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孤军

第七章:画上的双眼

作者:唐小豪      字数:3467

    尉迟然解释道:“有一次晚上我口渴,下楼来找水喝,看到地下室门口站着一个黑影,就像是个人,那人的个子很高,和天花板一样,不,比天花板更高,必须歪着头,才能勉强站在那里,我当时吓得水杯都掉在地上了,我爸妈闻声赶下来,打开灯之后,我才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汪伦道:“也许是你的错觉吧,毕竟那时候你还是个孩子。”

    尉迟然点头:“也许吧。”

    说完,尉迟然朝着角落中挂有瓷像画的那面墙壁走去。

    墙壁上挂着三幅瓷像画,从左至右分别是前美国总统杜鲁门,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和东南亚著名科学家阿内。

    汪伦看着阿内的瓷像画时,上前道:“这人我认识。”

    尉迟然道:“你认识阿内?他以前可是国宝。”

    汪伦微微点头:“我保护过他,就在他入选诺贝尔奖的那年,有情报称有极端组织要暗杀他,所以,就对他进行了全天候的保护,持续了半年,半年内我都和他朝夕相处,所以,这个人我太熟悉了。”

    尉迟然问:“为什么要挂他们三个的瓷像呢?杜鲁门和赫鲁晓夫倒还好理解,毕竟这两人是冷战时期美苏两国的领导,可挂阿内的瓷像是什么意思?”

    汪伦道:“阿内如果还活着,也是七老八十的人了……”

    阿内是个天才,年轻的时候就在生物领域上有了重大突破,也是当时世界上为数不多发现细胞重生办法的人之一,但他的办法只限于理论,毕竟那时候的科学技术还达不到现在的程度。

    从八十年代开始,就有很多人称,未来科技和医学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有条件实现阿内的研究成果。

    可就在pw捕获了那些要暗杀阿内的极端组织,也解除对他的保护之后,阿内就被人撞死了,而开车的司机只是个普通人,与任何极端组织和个人都没有关系,所以就当做了一场意外。

    尉迟然反复看着三幅画,可不管他怎么看,都发现画上人的眼睛似乎有问题。

    尉迟然道:“师父,关灯。”

    汪伦赶紧把地下室的灯都关掉,关掉之后,两人发现三幅画上的三对眼睛竟然有微弱的光线。

    尉迟然立即凑上去,对着第一个杜鲁门的眼睛看着,发现透过那双眼睛可以看到一个房间,一个类似牢房的房间,房间内有一张桌子和床,还有一个马桶,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汪伦则在中间赫鲁晓夫画像上的眼睛中看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房间内像是个实验室,里面摆着各种化学仪器,地上则全都是暗红色的污渍,像是没有清理干净的血液,在角落中隐约还看到一张铁床,床上还有用以固定人体的皮带。

    尉迟然和汪伦对视一眼,紧接着看向第三幅画上阿内的双眼。

    透过这双眼睛,尉迟然又看到了一个如牢房般的房间,房间内却什么都没有,除了雪白的墙壁之外,就剩下了站在房间中心位置背对着这边直挺挺站着的一个人。

    那人穿着雪白色的衣服,衣服的颜色与墙壁完全一样,可他一动不动站在那,就像被定住了一样。

    尉迟然观察着那个人,发现那人的右手上拿着一副眼镜,看到这的时候,他猛然想起初夏所说的真正的王比利是个戴眼镜的瘦高男子。

    难道说,此人就是真正的王比利?

    汪伦退后几步,看着那面墙壁:“真的有暗室,而且还有三个?”

    尉迟然抬手拍着瓷像画旁边的墙壁,试图想与对面的王比利交流。

    可无论尉迟然怎么拍,怎么打,小房间内的王比利都没有任何反应。

    尉迟然道:“看样子得找到暗室门的开关,只要把王比利救出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就在尉迟然四下寻找开关的时候,汪伦却看到中间赫鲁晓夫画像上的双眼中有光线晃动,他下意识凑上去,却看到三个穿着白大褂像是医生一样的人,将一个蒙着头,戴着手铐和脚链的男子带到了那张铁床之上。

    汪伦立即回头对尉迟然道:“快来!这房间里有人了。”

    尉迟然赶紧上去,两人一人看一只眼睛,看到那人被带到铁床上躺下,此时,两人还看到那人的额头上贴着一张黄色的纸。

    尉迟然下意识问:“他额头上贴着的是什么东西?标签吗?”

    汪伦仔细看着,随后道:“像是符纸。”

    尉迟然一愣:“符纸?你是说那种符咒?”

