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孤军

第一章:咬猫的人

作者:唐小豪      字数:3891

    谍,徒协反,间也,今谓之细作。

    卧底,也称为细作,自古便有,通常为刺探敌方情报所设。东汉末年,曹操已设“校事”一职,专管情报刺探,麾下细作无数。十六国时期,终于诞生了一支不效忠于任何势力,打着“替天刑罚”旗号的细作组织,因为传说这支组织中所有成员都是孤儿,又因为其成员总是在孤立无援的环境中孤军奋战,又被称为——孤军。

    孤军在异道十二门派之中位列开棺人、缝千尸和地相之后,为异道第四大门派,也是最神秘,势力最庞大的组织。

    传闻,自十六国以来,各朝各代上至朝廷衙门,下至江湖异道,都被孤军所渗透。

    ●

    清晨,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推门走进华人城西北警署。

    华人城位于东南亚t国境内,这是一座由清末时期南下华人所创建的城市。城市中八成人口都是华人,这些华人几代人两百年来的辛苦经营,将这个原本位于原始森林边缘的小集市,变成了东南亚最繁华的都市之一。

    不过,罪恶也往往隐藏在繁华的阴影背后。

    女人站在警署大厅内,环视周围,除了坐在“报案处”窗口里的那个年轻警员之外,再看不到其他人。

    女子注视着年轻警员那张帅气的脸,虽然有些萎靡不振,但依然无法遮挡住他的阳光帅气。

    女子走向窗口,看着二十出头的年轻警员,目光落在他胸口所挂的警员证上,上面写着男子的姓名——尉迟然。

    尉迟然捧着一杯咖啡,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不过身上的警服却明显是熨过的,既合身又整洁。

    “请问。”女子终于说话了,“这里是报案中心吗?”

    尉迟然抬眼看了看女子,直接将手放在键盘上,麻木地说:“麻烦您,姓名,性别以及年龄。”

    女子回道:“我叫初夏,今年25岁,至于性别你看着办。”

    尉迟然打着哈欠道:“嗯,性别女,身份id说一下。”

    初夏报出自己的身份id后,又道:“我家的猫死了。”

    尉迟然叹了口气,抬眼看着初夏:“小姐,你家猫死了就来报案,那动物园里死一头大象,是不是还得出动海军陆战队?”

    初夏又道:“四只猫,全死了,被咬死的。”

    尉迟然又道:“如果是邻居家的狗咬死的,麻烦您去找邻居,如果邻居不愿意赔偿,那您就请律师出面,找警察没用的。”

    初夏显得有些害怕的模样:“是被人咬死的。”

    尉迟然闻言一愣:“你家的猫被人咬死了?谁咬死的?”

    初夏迟疑了一会儿道:“我丈夫,现在他失踪了。”

    尉迟然愣愣地看着初夏:“那就是失踪案了。”

    初夏闻言显得很激动:“我丈夫无缘无故咬死了家里的四只猫,然后莫名其妙失踪了,警官,你觉得这是小事吗?”

    尉迟然并未动容:“小姐,在华人城,每天都有人失踪。”

    初夏接着问:“那是不是每天都有人咬死猫?”

    尉迟然叹气:“那您的意思是?”

    初夏道:“我要见你上司。”

    尉迟然抓起桌上的对讲机:“师父,有人报案,说家里的猫被自己丈夫咬死了,丈夫也失踪了,我列为失踪案,她很不满,要求见您。”

    几分钟后,警署署长汪伦出现在了初夏跟前,而且他怀里还抱着一只懒洋洋的猫,不过汪伦明显没有洗漱,还带着宿醉的模样。

    尉迟然起身道:“小姐,这位就是我们的署长。”

    初夏没好气道:“我要见你的其他上司。”

    “抱歉。”尉迟然尴尬一笑,“整个西北警署,就我们俩。”

    汪伦却补充道:“不,两个人一只猫,它也算是成员之一。”

    汪伦抚摸着怀中那只猫咪,猫咪却根本不搭理初夏,只是把头埋在汪伦的胳膊中。

    在两人旁边的墙壁上挂着警署成员介绍,上面写着署长就是汪伦,警衔是警下士,而尉迟然则是普通警员。

    最可笑的是下面还贴着那张猫的照片,姓名叫冰糖,标注也是普通警员。

    t国警察的级别从上至下分别是——上将、中将、少将、特别上校、大校、中校、少校、上尉、中尉、少尉、一类特级曹长、上士、中士、下士以及警员。

    也就是说,这个警署里的俩人是在整个t国警界中垫底的。

    就在初夏准备要说什么的时候,警署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屠夫模样的人冲了进来,扯着嗓子喊道:“尉迟然!大案子来了!”

    尉迟然一愣,立即走向那名屠夫,问:“什么大案子?”

    汪伦也走上前问:“郑屠,你慢点说,是连环杀人案吗?”

    初夏在一旁皱眉看着这两个神神叨叨的警察,似乎他们巴不得发生大案要案一样。

    那个名为郑屠的人道:“我肉铺的冻库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尉迟然和汪伦对视一眼,尉迟然问:“什么尸体?男的女的?什么时候发现的?”

    郑屠道:“我早上进冻库就发现了,男的,长得很丑,看起来三十岁左右吧,胳膊上还有个蛇的纹身。”

    初夏此时突然上前:“纹身是不是一条蛇叼着一朵花?”

