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孤军

第四章:行走的猫尸

作者:唐小豪      字数:3622

    初夏上前拉开黑布,露出后面的一个小小的房间来,房间内挂着的都是一张张尺寸较大的照片,那些照片都是世界闻名的人。

    初夏道:“这些都是他收集的照片。”

    “照片?”尉迟然看着初夏,“你丈夫收集的?”

    初夏点头道:“对,他喜欢这些。”

    尉迟然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转而道:“也许你和你丈夫真的关系很一般,而且平日不怎么交流,王太太,能告诉我,你和王先生是怎么认识的吗?”

    尉迟然说到这,眼前又浮现出了王比利那副模样,身材魁梧,不修边幅,身上还带纹身,他很难将这种人与这个地下室的环境联系起来,喜欢并拥有这种地下室的人,应该是一个自身有一定修养的人,这和尉迟然所看到的王比利完全是相反的。

    “喵——”黑暗中突然传来了一声猫叫,猫的叫声很是凄惨,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

    猫叫传来的那一刻,初夏和尉迟然都吓了一跳,立即看向叫声来源处。

    声音是从酒吧后面传来的,尉迟然示意初夏不要动,然后慢慢绕到吧台后面,同时伸手按下了那里的开关,谁知道那竟然是吧台射灯的开关,刚打开,其中一盏射灯的光芒直接照在了吧台下方的一只猫身上。

    那是一只暹罗猫,原本在它体表毛皮上的那些鲜血已经干涸变色,肚子下方还晃动着什么东西,看起来就好像是它自己的内脏,最可怕的是,那只猫的双眼漆黑一片,就像是两个深不见底的窟窿。

    尉迟然看到这一幕呆住了,初夏也战战兢兢地上前,看到那只猫的时候,吓得浑身一抖,瞪目看着。

    那只猫仰头看着尉迟然,再次发出那种凄惨的叫声。

    尉迟然慢慢上前,蹲下来看着它:“你怎么还活着呢?”

    那只猫仿佛能听懂尉迟然的话一样,直接斜躺在了地上,刚躺下,尉迟然就看清楚了,先前它腹部晃动的东西,果然是它的内脏。

    这怎么可能?前天晚上被咬死并且下葬的猫,竟然自己从土里钻出来,跑到地下室来,还活到现在。

    尉迟然不敢伸手去摸这个小家伙,但那只猫似乎这次真的不行了,没多久,就躺在地上不再动弹。

    尉迟然起身道:“死了,这次真的死了。”

    虽然这么说,可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初夏站在那愣愣地看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尉迟然看向四周:“说不定其他三只也在这附近,我之前的推测没错,果然是它们自己从土里钻出来的。”

    初夏满脸恐惧:“这怎么可能呢?”

    尉迟然看着初夏:“那你怎么解释刚才我们俩看到的?”

    初夏不语,她不知道如何解释。

    尉迟然开始四下寻找:“这四只猫从土里钻出来,不找你,也不回自己之前所住的房间,却来到地下室,这说明地下室内肯定有什么东西,猫是很有灵性的东西,先找到其他三只猫的尸体再说。”

    尉迟然在地下室内找了一圈,却毫无收获,就在他觉得疑惑的时候,初夏却指着酒吧吧台里面道:“这,这里,我找到了。”

    尉迟然立即上前,看着初夏所指的位置,发现吧台后面的柜子中露出了一条猫尾巴。他立即戴上手套,将虚掩的柜门打开,用手电照进去,就看到了在柜子中的三只猫尸,这三只猫的模样和外面的那只完全一样,只不过看样子这三只没有撑那么久。

    尉迟然让初夏把地下室的灯全部打开,看着柜子里,发现柜子里有不少猫脚印,再仔细看去,那三只猫身上还带着不少残留的泥土。

    尉迟然再扭头去看外面那只猫和地面,地面上也掉落了些许的泥土。

    奇怪了,为什么客厅到地下室这一段路没有猫脚印呢?尉迟然在心里思考这件事,这四只猫从土里钻出来,浑身都带着泥土,然后一路朝着地下室走来,沿途肯定会留下脚印和残留的泥土,可客厅到地下室吧台这段路却这么干净。

    想到这,尉迟然扭头问初夏:“王太太,你这两天打扫过家里吗?”

    初夏摇头:“我没有,我都是每个周末让保洁公司上门来,而且家里原本就有扫地机器人。”

    尉迟然默默点头,今天是周四,前天是周二,保洁公司不会上门来,就算家里有扫地机器人,扫地机器人也无法扫干净从客厅到地下室的楼梯吧?

    先前自己下楼低头看路的时候,注意过楼梯,楼梯很干净。

    这个初夏也许在撒谎?可她为什么要隐瞒这一点呢?