    汪伦闭着一只眼看着:“对,虽然看不清楚,但那应该是符咒。”

    尉迟然不解,又继续单目看着,看到那三名医生将那人绑在铁床上之后,其中一人拿起针管对其胳膊打了一针,随后又将那人脑袋上的符纸取了下来。

    谁知道刚取下来,铁床上那个神秘的面具男就开始挣扎,三名医生赶紧上前去压着,其中一人想要重新贴上符纸的时候,符纸却因此脱手掉在了地上。

    就在那名医生俯身去捡符纸的刹那间,面具男竟挣断了固定自己的皮带,抬手就抓住了一名医生的咽喉。

    看到那名医生被抓住咽喉的瞬间,尉迟然忍不住又开始拍打墙壁,可对面的人还是听不到,紧接着,他就看到那名被掐住咽喉的医生脑袋一歪身子一软死去了。

    面具男抬手就将那医生直接扔了出来,他的力气大得惊人,直接将医生砸向了眼睛这个方向,尉迟然和汪伦也不禁下意识退开,而后又凑上去,却发现眼睛内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尉迟然赶紧贴着墙壁,却听不到任何动静。

    尉迟然看着汪伦:“师父,来不及找开关了,砸墙吧。”

    汪伦道:“砸墙?”

    尉迟然道:“只能砸墙了。”

    西北警署虽然小,但该有的都还是有,除了警用枪支被控制在只限于两人使用,其他的类似撞门器,破墙锤之类都是齐全的。

    汪伦回到摩托车处,取了两把破墙锤,带下来,两人一人拿着一把,开始敲着墙壁,没敲几下,那墙壁就直接垮塌了,后面露出了一条通道。

    尉迟然还维持着高举铁锤的姿势,完全不敢相信这么简单就把墙壁砸开了,竟然只有一堵薄薄的砖墙。

    可砖墙后面怎么不是房间,而是一个通道呢?

    两人看着墙壁上那个窟窿,又分别凑上去看着左侧和右侧的画,透过画上的眼睛可以清楚看到那两个房间,可墙壁后没有那两个房间呀?

    “我知道了。”尉迟然反应极快,“画上的眼睛是连接着三个房间的摄像头的,并不是如门上的猫眼。”

    汪伦半天才点头:“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三个房间,并不在这座宅子下面?”

    尉迟然道:“看起来应该是这样。”

    等尉迟然将左侧那幅画取下来之后,才发现果然内有乾坤,后面连接着好几条线,而线顺着墙壁一直到地面。

    再看另外两幅,也完全一样,这也就证实了尉迟然的说法,这三幅画只是三个用来监控三个不同房间用的。

    可是,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这不是很奇怪吗?用大屏幕看不好吗?

    还有三个房间内,有两间类似牢房,一间类似实验室,这又代表着什么?

    右侧房间内那个背对着摄像头的男人,是不是真正的王比利?

    猫尸和辰州红与这些东西又有着什么关联?

    尉迟然看着墙壁窟窿中的那个通道:“不对,初夏说过,她在监控里看得很清楚,真假王比利一起去了地下室之后,回来的只有假王比利,也就是说,真王比利还在这下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没有暗室,后面有个通道,也够诡异的了。”

    说着,尉迟然就要扩大那个窟窿,汪伦制止道:“如果没有暗门,就算有通道,真王比利又是怎么进去的呢?”

    尉迟然抡着铁锤道:“进去就知道了。”

    尉迟然和汪伦合力继续砸墙,砸开了可以供一人钻进去的缺口后,两人放下铁锤,检查了下随身的枪械,就钻进了那个通道之中。

    通道内弥漫着一股腐烂的气味,就像是垃圾场,而且无比潮湿,不时还有身体巨大的耗子从角落中蹿出来又消失在黑暗之中。

    尉迟然和汪伦两人一前一后,维持着队形,手持电筒朝着前方慢慢走去。

    走了一阵之后,人工修建的通道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洞穴,洞穴左右上下都露出密密麻麻的树根。

    “要进去吗?”汪伦看着洞穴问,“我总觉得太危险了。”

    尉迟然道:“师父,你以前的勇气上哪儿去了?怎么现在变这么胆小了?”

    汪伦道:“我活到今天,算是活明白了,对人来说,能够找个地方安身立命最重要,所以,我决定了。”

    尉迟然问:“你决定什么了?”

    汪伦一本正经道:“我决定不调回去了,走吧,我们回去把案子报告给总局,然后继续过咱们安稳的退休生活。”

    尉迟然一脚踹在汪伦屁股上,将其踹进洞中:“少废话!赶紧进去!”

    汪伦被踹进去,一把抓着那树枝,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刚要说什么的时候,就看到那洞穴尽头仿佛有东西。

    汪伦赶紧道:“里面好像有东西。”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