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孤军

第十章:棺材里的手机

作者:唐小豪      字数:3506

    尉迟然闻言,心里变得忐忑起来,难道说pw为了掩饰这件事而杀人灭口吗?不太可能吧,pw是t国最廉洁也是最正义的部门了,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可尉迟然也从未见胎神这么严肃过,这说明他不是在危言耸听。

    尉迟然问:“神叔,那你觉得,接下来该怎么办?”

    胎神道:“把尸体处理掉。”

    汪伦却道:“你别忘了,这件事还有个记者知道,如果她把事情捅出去了,pw一旦上门,发现我们仨毁灭证据,我们三个人就完蛋了,会被直接扔进监狱的。”

    胎神似乎忘记了初夏这个人,他寻思了半天道:“那就把这里复原,把墙壁重新封上,告诉那名记者你们什么也没发现,只能去找杀死假王比利的凶手,尽量拖延时间。”

    汪伦摇头:“我觉得,还是通知总局吧,免得招惹是非。”

    胎神迟疑了一下道:“你们通知可以,但是,不要对他们说,我来过,我不想牵扯进来,我还没活够呢。”

    说着,胎神吃力地背上背包,一个人气喘吁吁地走了。

    胎神走之后,汪伦和尉迟然对视许久,也转身离去,然后回到地下室中,原本想把墙壁恢复原状,可此时找不到水泥和砖头,只得回去准备准备,第二天晚上再来。

    可当两人回到警局的时候,却发现拘押室的门被砸了个稀烂不说,里面的初夏也消失了。

    两人站在拘押室内,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汪伦看着碎掉的门道:“这女孩儿力气也太大了吧?”

    尉迟然蹲下来看着碎掉的门:“门是从外面砸坏的,不是从里面,所以,不是初夏干的。”

    刚说到这,尉迟然想到了什么,暗叫一声不好,拔腿就朝着杂物间跑去。

    跑进杂物间,就看到冰箱上的玻璃盖子已经被打开了,而原本放在其中的假王比利的尸体也消失不见,可在地上还发现了不少带着水渍的脚印。

    汪伦见状道:“谁这么大胆子,敢跑到警署来偷尸?”

    尉迟然仔细看着地上带着水渍的脚印:“师父,我觉得,不是有人偷尸,而是尸体自己爬出来,然后跑掉了。”

    汪伦一愣,随即道:“你开什么玩笑!死人还会自己爬起来!?”

    尉迟然指着地面道:“你看地上的脚印,如果不是假王比利自己爬出来的话,地上是不会出现水印的,他浑身上下带着冰霜,爬出来之后离开,遗留下来的冰霜融化变成了水渍。”

    汪伦脸色变了:“不可能吧?死而复生?”

    说到这,汪伦又想起什么:“你是说,那扇门也是那死尸砸坏的?”

    尉迟然起身道:“之前在地下室你也看到那些人尸了,加上神叔所说,不排除那种可能性。”

    汪伦瞪目道:“你是说,假王比利也是人尸?”

    尉迟然道:“也许吧,可拘押室门坏了,也没见初夏的尸体,说明初夏没有遇害,不是被掳走了,就是自己跑掉了,只有这两种可能。”

    汪伦道:“完了,这次不报告上面都不行了。”

    尉迟然点头道:“必须汇报了,不然事情被上面知道,我们俩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汪伦道:“我现在就打电话。”

    尉迟然道:“我去找初夏。”

    汪伦叫住尉迟然:“等等,你上哪儿找去?”

    尉迟然道:“我只能去初夏身份id登记的地址。”

    汪伦点头:“那你自己小心点,我去打电话汇报了。”

    尉迟然换了身衣服出了警局,因为警署没车,他也不愿意骑那辆丢人现眼的摩托车,只能用手机叫了辆出租车。

    出租车听说尉迟然要去两界城,直接摆手说不去,尉迟然只得露出警员证,司机这才无奈朝着那边驶去。

    初夏所住的地方是华人城被称为两界城的一个区域,该区域处于西北区与中心城区的交界处,此地大部分建筑都是旧房子,不少还是华人城建立初期修建的房屋。

    此处因为紧挨中心城区,地理位置特殊,所以地价昂贵,有数批开发商来这里,都被此处居住的第一代华人后裔所提出的价格吓退。

    虽然此处比较太平,犯罪率极低,但居民普遍都有些尖酸刻薄,晚上开车从此处过,如果按了喇叭,居民都会出来拦车报警说司机扰民,不赔偿不罢休。

    因此一旦入夜,特别是半夜,都没有司机敢去那里,尉迟然也怀疑这个初夏应该就是第一代华人后裔,不然为何要住在那个地方?

