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孤军

第十一章:冷漠的男人

作者:唐小豪      字数:3555

    至少那组号码,对初夏来说是陌生的,若不陌生,初夏便会将号码存进手机电话本里,锁定屏幕上也就能显示号码主人的名字。

    为什么有口棺材?为什么初夏的手机又在棺材里?为什么初夏的家里像是多年没人住?又为什么卧室里还摆着初夏的遗照?

    初夏不是鬼,鬼怎么会拥有手机这种东西呢,这肯定是有人故意而为的,尉迟然下了推断。

    尉迟然开始在家中翻找起来,却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只能确定这间屋子是个独居女人所住,没有任何男性物品。

    没有线索了,尉迟然决定打电话回去问问汪伦上面怎么说的时候,初夏的手机又响起来了,他拿出来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收到了一条短讯。

    短讯上就写了几个字:看下面。

    尉迟然下意识往自己脚下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往周围也看了下,地面到处都是灰尘,没有别的东西。

    不过尉迟然立即意识到有人在监视自己,否则为什么会发这种短讯?

    尉迟然看向窗户,窗户拉上了窗帘,外面看不到,难道说屋内有隐藏摄像头?

    就在此时,尉迟然目光落在了棺材上,那三个字的意思,是不是让我看棺材下面?

    尉迟然慢慢蹲下来,歪头朝着棺材下看去,这一看不要紧,把尉迟然直接吓得摔在地上,因为棺材下面紧贴着一个人!

    尉迟然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打着手电去查看,发现那是一个面朝下被人用棺材钉钉在棺材底部的人,而那不是别人,正是那具从警署冰柜之中自己跑出来,还砸坏了拘押室大门的死尸。

    也就是假王比利。

    怎么会这样?假王比利的尸体怎么会在这里?尉迟然不敢动尸体,只得歪着头用手电从上至下照着尸体,在照到假王比利鞋子上的时候,发现了鞋子下面有一层白色的油漆。

    看到这,尉迟然想起来,在这栋楼下的外面地面上就撒了不少油漆,也许是谁家粉刷的时候不小心落下的。

    也就是说,假王比利是自己走进单元楼的。

    那是谁把他钉在棺材下面的呢?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要钉在棺材下面,都很难办到。

    只有两种办法,第一种一个人抬着假王比利,另外一个人钉,第二种就是把棺材翻过来,让假王比利躺上去,然后再钉。

    无论是哪种办法,都至少要两个人,一个人要办到太难了,就算要把棺材翻过去,都很困难,更何况还要算上假王比利的体重。

    尉迟然起身来,拿出电话拨给汪伦,电话刚响一声,他就发现走廊上的灯亮了,他立即挂掉电话,闪身躲在一侧。

    他先前上楼的时候就发现走廊中是感应灯,只要有人走来,灯就自己亮起来,加上没有清晰的脚步声,所以可以断定走廊上现在悄悄走了一个人。

    但这个人明显不熟悉这里的环境,不知道有感应灯,所以,在灯亮起来之后,这才人立即停了下来,和尉迟然一样躲在某处,静观其变。

    就在尉迟然悄悄把手枪保险打开的那瞬间,电话却响了起来,尉迟然立即拿起来,发现是汪伦拨回来的,刚准备挂掉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间从门外冲了出来,直接朝着尉迟然冲了过去。

    尉迟然来不及反应,被那人直接将手枪打飞,手机也落在了地上。

    紧接着,那人直接抓着尉迟然一个过肩摔,将他重重砸在了棺材之上。

    尉迟然背部受伤,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而那人直接将其制住,顺势将他的手并拢,又戴上了手铐。

    尉迟然被戴上手铐的那瞬间,立即意识到来人和自己一样是个警察,想要解释,但因为被摔得太惨,一口气涌在胸口,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人俯身捡起地上的手枪,查看了下,然后取下弹夹,退掉枪膛中那颗子弹,再将尉迟然直接从棺材上拖下来,扔到墙角,自己则顺手抓过一把椅子坐下,冷冷地看着尉迟然。

    可因为屋内没灯的关系,尉迟然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只知道应该是个男性。

    就在此时,男人顺手打开了旁边的灯,灯光亮起的瞬间,尉迟然下意识闭上眼睛,等适应了光线这才抬眼看着跟前的男子。

    男子留着中长发,浓眉大眼,鼻子高挺,这种男人扔大街上,对女人极具吸引力,而且面色冷峻,看起来很是高冷。

    穿着复古摩托夹克的男子还穿着一条耐磨的黑色牛仔裤,左侧腰间鼓起,明显那里别着一支手枪,透过外套的缝隙,尉迟然可以从露出枪套的握把判断出那是一支格洛克22型手枪。

    而在整个t国,唯一使用格洛克22型手枪的只有一个部门,那就是pw。

    也就是说,眼前这人应该是pw部门的干员。

    尉迟然看着那人道:“自己人,我也是警察,我的证件在兜里,我现在拿出来,我慢慢的拿……”

    那人没作声,依然用冷漠的眼神看着尉迟然。

    尉迟然吃力地将证件掏出来,然后递上去。

    那人接过去看了一眼,又将证件摆在了尉迟然手枪的旁边。

    尉迟然问:“我知道你是pw的人,不知怎么称呼?”

