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孤军

第五章:她的身份

作者:唐小豪      字数:3491

    尉迟然回到宅子,重新检查了一遍宅子,发现宅子每个房间内,乃至于厕所洗手间都有装过隐蔽摄像头,虽然被人拆走了,但依然留下了痕迹。

    除此之外,尉迟然没有发现别的,于是他又敲开了邻居的门,详细询问了那对夫妇关于王比利夫妻的事情。

    了解完一切后,天色已晚,尉迟然买了外卖回到了警局,将其中一份交给汪伦,从汪伦处得到查询结果后,自己则拿出钥匙,打开拘押室的门,将外卖直接放在了桌上。

    旁边的床上躺着背对着他的初夏,明显是在生气。

    尉迟然拿出外卖,将其中一份放在自己的对面,然后埋头吃着。

    吃了一会儿,床上的初夏起身来,气鼓鼓地坐在对面,大概是因为饿了几天的缘故,她也忍不住了。

    尉迟然吃完后,拿起饮料喝了一口,然后问:“王太太,不,我不应该这么叫,还是叫你初夏小姐吧……那么,是你交代呢,还是我来陈述案情?”

    初夏抬头,疑惑地看着尉迟然:“你什么意思?”

    尉迟然道:“迄今为止,我只能说,你来报案的选择是正确的,但你的方式却错了。”

    初夏摇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尉迟然端起饮料继续喝着,一口气喝了大半,喘口气道:“还在装呢?你不是什么王太太,你只是一个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监视王比利的人。”

    初夏的脸色变了,放下手中的勺子,拿出卫生纸擦着嘴,却没说什么。

    尉迟然笑道:“看样子你是不打算说了,还是说,你准备反问我,我有什么证据?”

    尉迟然说完,仰头看着天花板:“我从哪儿说起呢?嗯,就先说我发现你不对劲儿的地方吧。首先是,我们在冻库发现尸体的时候,你竟然直接扑上去抱住就开始哭,我之前也办过类似的案子,见过亲属情绪崩溃,甚至晕倒的,但很少有人上前直接抱住已经变成那副模样的尸体,你演过了。”

    初夏的目光看向一侧,还是不语。

    尉迟然道:“如果那些猫是你养的,你身上肯定有猫的气味,但是我们警署的那只猫在见到你的时候,却没有去嗅你,没有表现出好奇和敌意,这就说明,你平日内根本没接触这些猫,人会撒谎,但是猫不会。另外,我在去卧室的时候,发现没有合照,照片是分开的,你的解释是,王比利在外面有其他女人,这也算说得通吧。”

    初夏此时注视着尉迟然的双眼。

    尉迟然接着道:“然后就是地下室了,在地下室里你暴露了两个问题,第一,我问你黑布后面是什么,你没马上回答,而是拉开黑布看了之后再告诉我的,其实你也不知道黑布后面是什么,所以,你需要拉开看看,拉开之后,你看到那些所谓的照片,告诉我,那些是照片,可惜,你说错了,那些不是。”

    初夏终于开口问:“不是照片是什么?”

    尉迟然笑道:“就冲你这句话,我更加肯定你不是王比利的妻子,因为身为妻子,怎么会不了解丈夫的收藏呢?那些是画。”

    初夏笑道:“尉迟警官,你在套我话吧?明明是照片,你却说是画。”

    尉迟然打开手机,搜索出了一个关键词,这才将手机递给初夏:“你看到的所谓的照片,叫瓷板画,准确的说是瓷像画,是中国南昌地区特有的艺术品,已经被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初夏立即道:“我不懂,但比利就告诉我那是照片。”

    尉迟然道:“真嘴硬,好吧,那我继续了,那些猫从泥土里钻出来,然后跑到地下室,按理说应该留下脚印和残留的泥土,可是客厅、楼梯等地方都很干净,这很明显是有人打扫过的,你说有扫地机器人,好吧,那么扫地机器人能下楼梯吗?能打扫楼梯吗?我之前去你家里看了,那种扫地机器人是可以编程的,属于智能的,所以会显示每次打扫的时间,我查了,上次机器人打扫的时间是一个月前。”

    初夏面无表情地看着尉迟然。

    尉迟然打了个哈欠:“我问邻居的时候,邻居告诉我,他们和王先生没交情,只是早晚下班打招呼,可是,你说过,你丈夫经常不在家,回家出门的时间也不规律,所以,怎么会存在早晚下班打招呼这么一说呢?另外,他们还告诉我,他们从来没见过王比利的太太,我也在宅子里查了一遍,所有的东西几乎都是一个单身汉用的,几乎没有女性居住过的痕迹。”

    初夏脸色变了:“我犯什么罪了吗?”

