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妖神相公爬上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妖神相公爬上榻: 第808章 大结局

    那只胖虫见澹台婉儿和这她们有几世的世仇最后都被这些心善的人包容接纳了,就更加的觉得这些人并不会和它计较了。
    心里一松,便嗡嗡出声,就饶道:“好人们,你们放过我吧,我虽然是只老蛊了,可是我并没有做什么坏事啊,就算对你们有坏心,我也并没有真的弄死了那小子……我保证,只要你们放过我,我一定躲得远远的,再也不做伤人性命的坏事了!”
    胖虫子信誓旦旦,就盼着这凤惊天夫妻大发善心,但是却注定失望了。
    “胖子,你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一定听过非我族内其心必异这句话吧?”凤惊天俊美的秀眉一挑,将天罗地网再次扔在地上,朝着被网住的胖虫淡淡的看过去。
    胖虫接触到他的清冷眼神,身体抖的如筛糠。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明明什么也没做,就是那淡淡的一眼,都能将它凌迟处死一般!
    真是倒霉,他老人家怎么惹了这么一个杀神呢?
    都怪那个澹台婉儿不好,死了还要害它!要不是她死了,百里雪那怨魂占了她的身子,它怎么会像借着她的手成就一番大事?
    “其实要饶你也不是不可能,可是胖虫,你真的确定你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没做过祸害生命的事?你那些手下的残忍狰狞想也是知道的。再说了,你本来就是至阴阴邪之物,说的那么无辜真无法让人信服啊。”月轻颜也摇头揭露它的底细。
    胖虫被他们夫妻揭了老底,瞪着一双大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委屈的蜷缩了一下身子。
    “姐姐,凤姐夫,我去看看阿奴,你们随意啊。”红莲本就厌恶那些软体虫子之类的物种,实在不想在这老蛊物面前多待,借口离开。
    月轻颜朝她点头,知道她心思,也没说什么。
    “那……那你们要怎么发落我?”胖虫想了好久,它此生也只得一个主人,他那主人虽然说不上是大恶之人,但也算不上好人。
    亦正亦邪之间吧……
    想当初它也是随着主人做了不少害人性命的事,虽然也杀了不少恶人,但终究也杀了不少无辜之人。
    这样一想,它的罪孽是非常大的!
    “罢了,相公,虽然是阴邪之物,事情也都要从两面看。总归也有好的一面,不若将它带去给紫阳调教吧。”月轻颜想到紫阳是至阳至刚的应龙,最讨厌的就是这样至阴的东西了,嘴角就不自觉勾起。
    凤惊天多少年没见到她这样捉弄人的表情了,真是好怀念啊。
    所以,他就好心情的看了一眼胖虫,侧目道:“本尊娘子既然替你求情了,那本尊就饶了你小命一条,你以后就跟着紫阳吧。”
    胖虫吧嗒吧嗒真的就流出了感动的泪水来,至于紫阳是谁,它一点都不介意。
    不将它送到天妖族那嗜好折磨蛊族的老家伙那里,比什么都好。
    这就是真的饶了它了……
    半月之后,国师府终于迎来了阿奴国师和红莲姑娘的大喜美事。
    青皇陛下亲自携了皇后前来贺喜,这一天大半个青藤国的权贵名流都挤到了国师府。
    万年来,国师府都是清清冷冷的,谁也不敢轻易踏足这个神圣的地方,但是今日却对所有人开放,除了那些权贵名流们,就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也可以排队来国师府参观贺喜……
    对于国师府的亲民行为,被百姓们交口称赞。
    月轻颜和凤惊天当了阿奴和红莲的家人长辈,自然是忙的不可开交。
    毕竟他们也没想到今日会这么热闹,来了这么多贺喜的人。
    也幸好青皇和瑶琴皇后抽调了几批得用的宫人前来帮忙支应。
    月家几姐妹夫妻也带着月家得用的小辈前来帮忙,即使这样月轻颜也忙的如陀螺一般。
    小事是交代了下面的管事按规矩办,可需要请示她的事也实在太多了。
    瑶琴,风四姐都在暖阁里陪着她,见她发完了对牌,歇了一口气。瑶琴亲自给她斟了一杯茶,亲手端了过来,塞进她手里。
    月轻颜连一句感谢的话也顾不得说,端着茶就喝了起来。
    “这么好的茶,被你这样牛饮,真是牛嚼牡丹了。”风四姐也端着茶轻轻啜了一口,摇头叹道。
    这丫头真是忙疯了。
    月轻颜猛灌一盏茶后,觉得稍稍解了渴和乏,也不介意自家四姐的打趣,也笑着说:“这个时候能解渴就好,谁管牡丹不牡丹了。难道那牛都要饿死了,好容易得了牡丹充饥,还要一小口,一小口细嚼慢咽不成?饿死了可不划算。”
    她这样替自己圆话,将瑶琴和风四姐都逗笑了,瑶琴看着她,心疼道:“四姐,她那也是渴的狠了,就是她嫁嘉和的时候也没这样操心劳累吧?”
