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家娘子不甘心

第219章 选择

作者:闻人敏      字数:9635

    季襄家的庄子,屋子少,空地多,还建了围栏,专门就是用来跑马的。

    季襄得意得抬起下巴,笑道:“我家庄子最适合赛马了。以前各府组织马会,可都是在我家举行的。不过后来和乌突打得白热化,马会就很少举行了,这庄子也就闲置下来。要不是你提起想找玩的地方,我都想不起来这地方。”

    “季姐姐,乌突已经没有威胁了,以后这里还是可以继续开马会。”

    季襄深以为然:“我回头就和父亲说。可惜秦士勋没来,他要是来了,该多好。”

    秦兰贞心虚得没接话。

    昨晚上,秦士勋听到今日要来季襄家的庄子,二话不说就拒绝了,死活都不肯来。

    秦兰贞摸了摸鼻子,不是她不想帮着季襄,实在是大哥很不想和她有瓜葛,她也无能为力。

    在她心里,大哥和季襄比,自然还是大哥重要。

    庄子里的管事热情得将众人迎进门。

    众人在堂屋坐下,李静晖暗暗打量了一番。

    堂屋摆放的家具都是黄杨木,而不是名贵的红酸枝木、黄花梨木等,想来季伯年并不比常来。否则像堂屋这样的待客之地,以他对季伯年的了解,必是要放名贵的家具。

    秦士景几个喝了茶水,吃了点心,没一会就坐不住了。

    “贞儿,我们去跑马吧,别在这干坐了。”

    秦士景开了口,季襄立马道:“成,我带你们去跑马场。”

    秦兰贞挽着沈碧梧,跟着季襄,走在最前面,秦士景一手搭在齐弘缵的肩上,嘻嘻哈哈得往前走,李静晖默默得走在最后。

    “这里就是了,四周都围着,你们想如何跑就如何跑,绝没有人来打扰。”

    秦士景迫不及待得跳上马,招呼齐宏缵:“老八,咱们来比比!”

    齐弘缵没搭理他,面对着秦兰贞问道:“贞儿,你要骑吗?”

    “骑呀。李哥哥,我跟你比一比,你不要让我。”

    李静晖愣了下,扫了眼不悦的齐宏缵,问道:“这是为何?”

    “和你比,我能知道自己的差距。上次在草原,我与坦莉姐姐比赛,她有意让着我,要不然我不可能和她一同到达,我说的可对?李哥哥。”

    李静晖沉默不语,但秦兰贞已经明白了。

    “那次我虽然没有赢,但将来我一定能赢!李哥哥,你赢了坦莉姐姐,我如果梦追上你,想来也能赢。”

    李静晖该没说什么,秦士景就发话了:“小贞儿,事情都过去了,况且坦莉都不知去哪了,将来能不能遇上还两说,你执着什么呢?”

    秦兰贞嘟嘴道:“那我也有可能会遇上坦莉姐姐,或者像坦莉姐姐一样的草原女子。我不想被比下去。”

    又是他没听过的事情和人,齐弘缵抿着嘴,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李静晖震动得看着秦兰贞,半响道:“好。我教你的,都记下了?”

    “我记得。”

    “那就比吧。”

    “我也来,我也来。老八,你来不来?”秦士景催促着齐宏缵。

    齐弘缵看着秦兰贞上马,而后驱马站在李静晖和秦士景之间,没来由得一阵烦躁。

    三年时间,秦兰贞改变了太多,他在她的世界里消失得太久,以至于这回再见,她的眼里有了太多的人,他已经不知道被放到了哪里。

    “老八?!”

    “我来。”齐弘缵沉默得上了马。

    季襄可不会错过这样的热闹,也一同上马。

    秦士景见状,道:“那我们绕着场子跑三圈,谁先到就算谁赢。表妹,你来当判官。”

    沈碧梧含笑点头,退到了一旁。

    众人准备好,诗酒按照沈碧梧的指示,发了令,五匹马霎时冲了出去。

    李静晖当仁不让得一马当先,秦士景和秦兰贞相互交替着紧随其后;季襄和齐弘缵掉在最后。

    沈碧梧目光紧紧追随着秦兰贞,只见她在第二圈最后终于和秦士景隔开了一个马身,直追李静晖。

    李静晖遥遥领先,她一直跑下三圈,连马屁股都没追上。

    结果显而易见,沈碧梧这个判官做的轻松无比。

    “李哥哥,你为何能把马操控得如此好?”