    尉迟然继续朝着柜子内看去,拍照片的同时,继续在里面寻找着,试图查清楚这四只明明已死的猫为什么会钻出来又出现在这里。

    很快,尉迟然发现了柜子中有残留的塑料袋,而塑料袋周围还残留着不少白色的粉末。

    尉迟然伸手进去,将那碎掉的塑料袋取出来,仔细看着,又用手指粘了点那些白色的粉末,放在鼻子跟前闻了闻,刚凑近,一股酸味就扑鼻而来。

    尉迟然脸色一变,脱口而出:“四号!”

    尉迟然说出“四号”两个字来的时候,初夏很纳闷:“什么四号?”

    尉迟然起身道:“四号海|洛|因,这柜子里藏着毒品。”

    国际上将毒品排列分为十个号,其中海|洛|因因为纯度和成分占据第三和第四位,加之一号、二号位的鸦|片和吗啡与海|洛|因之间存在着合成顺序上的递延型,因此被称为三号或者四号海|洛|因。

    尉迟然看着手指尖上的那些白色粉末,在光线下这些粉末却是暗红色的,这与他之前所看到的那些毒品有所不同。

    尉迟然此时仿佛明白了,这四只明明被咬死的猫,掩埋后又钻出来,来到地下室,是为了这些毒品。

    等等,难道说,王比利是个瘾君子?但是就算他是个瘾君子,怎么会影响到猫呢?难道说猫平日内沾染上了毒品,被咬之后没有立即死,又钻出来,觅着气味来找毒品?

    这太诡异了,怎么会这样呢?

    尉迟然问初夏:“王太太,你知道王先生吸毒吗?”

    初夏摇头:“不知道。”

    尉迟然问:“你在家里面有没有经常闻到一股酸味?”

    初夏想了想:“有闻到,我以为只是他不喜欢洗澡,所以身上留下了难闻的气味。”

    尉迟然知道这个案子复杂了,也许牵扯到贩毒组织。九十年代初,西北区之所以是犯罪者的天堂,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毒品泛滥,t国虽然对毒品打击绝不手软,但也很无奈,因为这个国家的军政部门,乃至于王室内的一部分人,早就被毒贩所渗透,而贩毒带来的巨大利润也让一部分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也是王室成立pw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尉迟然立即道:“王太太,从现在起,地下室不允许让任何人入内,你也不要再呆在家里了,跟我回警局,我觉得你现在很危险,从现在开始,警方得二十四小时保护你。”

    初夏吃惊:“为什么?”

    尉迟然道:“因为牵扯到了毒品,我担心你有危险。”

    尉迟然拿出证物袋,取了样之后,与初夏锁上了地下室的门,然后与她一起离开了宅子。

    离开宅子的时候,两人刚巧看到一对夫妇驱车回来,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两人。

    准备上车的尉迟然想了想,上前拦住那对准备回家的夫妇,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随后,尉迟然问道:“请问一下,你们是王比利先生的邻居吗?”

    那对夫妇点头,尉迟然又问:“你们邻居之间走动吗?知道王比利是做什么的吗?”

    那对夫妇中的丈夫回答:“我不知道,也就每天上班下班的时候,点头打着招呼而已,也没有窜过门,王先生好像比较孤僻。”

    尉迟然听到这,为之一愣,下意识看向初夏的汽车,想了想笑道:“谢谢你们。”

    那个太太却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尉迟然道:“没什么,例行询问而已。”

    尉迟然转身回到车上,又让初夏驱车回到了警局,直接将初夏带到了一个拘押室内:“不好意思,王太太,麻烦你今晚就住在这里了。”

    初夏皱眉:“我必须住在这里吗?”

    尉迟然笑道:“对,先住这里吧,至少这里是安全的。”

    就在初夏正准备问什么的时候,尉迟然上前将门关上,又从外面直接锁上。

    初夏意识到了什么,在里面拼命拍门:“尉迟警官,你为什么要锁门?尉迟警官?警官?”

    尉迟然没解释,只是站在门口沉思着。

    汪伦闻声而来,问:“你干什么?你干嘛把她关起来啊?”

    尉迟然道:“师父,你说的对,这个女人有重大嫌疑,我还需要回那座宅子去看看,你千万不要放她出来。”

    汪伦点头:“哦,好,你查到什么了?”

    尉迟然没立即解释,只是走了两步,又驻足道:“师父,你猜猜王比利和初夏住在哪儿?”

    汪伦摇头:“我怎么知道?”

    尉迟然道:“我以前的家。”

    “啊?”汪伦还没反应过来,“你以前的家?”

    尉迟然点头道:“就是我八岁那年,和我父母来到华人城所住的那间宅子,巧不巧?”

    汪伦愣住的时候,尉迟然把证物袋交给他:“想办法去阿珍那里化验下,里面是四号,另外,在系统里查查那个初夏的id,看看她到底是什么人。”

    汪伦看着证物袋:“这案子和毒品有关系?”

    尉迟然没解释,只是转身离开。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