    汽车稳稳停在初夏所住的那座砖楼下时,司机透过车窗玻璃看着,同时问:“警官,你是来这里查案的吧?”

    尉迟然觉得奇怪,反问:“你为什么说我是来查案的?”

    司机勉强一笑:“我以前听过,说你们警察常来这个鬼楼查案,但什么都没查出来。”

    尉迟然更加疑惑了:“鬼楼?这里?”

    司机见尉迟然似乎不知道,立即道:“没事,警官您慢走。”

    尉迟然下车后,出租车司机开着车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黑洞洞的单元门口只亮着一盏昏黄的灯,灯右侧挂着写有“思路华36号”的门牌,下面则堆放着一些旧家具。

    仰头望去,整栋楼上只有三楼的一家还亮着灯,尉迟然迟疑了下,还是拿出手电打开,这才朝着里面走去。

    尉迟然上楼前,再一次拨通了初夏的手机,电话虽然如之前一样接通了,但无人接听。

    无人接听?她是把手机丢了吗?尉迟然还是不停地打着,等他到了三楼之后,却听到了手机铃声。

    尉迟然下意识挂掉电话,手机铃声也立即停止了,他又再次打过去,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尉迟然觅着铃声来源走了过去,走到写有11两个字的门前,初夏身份id登记的就是3楼11号,而且手机铃声也是从里面传来的。

    尉迟然贴着门仔细听着,确认手机铃声就是从里面传来的。

    如果初夏被人挟持,手机肯定会被关掉或者扔掉,而她的手机却始终保持接通状态,但却无人接听,那么就剩下一种可能性,她出事了,但人还在家里。

    想到这,尉迟然一脚将门踹开,可被踹开的门却撞到了什么东西又立即反弹回来,借着手电光尉迟然才看到,门撞上的是一口摆在客厅中的棺材。

    那是一口普通的棺材,摆在两根长凳之上。

    这类旧楼每户只有一室一厅,厨房都是在小阳台上,厕所也只能勉强放下一个马桶,就算家中面积最大的客厅,也只勉强能摆下一口棺材。

    可问题是,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口棺材呢?

    华人城早就在十来年前修改了法律,法律明确要求,人死后必须火化,火化之前可以有入棺仪式,但棺材绝对不能入土。

    这条法律颁布之后,华人城不少以前做棺材买卖的人也就改行了,只留下了少部分还在经营,不过大部分都与殡仪馆等地方维持着长期合作,因为很少有人单独定制棺材,都是举办葬礼瞻仰遗容的环节才会用到棺材。

    但现在几乎没人把棺材放在家里了。

    尉迟然看着那口棺材,又看向布满灰尘的屋子,看样子这里好久都没人住过了。

    对了,手机。尉迟然拿出手机,继续拨打电话,很快就听到电话铃声是从棺材内传出来的。

    尉迟然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贴近棺材盖又仔细听了一阵,那声音的确是从里面传来的。

    听清楚的那一刻,尉迟然顿时觉得毛骨悚然,他下意识挂掉了电话,看着那棺材盖,却又不敢掀开看个究竟。

    尉迟然环视屋内,目光投向卧室内,慢慢上前,用手电照着卧室里面,发现里面只有一张床,而床头柜上则摆着一张人的黑白照,跟前还有个香炉,香炉中还插着烧完的香。

    尉迟然的手电照向那张遗照的时候,却发现照片上的人很是眼熟。他立即上前,凑近去看,发现遗照上不是别人,正是初夏!

    尉迟然吓得浑身一抖,险些把手中的遗照摔在地上,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把遗照放下,然后仔细回忆着白天发生的一切。

    难道说自己撞鬼了?不可能吧,那明明是人啊?鬼会来报案吗?鬼会开车吗?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尉迟然刚想到这,那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他猛地转身看着客厅,又下意识摸出手机来,还以为是手机误碰自己拨出去的,但并不是。

    尉迟然慢慢走出来,来到那棺材跟前,站在那看着,一直等到那手机不再响铃,可只隔了几秒之后,手机又开始响起来。

    虽然害怕,但尉迟然还是决定开棺看看,他用手扣住棺材盖边缘用力抬起来,然后将棺材盖移到一侧,不过人却立即退后了一步。

    他还是怕自己在打开棺材的那瞬间看到里面有什么。

    定了定神后,尉迟然将电筒高高举起来,朝着棺材内看去,然后这才慢慢凑上去,随后发现棺材内除了一个手机之外什么都没有。

    尉迟然俯身将那个手机从棺材内拿出来,发现那的确是初夏的手机。

    因为不知道密码,所以尉迟然无法打开手机,但能从锁定屏幕上看到有两组未接来电,第一组的电话号码是自己的,而第二组电话号码则是个陌生号码。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