    郑屠点头:“对呀,你怎么知道?你谁呀?”

    初夏险些摔倒,尉迟然一把扶住后,她才缓缓道:“那是我丈夫……”

    十来分钟后,尉迟然、汪伦、初夏和郑屠来到肉铺的冻库中,看着角落中那具被冻成冰棍的男尸。

    初夏看到尸体的时候,直接冲了上去紧紧抱住。

    尉迟然立即上前将她拉开道:“小姐,冷静点,你这样做是在破坏案发现场。”

    汪伦上前搀扶初夏,将其带到一旁,安慰道:“小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以法。”

    初夏依然哭泣着,尉迟然则看着手机对现场拍摄着照片,同时询问郑屠发现尸体的经过。

    郑屠告知尉迟然,清晨他开门营业,同时来冻库取猪,没想到进来之后就在角落中发现了那具尸体,整个过程就这样。

    郑屠被吓坏了,但却又觉得这是个机会,赶紧跑到警署去告知汪伦和尉迟然。

    为什么觉得是机会呢?因为在整个华人城西北区的居民大部分都知道,汪伦和尉迟然一心想要破获大案,立功受奖,然后调离这个鸟不拉屎,拉屎都不生蛆的地方。

    这两名警察虽然平日内无所事事,但对辖区内居民极好,热情到让人都觉得厌烦的地步,没事就上门送温暖,而且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就激动不已,某次不知道从哪儿收到消息,大半夜冲进人家新婚夫妇的家里,说要捉拿毒贩,差点没把人房子给拆了。

    因此,西北区的居民都巴不得这两人赶紧滚蛋,所以,也盼着发生点什么大案。

    这就是郑屠发现尸体之后,会认为是个好机会的原因。

    准确来说,是送走这两个瘟神的好机会。

    尉迟然蹲在男尸跟前,喃喃自语道:“身高一米八,光头,身材魁梧,没有任何明显的外伤,嘴唇有血迹,也许致死原因是内伤或者中毒。从右臂上的纹身判断,也许是个帮派人士。”

    说到这,尉迟然扭头看着一旁的初夏:“请问您丈夫是做什么的?”

    抽泣中的初夏道:“不知道。”

    “不知道?”尉迟然诧异,“作为妻子,不知道丈夫是做什么的?”

    初夏微微摇头:“他说自己是做买卖的,但具体做什么,也不肯告诉我。”

    尉迟然猜测:“混帮派的?”

    初夏还是摇头:“我不知道,他什么都不肯说,他不怎么在家,有时候好几天都不回来。”

    尉迟然用猜疑的眼神看着初夏,随后走出冻库,来到外面的肉铺之中。

    这间肉铺尉迟然再熟悉不过了,他每天至少都得来一次,不是来闲聊,就是来买点肉回去给汪伦下酒,所以他很清楚,肉铺中里外一共有三个监控,两个在肉铺内,一个在肉铺门外。

    而要进入冻库,就必须先进肉铺,进出只有那么一条路。

    想到这,尉迟然扭头问等在旁边的郑屠:“老郑,昨天你查看冻库没有?”

    郑屠道:“每天我都会进冻库好几次,昨天打烊的时候还没那具尸体呢,对了,我肉铺里的监控也被人砸坏了。”

    尉迟然看向角落中的监控设备,果然如郑屠所说,监控设备被人砸了个稀烂,而且其中的硬盘也被拖拽了出来,砸得都变形了。

    尉迟然上前,用手机拍照,问:“昨晚关门的时候监控还好好的吧?”

    郑屠在后面点头:“对。”

    尉迟然下了结论:“那就是说,昨晚你关门之后,大概是半夜的时候,有人带着尸体闯进肉铺,砸坏监控设备之后,将尸体放在了冻库之中,然后又离开,经过应该就是这样。”

    此时,汪伦陪着初夏从里面走出来,汪伦上前询问尉迟然的调查经过,尉迟然把自己的推测说了一遍,汪伦却问:“那接下来做什么?”

    尉迟然看着汪伦:“你是我师父,也是我上司,你竟然问我怎么办?”

    汪伦道:“现场勘查完了吧?那就把尸体带回去,做个尸检,确定一下死因,然后再去初夏家里查查,找找动机。”说到这,汪伦又压低声音,“说不定是这个女的干的。”

    尉迟然目光扫了下不远处的初夏:“就她这体格,扛不动那么重的尸体,那男的少说得有一百七十多斤!”

    汪伦道:“那就先做尸检。”

    尉迟然道:“尸检?我们没有验尸官呀,整个西北警署就我们俩。”

    汪伦不耐烦道:“总局那边不是有吗?”

    尉迟然一把将汪伦拽到角落:“你是不是猪脑子?上次那案子,我们俩费半天劲儿查明白了,你一报告总局,上面直接把功劳领走了,你不想调回去了?”

    汪伦愁眉苦脸问:“所以嘛,我才问你该怎么办。”

    尉迟然想了想道:“行。现场也勘查得差不多了,把尸体找东西裹上运回去,顺便把郑屠和那女的领回去做笔录。”

    汪伦点头,让郑屠找了包裹用的塑料布,将尸体包裹了之后,抬着上了他们那辆敞篷三轮摩托车,汪伦负责运尸体回去,而尉迟然则领着郑屠和初夏两人步行回警署。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