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孤军

第九章:人尸

作者:唐小豪      字数:3529

    汪伦只得道:“病急乱投医,现在也没别的人可找了,我去找他,你等着。”

    尉迟然点点头,可汪伦刚一走,他独自站在那看着那四具尸体,后背腾起一股寒意,赶紧转身追上汪伦,借口说要送送汪伦,趁机回到地下室里去等着。

    汪伦去接胎神的时候,尉迟然又注意去看了三幅画上的眼睛,除了中间那幅画中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之外,另外两幅画上的眼睛所看到的还是之前的画面。

    左侧房间依然空无一人,而右侧房间内那个人依然背对摄像头站着。

    照这么看,右侧房间里那个人不一定就是真正的王比利。

    那这个人是谁呢?

    真正的王比利又去哪儿了?

    尉迟然不时凑上去看一眼,发现那人还是一动未动,这个人的姿态让他想起了洞穴里的那四个人,难道这个人也和那四个人一样,是什么僵尸?

    尉迟然还是觉得不可能,他不相信有所谓的僵尸。

    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汪伦才将胖得多走两步都气喘吁吁的胎神接来,而且汪伦还帮他扛着一个背包,因为背包里都是胎神工作所用的各种工具。

    胎神站在地下室内,一直在喘气,因为下楼梯对他来说都太困难了:“就没电梯吗?”

    尉迟然看着胎神:“神叔,楼梯就十来步,还要什么电梯啊?”

    胎神抬眼看着墙壁上那个缺口:“你爸已经告诉我事情的经过了,事情有些怪,带我去看看吧。”

    胎神刚说完,汪伦就补充道:“我不是他爸,我是他师父,都说了多少遍了。”

    尉迟然也不知道,为什么汪伦一直不肯让他称呼爸爸,而且从收养自己那天起,汪伦就定下了这个规矩,开始尉迟然还觉得奇怪,后来也就适应了。

    尉迟然和汪伦钻进缺口,走了两步,就听到胎神使劲的声音,转身一看,发现胎神被卡在了缺口处,只得又返回,用铁锤将缺口扩大,这才将这个胖子给拽了进来。

    胎神跟随两人来到那个洞穴,看着那四具男尸,又四下嗅了嗅,竟然也不害怕,直接凑上去检查了起来。

    检查了好一阵,胎神竟然直接走到第四盏灯的位置,想蹲下去,但因为太胖,险些摔倒。

    尉迟然赶紧上前问:“神叔,你想干嘛?”

    胎神道:“把这盏灯也点燃。”

    尉迟然愣了下:“啊?”

    胎神道:“点吧,我让你点你就点!”

    尉迟然只得用打火机点燃,然后迅速闪身站在一侧,顺带把枪拔了出来。

    胎神见状道:“把枪收起来。”

    尉迟然为难道:“万一这些东西……”

    “没有万一!”胎神显得有些不耐烦,“我骗过你吗?”

    尉迟然道:“骗过,你说今年陪我过生日的,结果我等了一天,你都没来。”

    胎神道:“我那不是有事吗?”

    刚说到这,旁边那四具尸体突然间倒地。

    尸体倒地之后,尉迟然和汪伦都傻眼了,两人原以为这四具尸体会活过来,蹦跳着四下追赶他们,谁知道竟然倒下去了。

    胎神却很平静,就说了两个字:“果然和那家伙说的一样。”

    “谁?”汪伦皱眉看着胎神,“什么意思?”

    尉迟然意识到了什么,问:“神叔,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胎神微微点头道:“知道也算不知道,这四具尸体不是民间所说的由尸体炼化而成的僵尸,而是由活人变成的人尸。”

    尉迟然疑惑:“人尸?”

    人尸是什么东西?怎么又是由活人变成的呢?

    汪伦看着胎神:“胎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胎神叹了口气道:“汪伦,你还记得99年的时候,有个叫‘异想天开’的马戏团吗?”

    汪伦点头道:“当然记得,这家马戏团是唯一一个24小时不间断演出的,各种魔术戏法无比精彩,导致后来一票难求,可红火了不到一个月,马戏团就停止营业并且就此消失,因此还成为了华人城的一个都市传说。”

    胎神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某一天,上面指派我参加了一次审讯,审讯的对象就是那个马戏团的老板,我记得那个老板姓王,叫王海……”

