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孤军

第二章:冰柜里的尸体

作者:唐小豪      字数:3574

    回到警署之后,两人又犯愁了,西北警署这么大点地方,根本没有停尸间,也没有验尸房,唯一能存放尸体的只有杂物间。

    但这是东南亚t国,常年温度不可能低于18摄氏度,就算现在已经进入了所谓的冬季,最冷的时候充其量穿件外套或者长袖衣服,所以,尸体要扔在杂物间里,估计没多久就腐烂了。

    可又不可能把尸体运回冻库里放着啊?

    两人一合计,干脆问郑屠要了一个大冰柜,让郑屠以最快的时间送来。

    郑屠听完两人的要求,都傻了,愣了半天道:“关我屁事啊?还让我出一个冰柜放尸体?两位警官,我冻库里莫名其妙出现一具尸体已经够倒霉了,消息要是传出去,都没人愿意上我那买肉了。”

    尉迟然皱眉道:“你不是好市民嘛,帮帮忙,大不了我们给租金。”

    郑屠看着尉迟然那副厚颜无耻的模样,想着只要案子破了,这两人滚蛋,这个辖区也就安静了,只得咬牙答应下来,打电话叫店里的伙计把肉铺里那个冰柜腾空,然后运过来。

    运冰柜的时间,尉迟然和汪伦两人分别给初夏和郑屠做了笔录。

    郑屠的笔录倒是好做,不到半小时就搞定了,但初夏的笔录就复杂多了,因为她之前报案的时候说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家里养的四只猫,都被他丈夫,也就是死者王比利给咬死了。

    尉迟然登录警方系统之后,查询了王比利这个名字,却没有任何消息,仿佛这个人就不存在一样,而初夏也不知道王比利的身份id,所以,这个人的底细如何,只能去周边调查询问。

    不过,尉迟然现在倒是对王比利咬死那四只猫的事情产生了怀疑。

    一个人为什么要平白无故去咬死四只猫呢?

    初夏也是很疑惑,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尉迟然问:“那你丈夫是什么时候咬死猫的?”

    初夏道:“前天晚上。”

    尉迟然问:“什么时候失踪的?”

    初夏道:“昨天下午。”

    尉迟然再问:“你之前说过,他很少在家,为什么你就认为他失踪了?”

    这也是尉迟然觉得疑惑的地方,汪伦之前的猜测不无道理,王比利的死说不定真的与这个叫初夏的女人有关系。

    初夏赶紧道:“就是因为他咬死了猫呀,一个正常人怎么会干这种事呢?”

    尉迟然问:“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一遍。”

    初夏回忆道,前天傍晚,王比利回到家中,浑身酒气,但心情却是十分的好,给了初夏这个月的家用之后,让初夏赶紧搞几个菜,他要饱餐一顿,睡个好觉,因为第二天还有一笔大买卖在等着他,他需要养精蓄锐。

    因为王比利好几天没回家了,初夏在家自己也就是吃个三明治汉堡什么的,没买菜和肉,只得出门去买,这一买就是一个来小时。等初夏回家之后,却发现客厅的电视机虽然开着,但王比利却不知道去哪儿了。

    初夏也没想那么多,寻思王比利不是在厕所,就是又出门了,于是就提着东西进了厨房,刚进厨房门,她就听到楼上传来一声猫叫,而且那声音十分凄惨,明显是遭受了什么伤害。

    初夏立即上楼,顺着那猫叫声找去,在专门养猫的那个房间内却看到了让她惊悚,至今都难忘的一幕——王比利蹲在地上,口中叼着一只还在惨叫的猫,而在他身旁,摆着三只被咬得血肉模糊的猫咪尸体。

    那三只猫,其中两只明显还有气息,带血的腹部还在微微鼓动。

    初夏吓懵了,而王比利则微微扭头看向她,带着微笑松开了口中那只猫。

    王比利抹去嘴上的鲜血,问:“亲爱的,饭做好了吗?我饿了。”

    初夏吓得浑身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王比利起身缓缓走向紧贴房门的初夏,看了两秒,忽然凑近吻了下她的嘴唇,柔声道:“快做饭吧,我真的饿了,你不是说吃饭前不要吃零食吗?”

    说完这番诡异的话,王比利离开了房间下楼去了,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尉迟然听到这里,打断初夏,问:“你家挺有钱呀,还是独立住宅,连养猫都有单独的房间。”

    初夏低头看着桌面:“我丈夫挺会赚钱的,所以,我也不用工作,养猫用单独的房间,是因为我有哮喘,怕猫毛,但我又实在喜欢。”

    尉迟然话题一变,又问:“那四只猫,都是什么品种的?”

    初夏道:“两只英短,两只暹罗。”

    尉迟然问:“这些猫平时活泼吗?和你丈夫亲近吗?”

