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娱乐圈里的弄潮儿

第三十八章:杀青

作者:覆土辰中      字数:2854

    江楠春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就是那个意思,抢他们的单子。”

    “可,他们翘单子是要赔违约金的呀!”

    “他们的违约金签的是多少?”

    “我了解过,大概是500万左右,可能他们也看出了这种模式的风险,因此,违约金定的都比较高!”

    江楠春一咬牙:“违约金我们给他出了!”

    “可,这,代价也太大了吧!”

    “只要能率先上市,现在付出点代价都是值得的!”

    “可,我们从软银拿到的2000万美元的风投资金,已经烧的差不多了呀!”

    “没钱了么?”

    “账上大概还有三千多万左右的样子!估计撑不太久了,如果采取江总说的那种方法,咱根本就烧不起!”

    江楠春想了想道:“继续寻求融资,我在拿出20%的股份,孔维维,你去找风投公司,想办法在融4000万美元进来。我估计他们会感兴趣的!”

    “可,这代价太大点了吧!”

    是呀,还没上市,就稀释了这么多的股份,钱都让人家外国人赚走了,真的值么?

    江总一阵沉默,尔后蹦出了一句话:“不成功,便成仁。”

    “孔维维,这次融资,多找找美国资本。

    其一,咱们以后要在纳斯达克上市,需要这些地头蛇帮忙撑着点。

    第二,大众他们肯定也想在纳斯达克上市,咱们抢先把美国资本拉上咱们的战车,他们肯定就不会在考虑投资大众的事。”

    “好吧,暂时就这些,从今天开始,所有人的休假全部取消,给我24小时,时刻准备着!

    加油干吧伙计们,等忙完这一阵,我带大家去趟济州岛,好好玩玩。

    等到公司上市的时候,我在多拿出点原始股份给大家,算是犒劳大家这一段时间的辛苦。”

    “伙计们,抓紧忙活起来吧!”

    尽管景轩是‘位面之子’,可别人也不是npc,(我这可不是大金兄的小说)不可能只挨打不还手的呀,江总指挥的这一系列反击组合拳,打的可谓是相当漂亮!

    当然,这一切,景轩暂时并不知情!

    这几天景轩一直在补拍之前的戏份,如今已经拍的差不多了!

    景轩现在还差的,就是最后一场杀青戏!

    关于霍去病的死因,历史上一直是众说纷云。

    有的说,是因为匈奴人在漠北之战的时候,把病死的牛羊投入到河水里,产生疫病,打‘细菌战’。

    这种战法相当厉害,汉军士卒饮水染病,病死的人不少。

    而霍去病就是误饮了这些沾有疫病的水,最后病死的。

    (历史上蒙古人攻打欧洲就用了这种战法,用投石车将染了瘟疫的尸体投到卡法城里面,而后卡法城破,卡法人向西逃至意大利,间接的造成了欧洲‘黑死病’的蔓延,持续时间近三百年,死亡人数2500万)

    有的说,霍去病是被人下毒了。也有人说他是中了匈奴人染毒的箭,最后毒发身亡。

    有的说他是被汉武帝赐死了,反正怎么说的都有!

    褚少孙在《史记》卷二十建元以来侯者年表第八中补记:“光未死时上书曰:臣兄骠骑将军去病从军有功,病死,赐谥景桓侯,绝无后,臣光愿以所封东武阳邑三千五百户分与山。”这是历代史书中对霍去病死因的唯一记载。

    这是国书,相对来说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也就是说大汉主流的说法是:霍去病是病死的!

    反正不管怎么说,霍去病24岁时英年早逝!

    不过我估计,霍去病误饮了染了瘟疫的河水,这个说法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

    但霍去病身边连御厨都有,怎么会没有军医呢,这个军医就算因为条件所限治不好病,但维持住不让病情恶化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

    等到他回到长安,什么名医贵药没有?

    所以我估计还是因为得罪人太多,被人下毒了。

    可能是在他的饮食或者吃的药里加了慢性毒药,这才导致他的病一直好不了,在加上南征北战时藏的一身暗伤,最后扛不住才病死了!

    电视上霍去病的结局,还是主流上的那种说法!

    霍去病满脸苍白的骑马,行走在前往朔方的驿道上,最后,竟然坠下马来。

    旁边的赵破奴见状连忙上前扶起他:“大将军!大将军!大将军!你怎么了?大将军!”

    霍去病满脸病容,虚弱的道:“这一阵子经常这样。”

    赵破奴担心的说:“大将军莫不是也感染了瘟疫,大将军还是回长安治病,以免耽误了。”

    霍去病虽然虚弱,但还是倔强的说道:“不,执行诏命,皇上要我去朔方。我就是爬也要爬到那儿去,扶我起来。”

    最后,一代战神,就此陨落。结束了他短暂而又绚烂的一生!

    景轩的戏份也杀青了!

    霍去病死后,刘彻万分悲彻,命令将其葬于茂陵自己的陵寝之侧,谥为“景桓侯”。

    并调遣河西五郡的铁甲军,列成阵沿长安一直排到茂陵东的霍去病墓。

    他还下令将霍去病的坟墓修成祁连山的模样,彰显他力克匈奴的奇功。

    可惜,因为霍去病那句‘匈奴不灭,何以为家’,他并没有后人留传下来!

    当然,也有一种说法,说霍去病有一幼子,叫‘霍嬗’,被汉武帝养在宫里,视如己出。

    霍去病死后,其子霍嬗袭冠军侯爵位,为侍中,颇受汉武帝疼爱,有意等他长大以后用为将军,继续霍去病的功业。

    但是,六年以后的元封元年(前110年),霍嬗从汉武帝登泰山封禅后不久暴卒,谥号为哀。

    霍嬗死时可能只有十岁,没有子嗣,汉制不允许其兄弟袭爵,霍去病的冠军侯国也因此而除。

    当然,老霍家并没有因此而绝后,他还有一个更牛掰的弟弟霍光,那可是汉武帝的托孤之臣呐!

    这个人在七月的新书《汉阙》里被刻画成了一个老阴b,稳如老狗的那种。

    他执政的几十年,把大汉从乱民四起,风雨飘摇,已经达到临界点,即将崩盘的境地里带了回来。

    个人威望很高,权利之大,连皇帝都敢废立,这两兄弟性格完全是两个极端,没有哪怕一丢丢的相似之处。

    哦,唯一相同点大概就是他们俩的历史成就都很高!

    不过这些跟景轩没有什么关系了!

    接下的剧情就是‘巫蛊之祸’,堪比建国后的那十年,无数悲剧因此诞生。

    军事上,汉武帝不顾已经风雨飘摇,乱民四起的境地,强行出兵,派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小舅子李广利,对匈奴三次出征,皆败。他成了七月口中的‘运输大队大队长’。

    而这个时候,大汉的境遇已经跟秦末的境遇没什么区别了,只需要一滴星火,就要烽火燎原了。

    于是,汉武帝下了那个著名的‘轮台罪己诏’。

    不过,这一切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

    如果现在有微博,景轩一定要发个微博,分享一下心情什么的,题目都想好了,就是李白的《胡无人》。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坚胡马骄。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

    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天兵照雪下玉关,虏箭如沙射金甲。

    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

    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胡无人,汉道昌。

    这大概就是对他一生最好的评价吧!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