    秦兰贞羡慕极了。

    李静晖笑道:“其实我算占了便宜。这马跟了我很长时间,我们俩个心意相通。而你的马是随机挑选的,配合上可能没有我顺利。不过,你的骑术比起草原上时,又进步了。”

    “真的?”

    “恩。”

    秦兰贞的笑容就如天上的太阳,耀眼夺目。

    “李哥哥,你有空再教我骑马,可好?”

    “好。”

    “李哥哥,我可以骑你的马吗?我想看看有何不一样。”

    李静晖笑得无奈,牵过马让她上去,自己跟在身旁看着。

    秦士景心头泛酸,他也想骑。

    “李大哥,我也想骑。”

    “好。”

    齐弘缵和季襄跑完了三圈,回来就看到李静晖在教秦兰贞,心里很不是滋味,脸色不大好看。

    秦兰贞骑了没一会,秦士景就大声嚷嚷着要骑,她便下了马,让给了他。

    李静晖道:“小五,小黑跟了我许久,你骑它和骑别的马其实并没有差别。你若是想再提高骑术,可以找一匹属于你自己的马。”

    秦兰贞认真得听着,“我懂了,李哥哥,多谢。”

    李静晖笑了笑,看向了秦士景。

    齐弘缵听到那一声小五,再忍不住,上前攥着秦兰贞的衣袖,往一边拉去。

    季襄瞧在眼里,神秘兮兮得附耳和沈碧梧道:“沈小姐,那位八公子好似很在意秦小姐?”

    沈碧梧不露声色得看了眼,淡淡回道:“这位公子是和贞儿一块长大的,两人自小感情就好,你可别又想歪。”

    季襄忙闭了嘴,转开了头。

    李静晖瞥了一眼,耳朵微动。

    他武艺好,听力也超出常人,齐弘缵拉着秦兰贞并没有走远,他不想听,也听了个大概。

    而另一边,秦兰贞莫名其妙得看着,把她拉到一边的齐弘缵:“哥哥,你这是?”

    “小五?李大哥叫你小五?”

    “恩,怎么了?我觉得这名字挺好听的。”

    “那我以后也叫你小五。”

    秦兰贞笑了:“哥哥,你还是叫我名字吧。李哥哥叫我还行,你叫我小五,好别扭的。哥哥,你就为这个叫我过来?那我们回去吧。”

    “等等。”齐弘缵喊住她,“我还有事想问你。”

    “你问。”

    “…”齐弘缵张了张嘴,又闭上,又张了张嘴,一副吞吞吐吐,难以启齿的样子。

    秦兰贞看得疑惑,“哥哥,你有什么说就是了。我知道的一定回答。”

    齐弘缵想到蓝贵人的话,终于开了口:“贞儿,你喜欢我叫你贞儿,那我就还叫你贞儿。”

    秦兰贞点头。

    “我想问你:若你是皇子,江山和美人,你会选哪个?”

    秦兰贞听得莫名其妙,回道:“我又不是皇子。哥哥你选就是了。”

    “我是说假如,你会选哪个?”

    秦兰贞无辜得望向了李静晖、沈碧梧几个,只觉得这问题荒诞不经,她又不是男子,根本不可能成为皇子,便随口答道:“选…江山吧。”

    齐弘缵沉了脸,黑得仿佛能滴出墨汁。

    秦兰贞一看,便改口,试探性得道:“美人?”

    齐弘缵立刻雨过天晴,笑眯眯道:“我也觉得,应该选美人。”

    秦兰贞根本摸不着头脑,看他笑了,恍然大悟:“哥哥,你都已经有答案了,原就想选美人,又何必问我?”

    “我就是想问问你。”齐弘缵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秦兰贞看他魔怔的样子,直皱眉头,挪动脚慢慢走了回去。

    李静晖意味深长得看着一前一后回来的秦兰贞和齐弘缵,沉默不语。

    秦兰贞觉得今天的齐弘缵太奇怪了,她不觉偷偷和沈碧梧咬耳朵。

    “表姐,哥哥问了我很奇怪的问题。”

    沈碧梧目光在一脸喜意的齐弘缵身上滑过,轻声问道:“他问了你何问题?”

    “他问我…”

    “季小姐,我和贞儿去走走,三表哥他们问起来,劳烦你转达。”

    沈碧梧拉着秦兰贞转身往空旷地带走去。

    季襄是想跟上的,可她听明白了沈碧梧的话,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走远。

    “贞儿,你说。”

    秦兰贞将齐弘缵的话复述了一遍,道:“表姐,哥哥自己都选好了,问我做甚?”