    为什么要审讯王海?为什么要把他逮捕?胎神都不知道,上面的人也没有告诉他,只是让他听了听王海关于对“人尸”的阐述。

    胎神当时觉得稀里糊涂的,不知道什么叫人尸,后来在听完王海的叙述后,又被上面的人带到了马戏团的仓库中。

    仓库内除了杂物之外,最惹眼的就是那个漆黑的集装箱,集装箱外贴满了符纸,看起来十分诡异。

    当集装箱被打开之后,他们发现集装箱内站着六个身穿马戏团各类戏服的男女,最怪异的是,这六个人就像木偶一样站在那一动不动。

    因为胎神是负责检验的,所以与其他人一起对集装箱进行了仔细勘查,却没有发现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只发现集装箱四个角有四盏灯,灯上还贴着四张辰州符。

    胎神记得王海的口供,于是按照口供一一点燃,点燃第一盏灯和符纸后,那六个人的眼睛睁开了,第二盏灯则让他们开始有了呼吸,而后第三盏灯则让他们的手臂可以自由活动,可点燃最后一盏灯的时候,那六个人却倒地不起。

    胎神和其他同事对那六个人进行了检查,检查结果是,那是六个人,死亡时间是大概半小时之前,也差不多是点燃最后一盏灯的时间。

    尉迟然听到这里,打断胎神问:“为什么要调查马戏团呢?”

    胎神道:“后来我才知道,起因是,当地片区的警察曾经带孩子去看过马戏团的表演,马戏团的表演将故意的失误以喜剧的形式呈现,我举个例子吧,空中飞人的项目中,表演者就因为没抓稳,直接摔了下来,而下面没有防护网,也没有气垫之类的东西,人直接重重摔在地上,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的人,都会认为出事了,结果,那人很快爬起来,并向观众席上的众人挥手致意。”

    那名警察被这一幕吓坏了,按照正常的逻辑,从那种高度摔下来,不死也重伤,怎么可能直接爬起来呢?

    难道是地面做了手脚?

    警察并未多想,可没过几天,孩子又想去看马戏,警察便领着孩子再去,这次去看马戏的时候,身旁有一名记者不断地用相机拍摄着,也不断说着太不可思议了。

    警察就与那名记者攀谈,攀谈过程中得知,这名记者和他的同事为了探索这个马戏团的秘密,已经轮流看了三天的马戏了,两人发现这个马戏团果然是24小时不间断演出,但整个马戏团算来算去都只有6个人。

    6个人24小时不间断演出,这可能吗?他们不吃不喝不上厕所的吗?算上每场马戏结束与下一场开始间隔的那半小时,也来不及时间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警察产生了好奇心,却无法展开调查,毕竟马戏团所有手续都是正规的,没有违法的行为,他无法介入,而记者也称马戏团的老板拒绝采访,声称如果让他们知道马戏团如何运作,就会砸了他的饭碗。

    警察与那记者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之后,也就再也没管这件事了。

    几日之后,那名记者匆忙来找了警察,说是自己的同事失踪了,而且就是在偷偷去调查马戏团的晚上失踪的。

    警察终于找到了借口,以调查记者失踪为理由对马戏团展开了调查,谁知道那名老板却跑了,而警察也发现了失踪的记者。

    胎神回忆到这之后,抽起了电子烟:“发现失踪记者的时候,他被关在了一个小房间内,而且变得谁也不认识,开始攻击见到的任何人,力气极大,一拳就打死了解救他的警员。”

    说到这,胎神举起自己的拳头:“谁可以一拳把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揍飞出去两三米?而且还将那人的颅骨打得粉碎,谁可以?我估计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能办到吧?可那个记者办到了,警察被迫开枪,打开弹匣的子弹才将那名记者杀死,可回过神来的时候,现场已经倒下去了三名警员,一个颅骨粉碎,一个肋骨断裂,还有一个脖子被掐断了。”

    因为这个案子太过于诡异,警察总局将此事压了下来,封锁了舆论,也按照规定,将这个案子移交给了pw。

    pw组建了一个专门的小组,进行了调查,而胎神就是参与者之一。

    胎神接着道:“pw最终抓住了想要逃走的老板,可老板除了说那些东西是人尸之外,对其他的事情只字不提,而且还给我们下了套。”

    尉迟然恍然大悟:“也就是说,不点燃第四盏灯,就没事了?一旦点燃,这些人尸就会死掉,也就找不到任何证据了,对吧?”

    胎神点头:“对,没错。”

    汪伦闻言顿时急了:“那你刚才这不是在毁灭证据吗?”

    “证据!?这些证据要是活过来,会杀掉我们的!”胎神厉声道,“况且,当年参与调查这件案子的,算上我一共5人,其他4个之后在各种行动中意外身亡,我不认为那些是巧合。”

    汪伦道:“你是说,有人在掩饰这件事?那你为什么没事?”

    胎神看着自己的身体:“你认为我现在这幅德行,真的是药物原因导致的?是我故意的,我在装疯卖傻,就是为了逃过这一劫。”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