    那人终于开口:“你是什么人?你来这里做什么?”

    听那男子提出这种问题,尉迟然立即就不爽了。

    “我是谁?”尉迟然目光投向旁边的证件,“我证件都给你看了,你还问我是谁!?”

    男子冷冷道:“尉迟然,西北警署警员。”

    尉迟然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不识字呢。”

    男子问:“我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尉迟然反问:“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

    男子道:“回答我的问题。”

    尉迟然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拿出了证件,你呢?你现在是袭警你知道吗?我现在就算起来,暴打你一顿,你也拿我没办法,谁让你不给我看证件的?”

    尉迟然虽然嘴硬,但自己也清楚,就算解开手铐,自己和眼前这人对打,下场依然是被按在地上摩擦,而且是来回摩擦。

    男子看着尉迟然那副模样,冷漠地将口袋中的证件拿出来,放在他的眼前,随后又收回去。

    尉迟然昂着头道:“太快,没看清楚。”

    男子忍了忍,又拿出来,差点没把证件贴尉迟然脸上了。

    尉迟然这次看清楚了,这人叫方寻忆,的确是pw的干员。

    尉迟然再次抬起手:“好了,你是pw的,我是西北警署的,都确认了,可以解开了吧?”

    方寻忆收起证件,却不解手铐,只是问:“回答我的问题。”

    尉迟然起身道:“你有毛病是吧?”

    方寻忆抬眼看着他:“pw有权力逮捕任何可疑份子,并且就地问询,不管你是警察,还是其他什么人,就算你是王室成员,也一样对待,所以,坐下,回答我的问题。”

    尉迟然知道方寻忆所说的是实情,pw的确有这个权力,但他还是不服:“我偏不!我就要站着,怎么?我站着显得比你高是吧?”

    方寻忆起身来,他比尉迟然要高出一个头来。

    尉迟然咽了口唾沫:“干嘛?比身高是吧?”

    说着,尉迟然四下看了看,直接站在旁边的一个小凳子上了,但就算站上去,他也只能平视方寻忆。

    两人对视许久,都觉得有些尴尬,方寻忆重新落座,而尉迟然也从凳子上下来,谁知道,这下气氛更尴尬了。

    “那个……”尉迟然咳嗽了一声,“重新来做一个自我介绍吧,我叫尉迟然,我是西北警署的警员,没请问您是?”

    方寻忆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尉迟然,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

    尉迟然急了:“喂,我用这种方式来化解我们俩初次相见的尴尬和矛盾,明白了吗?所以,轮到你了,来。”

    方寻忆微微叹了口气,明显是在压制怒火,随后又问:“我问你,你来这里做什么?我最后问一次,否则,我就把你带回去了。”

    尉迟然知道方寻忆认真了,只得坐下来,开始一五一十的交代,从早上初夏来报案开始,直到他来到这里发现了棺材下的尸体。

    方寻忆立即蹲下来,查看着棺材下面。

    看清楚棺材下面的尸体后,方寻忆脸色变了,又问:“你是说,这尸体自己从冰柜里跑出来,走到这里来的?”

    尉迟然道:“按照我得到的线索,就是这样的,但至于是不是,那就是你们pw的事儿了,总之,我们署长已经往上汇报了,接着就是你们调查,我们完事儿,皆大欢喜。”

    说完,尉迟然又举起手来,示意方寻忆去解开手铐。

    方寻忆掏出钥匙,给尉迟然将手铐解开,就在解手铐的那瞬间,屋外闪过一个人影,那人戴着滑雪面罩,手中还握着一支手枪。

    “躲开!”尉迟然想要推开方寻忆,但为时已晚,门外的枪声已经响起。

    那颗子弹在命中方寻忆之后,又穿透了他的身体,打入了尉迟然的胸口。

    尉迟然只觉得胸口一凉,紧接着就朝着地上倒去,却在昏迷的瞬间,看到方寻忆竟然转身追了出去。

    他不是也中枪了?尉迟然脑子中闪现出这个念头后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尉迟然猛地睁眼醒来,觉得胸口还隐隐作痛,不过意识却很清醒,他下意识去摸胸口,却摸了一手的鲜血,再看向四周,发现自己躺在棺材之中。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