电视里的这些画面,沈星辰周身原本就阴冷的气势,更加沉重浓郁了。

    梁知周和秦川也气不过。

    “什么啊?哪有这样当人父母的,我女神出事到现在,他们连去看都没有去看一眼,就认定了女神杀人?还召开记者招待会,只怕全国人民不知道么?”

    “虽然上次就见识过林远山和谭小君是怎么对大神的,但是现在看来,我才发现原来我上次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秦雯虽然不知道那么多实情,但是看到这里,也忍不住气愤:“天下这么会有这样的父母!不问青红皂白,不分是非,还不如我们这些外人?”

    梁知周明显不赞同:“谁说我们是外人了?我们就是我女神的家人,不就是一对狼心狗肺的父母嘛,不要也罢,反正我女神已经和他们断绝关系了,他们不管,咱们来管。”

    沈星辰一直都没有说话。

    因为调查过,所以他知道林芷曾经在林家、在傅璟言身边过的都是怎样一种日子。

    那时候,他看见那些也没有任何的感触。

    可是现在、此刻,当他亲眼看见林远山和谭小君怎样和林晚晚一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污蔑辱骂林芷,心底除了愤怒之外,竟然还漫起了阵阵疼痛。

    从认识以来,林芷那个疯女人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她聪明、冷静、有趣、又充满秘密,甚至于就像是一道五光十色的光一样,让人忘却了,其实她的生活有多么的沉重悲伤。

    这样的林芷,他们怎么舍得这么欺负?

    他们怎么敢!

    “叮铃铃——”

    一阵突兀的手机铃音,将客厅内胶着而又压抑的气氛冲出了一点点缝隙,沈星辰微微敛了敛心神,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看了一眼,略微想了想,然后接起。

    “爷爷。”

    “孙子哎……”

    虽然沈老爷的开头有点怪怪的,但是接下来说的话,还算正常。

    “我看过新闻了,先不说林芷那丫头有没有真的杀人,这对父母,也忒不是东西了……”

    “爷爷,林芷没有杀人。”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