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孤军

第十二章:复活

作者:唐小豪      字数:3763

    尉迟然抓着棺材边缘坐起来,借着暗光看着自己胸口的鲜血,衣服上明显还有个洞,那是子弹造成的,可自己为什么没事了?

    完了,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已经变成鬼了?尉迟然脑子中冒出这样一个怪异的念头,他环视周围,看到自己的枪和证件还摆在桌上。

    对了,那个方寻忆呢?他人呢?

    尉迟然从棺材中爬出来,感觉自己浑身难受,就像是发烧了一样浑身肌肉疼痛。

    尉迟然看着四周,随后走向洗手间,站在镜子跟前看着自己,然后脱掉全是鲜血的上衣,却发现胸口有个红色的印记。

    红色印记应该是自己中弹的地方,自己也没穿防弹衣,而且清楚感觉到被子弹命中,为什么没事呢?

    难道自己在做梦?尉迟然抬手给自己一巴掌,很痛,不是做梦。

    就在此时,尉迟然从镜子中看到了走进客厅的方寻忆,他换了一身衣服,手中还提着一个购物袋。

    尉迟然转身看着方寻忆,方寻忆则将袋子举起来:“这里有衣服,快换上吧。”

    尉迟然伸手拿过袋子问:“发生了什么事?”

    方寻忆也不回答,只是道:“总部的人快来了,你抓紧时间。”

    尉迟然没有换衣服,只是追问:“你不是中枪了吗?为什么你没事?我清楚记得那颗子弹穿透了你,又命中了我。”

    方寻忆淡淡道:“袋子里是我的衣服,也许不合身,你先穿着。”

    尉迟然低头看着袋子,忽然想到了什么:“刚才到底……”

    方寻忆不耐烦道:“先换衣服!”

    尉迟然只得将衣服换上,方寻忆则立即将尉迟然的衣服收拾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尉迟然一个箭步上前拦住他:“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方寻忆解释道:“你中毒了,产生了幻觉。”

    尉迟然一把抓过方寻忆手中自己换下的衣服:“那衣服上的血怎么解释?你为什么要换衣服?”

    方寻忆沉默了,只是看着尉迟然。

    突然,尉迟然去扒方寻忆的衣服,方寻忆一把将他推开:“你干什么?”

    尉迟然道:“给我看看你的后背。”

    “你有病吧!”方寻忆皱眉道,“我说了,那是你的幻觉!”

    尉迟然摇头道:“不是幻觉,你和我都中枪了,可是为什么我们都没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方寻忆转身下楼,尉迟然跟着他下楼来到他所开的那辆黑色福特轿车跟前,看着方寻忆将尉迟然的血衣放进一个塑料袋中封好。

    此时,远处驶来了数辆带有pw标志的汽车,方寻忆压低声音道:“之前中枪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我和你都会有麻烦。”

    尉迟然纳闷地看着方寻忆,一头雾水。

    大批pw的干员从车上下来,为首者与方寻忆在那说着什么,随后,方寻忆将尉迟然带到一辆厢式货车跟前,示意他上车去。

    此时天已大亮,尉迟然抬手看表,才知道已经上午十点了。

    自己中枪前是凌晨四点,也就是说,从中枪后到现在,自己在棺材内睡了好几个小时。

    自己真的中枪了吗?还是说,那是幻觉?可衣服上的血怎么解释?

    尉迟然站在车门口,看着外面那些封锁现场的pw干员,满脑子疑问。

    厢式货车内,一名pw干员对尉迟然进行了询问。尉迟然除了隐瞒中枪的事情之外,将其他的事情都全盘托出。

    那名干员用审视的眼光看着尉迟然,目光忽然间落在尉迟然外套内的t恤上,抬手指着道:“你里面的t恤上怎么有血?”

    尉迟然虽然换上了方寻忆给的外套,但里面那件t恤却没有换。

    干员说着上前解开了尉迟然衣服的纽扣:“你受伤了?”

    尉迟然笑着摇头:“没有。”

    干员问:“那血是怎么回事?”

    此时,尉迟然看到方寻忆出现在了门外,用冷漠的眼神注视着他。

    尉迟然撒一个活了22年来最弱智的谎话:“我有牙龈炎,这些是牙血。”

    干员看着尉迟然t恤上那滩血:“牙血?”