    初夏抬眼看着尉迟然:“活泼,都特别的可爱,也调皮,所以不让它们出房间,和我丈夫不亲近,就喜欢我。”

    尉迟然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发现了一个疑点——为什么王比利的身上没有外伤,没有猫挠过的痕迹?

    如初夏所说,王比利和那些猫不亲近,猫这种动物,对不熟悉的人,非常警惕,一般情况下有陌生人就会躲,如果陌生人要去抓去抱,都会攻击,更不要说王比利去咬猫了。

    试想下,在那个小房间内,王比利咬了四只猫,四只猫竟然不挠他,不反抗吗?可王比利身上为什么没有伤痕?

    尉迟然也在警署里养猫,应该说他从小就养猫,所以对猫特别了解,在t国最出名的猫就是暹罗,这种猫天生就活泼调皮,一旦遇到攻击就会立即反抗,而且猫的那种反抗不是说你轻易就可以制住的。

    所以,初夏不是在撒谎,就是此事还有其他的疑点。

    尉迟然对初夏的笔录还没做完,郑屠的冰柜就运来了。

    冰柜被放入了杂物间,通上电之后,尉迟然和汪伦两人就准备将尸体往冰柜里放。

    汪伦抬着尸体的时候,摇头道:“把尸体放在冰柜里,这哪儿像是警察啊?我们倒像是杀人犯。”

    尉迟然瞪了汪伦一眼:“少废话,赶紧的。”

    两人放尸体的时候,却发现王比利个子太高,而冰柜尺寸又稍微短了些,放不进去,只得想办法把王比利的腿弯曲,蜷缩着放进去。

    谁知道,汪伦太过于用力,只听“咔嚓”一声,王比利的右小腿直接折断了。

    汪伦猛地抬眼看着尉迟然:“完了,断了。”

    尉迟然抬手指着汪伦,又探头看了一眼门外,发现郑屠和初夏都没有在门口,立即道:“赶紧的,将错就错,反正人死了,放进去再说。”

    两人把尸体好不容易放进冰柜,然后拉上盖子,站在那看着。

    尉迟然将之前的询问给汪伦说了一遍,汪伦立即俯身隔着那层玻璃看着里面的尸体:“没有伤痕呀。”

    尉迟然道:“嘴角有点血迹,但不一定是猫血,王比利是前天晚上咬死猫的,失踪却是昨天下午,这期间,王比利就算不洗澡,也会洗个脸刷个牙什么的吧?”

    汪伦皱眉:“这样,我去找医院熟悉的人帮忙化验下。”

    尉迟然道:“这个案子有点怪,但只要查明白了,说不定真的可以把你调回去。”

    汪伦问:“我调回去了,那你呢?”

    尉迟然道:“我没什么追求,在这里踏踏实实的挺好。”

    汪伦问:“怎么?你不想查你父母的案子了?”

    尉迟然转身靠着冰柜:“算了,这都多少年了,追诉期都过了,还查什么呀。”

    汪伦拍了拍尉迟然的肩头:“慢慢来,迟早会水落石出的,你当警察不就为了这个吗?”

    尉迟然道:“我当警察那是为了维护正义,以及……混日子。”

    汪伦笑着摇头离开,尉迟然则转身看着冰柜,看着里面的那具尸体,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尉迟然回到房间,给初夏做完笔录之后,就准备与她一起返回家中再做一个现场调查。

    离开警署之后,初夏来到对面的停车场,尉迟然这才发现,初夏竟然开着一辆保时捷911。

    尉迟然站在车前道:“哇,保时捷911。”

    初夏却不以为然,示意尉迟然上车。

    这个王比利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么有钱?这辆车的售价折合成t国货币,也得五百多万,能开得起这种车的,怎么会住在华人城的西北区呢?

    西北区现在是华人城的贫民窟,但在二十年前,这里却是华人城最繁华的地方,也是当年的市中心,可繁华的外表下却隐藏着无数的罪恶。

    各类犯罪事件层出不穷,谋杀几乎天天都有,而部分警察也因为被贿赂的关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终演变成但凡有正义的警察出现,就会很快丧命街头。

    直到九十年代中期,一名美国的著名商人在西北区遇害之后,因为美国的施压,t国只能着手整顿华人城警局,加上t国原本就是君主立宪制的关系,所以在皇室的授意下,直接成立了独立应付各类犯罪的部门“pw”,pw也就是purewhite的简称,是纯白色的意思。

    换言之,就是这个部门中的警察都是万里挑一的精英,拿着高额的薪水和奖金,绝对不会被犯罪者的贿赂所诱惑。

    pw成立之后,立即接替了当时的华人城警局,对华人城进行了长达十年的犯罪打击,将犯罪率直接控制在了历史最低点,但也因此,让原本因为犯罪发达起来的西北区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原本的西北警署人数在五十人,虽然今天还保留了警署,可人数却缩减为了两人,西北区也被其他各区警察戏称为废物警察养老地。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