    沈碧梧深深叹了口气,她已经明白了齐弘缵的意思。

    皇子想来就是指他自己了,这美人么,不用想,指的应该是贞儿了。

    这番话或许还有别的意思,但沈碧梧只听出了一层,齐弘缵在借由这段话表达对秦兰贞的喜欢。

    可惜他怕是要错付,秦兰贞单纯,对于感情更是一无所知,听了他的话,只觉得奇怪,再无其他。

    沈碧梧不动声色得问道:“贞儿,你觉得八皇子此人如何?”

    “哥哥挺好的呀,就是今天奇怪了些。”

    “我不是问这个。我想问的是,在你心里,他与大表哥、三表哥他们可有不同?”

    “没有不同啊。哥哥和大哥、三哥一样,都是我哥哥,都是我的亲人。”

    “大表哥、三表哥将来要娶妻生子,八皇子也要娶妻生子,你会如何呢?”

    秦兰贞一脸茫然得望着沈碧梧:“表姐,你问得好奇怪。哥哥和大哥、三哥一样,也会娶妻生子,我知道。以后我会有好多小侄子、小侄女呢。哥哥长得比大哥、三哥好看,他的孩子也许也比大哥、三哥的孩子好看。”

    沈碧梧暗暗松了口气。

    因为丽妃娘娘的事,她听母亲说过,天底下最可怜的女人怕是在皇宫里。

    那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在那里生活的女人过得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所以她本能得不愿意秦兰贞嫁给八皇子,嫁入宫里。

    但又怕她喜欢上八皇子,这才旁敲侧击得询问着。

    沈碧梧还是怕她分不清哥哥的区别,想了想便又问:“贞儿,那你觉得李公子如何,他和八皇子可不同?”

    秦兰贞不假思索得便道:“自然是不同的。李哥哥不是我哥哥,他是爹爹的弟子,是我的师兄。他心怀仁义,爱护每一个人。表姐,你不知道,李哥哥对伤兵们很好,伤兵所里每一个人都很喜欢他。而且,他心里装着大黎百姓。他和爹爹一样,从军是为了保护百姓,守卫大黎。他骑术好,武功高,性情温和、沉稳…”

    “停!”沈碧梧回头看了眼,她们不知不觉已经和李静晖他们拉出了好长一段距离,想来对方是听不到的。

    “贞儿,你…”

    沈碧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无心的一个问题,没想到竟发现了这样一个秘密。

    她将到了口边的话闷回了肚子。

    秦兰贞的姻缘不知会落到哪家,现在的她对感情懵懂,兴许将来能少些痛苦。

    “贞儿,你…崇拜李公子?”

    秦兰贞忍不住笑:“有吗?我就是觉得他和爹爹一样,值得信任。”

    沈碧梧想嘱咐两句,又不知如何开口,想来想去,最后也只道:“贞儿,八皇子身份高贵,再不是小时候的样子,二舅舅也不让你叫他哥哥了。你以后还是离远些好。”

    “表姐,我知道了。我心里还是把他当哥哥,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得和他说话。”

    “对。贞儿,我这么说不止因为他是皇子,还因为你和他男女有别。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词。可是这是现实。你把他当亲哥哥,你知我知,可别人不见得会如此想。

    你今年十二岁了,翻过年就是十三,二舅舅、二舅母都会开始考虑你的终身大事。你和八皇子走得近,会让人误会,可知?”

    秦兰贞听话得点点头:“表姐,我知道。哥哥现在有皇上、有娘亲,不像以前,我也不用特别为他担心。”

    沈碧梧摸了摸她的头发,只觉得自家表妹太好,又漂亮又讲道理,她要保护好她。

    “小贞儿、表妹,你们说了这许久,可说好了?”

    秦士景骑马跑过来。

    “好了。三哥,你怎么过来了?”

    “我们准备去庄子附近逛一逛,你们去吗?”

    “庄子附近有何好玩的?”

    “有个果园,我们打算去摘果子吃。你们可要去?”

    “去呀。我还没摘过果子呢。”

    秦兰贞欢快道,拉着沈碧梧就走。

    秦士景跳下马,将缰绳递过去:“给,小贞儿,你带着表妹骑回去,我跑过去。”

    “谢谢三哥。”

    秦兰贞扶着沈碧梧上马,打马而回。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