    尉迟然又拿起手机,调出照片:“注意看这些照片,我都是一个小时前拍的,都有拆卸摄像头后留下的痕迹,按照之前我所说的,我推测是这样的,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初夏深吸一口气,随后道:“不用说了,那些摄像头是我装的,我一直在偷偷的观察王比利,在我发现王比利咬死猫,又没回家之后,我这才来报警,然后冒充了他的太太。”

    尉迟然敲着桌子看着初夏:“你胆子挺大呀,报了自己的身份id,还竟然敢冒充,初夏小姐,你的名字是真的,但不是一个阔太太,而是一个靠各类离奇新闻报道发财致富的记者,我查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你这么出名。”

    初夏的目的就是为了挖掘新闻,挖掘真实又离奇的新闻。

    大概是半个月之前,初夏从认识的一个熟人那里得知,在西北区住着一个怪人,这个怪人很有钱,开着名贵的跑车,住着豪宅,挥金如土,而且很喜欢猫。

    初夏道:“就是因为猫,我才注意到他的。”

    尉迟然问:“猫?猫又怎么了?”

    初夏道:“他每隔一个月,就会去特定的宠物店买四只猫,每次都只是四只,不多也不少,宠物店的人觉得很奇怪,难道他之前养的猫死了吗?王比利只是说送人了,有人喜欢,他就送,他希望全天下的人都喜欢猫,总之他的说法很怪异。”

    尉迟然问:“你的熟人就是开宠物店的?”

    初夏道:“没错,熟人怀疑这个人是个变态,就告诉我了,这让我想起了多年前,曾经在国外有一个连环杀手,这个人被抓住的时候,警方才发现他喜欢虐杀动物,我觉得这也许是个线索,于是偷偷来了西北区,观察这个叫王比利的人。”

    尉迟然问:“你就那么轻松在他家里装了摄像头?”

    初夏道:“我去的那天,发现王比利要出远门,我跟踪他去了机场,看到他进安检口,我才回来,我思来想去,决定冒险,因为那样可以拿到第一手的新闻,而且是视频,最好可以录下相关的证据。”

    尉迟然冷笑道:“然后你就大红大紫,成为当下炙手可热的记者,初夏小姐,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危险,你距离被王比利杀死,只有一步之遥了?”

    初夏皱眉:“你想说什么?你想说王比利真的是个变态杀手吗?”

    尉迟然道:“你是在发现王比利咬猫之后,觉得不对劲儿,这才决定报警的,对吧?”

    初夏深吸一口气,那晚看到监控的记忆又涌了上来,当她看到王比利咬猫的时候,吓得在电脑屏幕前直接就哭了出来。

    尉迟然道:“我发现你不是王太太,也与那些猫有关系,如果是你养的猫,猫应该都有名字,可是,你却从来没叫过一次那些猫的名字,因为那些监控只有视频没有音频,你听不到王比利说什么,也就不知道那些猫的名字。”

    初夏点头道:“对。”

    尉迟然道:“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我说,你距离被王比利杀死,只有一步之遥?”

    初夏摇头,表示不明白。

    尉迟然道:“我问你,你确定你在监控中看到的那个男人,和冻库里那具死尸是同一个人?”

    初夏立即道:“当然了,我每天都看着监控,难道还不知道吗?”

    尉迟然又道:“那你知不知道,你去宅子的时候,所看到的那个男人,也就是在冻库里发现的那具死尸,根本就不是王比利。”

    初夏脸色变了:“什么意思?”

    尉迟然道:“一个不修边幅,无比邋遢的男人,会有那种干净漂亮的宅子?还会养猫吗?这些都是我调查过程中萌生的疑问,后来我在邻居那里证实了,那不是王比利,这才是……”

    尉迟然将手机照片又滑动了一下,照片上是他翻拍监控拍下的画面,虽然画面不清晰,但还是可以清楚看到,那是个瘦瘦的,戴着眼镜的男子。

    初夏问:“这是?”

    尉迟然道:“这是邻居家监控以前拍下来的,按照他们所说,他们已经有一个半月没看到过王比利了。”

    初夏更加吃惊了,可尉迟然却话锋一转:“所以,你还在撒谎。”

    初夏没回过神来:“我没有,我都承认了。”

    尉迟然摇头道:“你宠物店的朋友,见过真正的王比利,所以,你知道王比利到底长什么样子,可是,你去那宅子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你就算智商有问题,也不可能认为那就是你要调查的王比利吧?初夏,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还隐瞒了什么?”

    初夏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沉默了许久,浑身也放松了下来,低头道:“能不能给我一支烟?”

    尉迟然转身对着门外道:“师父,有烟吗?”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