    尉迟然勉强笑道:“牙血,我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尉迟然觉得自己的笑容都要凝固在脸上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牙血,而在他说出那句谎言的时候,站在车外的方寻忆也为之一愣。

    干员勉强笑了笑:“是吗?看样子,你牙血的量挺大呀。”

    尉迟然脱口而出:“我每个月有那么几天都要大量流牙血,就像口腔来例假一样……”

    干员闻言,差点没呕出来,却又忍住了,只是点了点头。

    车门外,方寻忆脸上的表情都要扭曲了。

    尉迟然被反复审问了足足两小时之后,又被带到了位于华人城南区的pw总部。

    pw总部没有高楼,最高的建筑只有三层,但占地面积很大,整栋楼在平面是l形的,相比位于城中心的警察总局,这里要显得寒酸很多。

    但是要进入pw总部,必须经过虹膜、指纹验证,一旦有重大事件发生,进出总部还需要基因检测,以保证犯罪分子不会找到漏洞偷偷混入其中。

    被带进总部后,尉迟然被两名干员直接送进了一间审讯室当中,然后又在那里百无聊赖地喝了一个小时的咖啡,期间不断有人来续杯,还送了各种美味的点心。

    尉迟然也不客气,又吃又喝,最后干脆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

    就在尉迟然趴在桌上即将熟睡的时候,门开了,一个留着二寸头,年龄约莫四十来岁的男子走了进来,直接落座在对面,便开始了自我介绍:“我叫侯万,内安部主任。”

    内安部?尉迟然心头一惊,他对pw的了解全部来自于汪伦,他曾经听汪伦提起过,pw的内安部全称叫内部安全部,这是专门监控全t国警察,乃至于pw内部人员是否违规的特殊机构。

    如果说pw独立在各机构之外,直接向王室负责,那么内安部也独立于pw之中,仅仅只是向pw执行副部长负责。

    pw的头儿除了部长之外,还有几名副部长,虽然部长上任可以自己提名副部长,但执行副部长一直都是由王室直接任命,目的就是为了不让部长独揽大权,达到一个平衡。

    换言之,部长和执行副部长是可以互相制衡的。

    尉迟然不理解,这个案子为什么要让内安部来过问?难道是自己和汪伦犯在他们手里了?因为没有及时上报这个案子?

    尉迟然起身立正敬礼:“报告,西北警署警员尉迟然。”

    侯万冷冷道:“坐下吧。”

    待尉迟然坐下之后,侯万将手中的资料本放在桌上:“尉迟然,1996年出生,2004年随父母移民到华人城,2015年以全市最高成绩考入警校,短短两年时间就读完了原本四年的课程,直接跳级毕业,是华人城警校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毕业生,原本要将你分配到总局的刑事部,但你却主动申请调到荒凉的西北警署,理由是要照顾你的养父汪伦。”

    尉迟然看着侯万简单回答:“是!”

    侯万又道:“表面上看,你和其他学警的关系不错,但是私下大家都很讨厌你,知道为什么吗?”

    尉迟然回答:“不知道,长官,人家讨厌我是人家的事情,我也做不到让所有人喜欢,所以,我不想知道为什么。”

    侯万道:“他们对你的评价是,太自负,目中无人,没有团队精神。”

    尉迟然也不回答,只是安静地听着。

    侯万问:“不打算解释下吗?”

    尉迟然道:“长官,没有那个必要。”

    侯万却是话锋一转,突然问道:“愿不愿意到pw来?”

    尉迟然毫不迟疑回答:“不愿意。”

    侯万问:“理由?”

    尉迟然笑道:“我觉得西北警署挺好的,薪俸不少,年底双薪,没有重大案件还有奖金,福利也特别好,也不用拼命。”

    侯万依然面无表情:“昨晚那个案子,你怎么看?”

    尉迟然摇头:“报告长官,我到现在都稀里糊涂的,毫无头绪。”

    侯万又道:“你只是普通警员,没有资格接触这类案子,所以,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不加入pw,要不签了这份协议。”

    侯万从资料夹中拿出一份中英t三国文字的文件来,又在上面放了一支笔。

    尉迟然直接拿起来就签上了名字。

    侯万冷笑了下:“你都不看内容?”

    尉迟然笑道:“我看不看有区别吗?就算我不同意上面的内容,我也没那个能力让你们修改,对吧?”

    侯万按下桌上的通话器:“进来吧。”

    尉迟然看向门口,门开了,走进来的竟然是方寻忆。

    侯万起身道:“从今天开始,方寻忆就是你的搭档了。”

    尉迟然立即起身:“长官,你不是说签了这个,就不用去pw了吗?”

    侯万收拾资料:“方寻忆是pw,你依然是西北警署的警员,不冲突,只是在这个案子调查清楚之前,他必须和你在一起。”

    尉迟然道:“这什么意思?监视我?”

    侯万想了想道:“差不多吧,你可以这么以为。”

    尉迟然拦住侯万:“侯主任,我犯什么事了?还让人来监视我?”

    侯万推开尉迟然:“我有这个权力,不服你可以去投诉我。”

    侯万说完直接离开,尉迟然站在那看着关上的门,又看了看方寻忆。

    方寻忆掏出一把车钥匙:“这是车钥匙,我们一人一把,从今天开始,我就在西北警署上班了,以后请多指教。”

    尉迟然看着车钥匙上的标志:“哇,奔驰,真够阔气的。”

    方寻忆转身离开,尉迟然只得跟上,待两人来到地下车库之后,尉迟然才发现方寻忆所开的是一辆老款奔驰,但车身明显是被改装过的,看起来要坚固不少,只是车门上没有pw的标志。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下一章(→)
  • 上一章
  • 下一章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