    风四姐也笑了,拿眼瞟了一下自己这妹妹,摇头叹气:“她嫁嘉和的时候,哪里有什么劳累?嘉和是天妖族和天神族的长公主,嘉和成亲时候,我父皇母后和凤家那边的长辈都抢着操持婚事。她啊,这也是头一次替人操办亲事呢。”
    风四姐听过神后母亲说过嘉和婚事的琐事,自然知道一些。
    听了她的话后,瑶琴了然的点头,“那红莲这丫头真是有福了。”
    “可不是么!”风四姐深以为然的点头。
    月轻颜觉得帮人操办婚事挺有成就感,不怕麻烦的问:“那你们两位的女儿大了,我也愿意帮着操办,你们愿意吗?”
    这……风四姐和瑶琴对视了一眼,俱都摇头。
    风四姐更是直言不讳,“妹妹你莫抢,你不是还有小宝吗?你还去操心小宝去吧。”
    见她提起小宝,月轻颜杏眼一弯,眸里很明显的浮想念的神色。
    接着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风四姐作为凤小宝的姨妈,一见自家妹子叹气,立刻就紧张的问。
    月轻颜无奈回答,“凤惊天让我不要插手小宝的事,说她那未婚夫婿是个天字一号大醋坛子,小宝一应事让他自己去处理好了。”
    她的话一出,风四姐和瑶琴都愣住了,都问:“小宝都已经许出去了?”
    凤小宝的年纪不大吧,虽然没有见过,但在她们眼里也就十几岁的小丫头罢了。
    “得了,那孩子那么小就被人盯上了。”月轻颜咬牙切齿,要不是自家相公说那后生必定是妻奴一枚,她是真想去将小宝从他身边抢回来。
    她就不信了,她还斗不过一个后生!
    其实不信也不行,她估计真的斗不过那个后生……
    此刻凤小宝娇小的身子被某人抱在怀里尽情的吃着嫩豆腐,呜呜咽咽之间,猛的打了一个喷嚏。
    某人见此立刻将她抱紧了些,可别让小丫头找了凉……
    回过头来说。
    瑶琴和风四姐见月轻颜咬牙切齿的样子,心里就有数了。
    小宝的那个未婚夫婿对小宝一定是疼到骨子里了,否则以凤惊天那个护短的不等别人动手早就将女儿夺回来了。
    再来,那个后生轻颜估计真的打不过人家,且那个还是个霸道的,不会因为人家是小宝的娘就不和她动手了……
    她们以后可将女儿看的紧些啊!
    月轻颜哪里知道自己因为小宝被姐姐和好友引以为鉴呢?她又说起了儿子,满满的都是无奈……
    “原来你回凤鸾大陆是因为儿女都大了,都不带你玩了啊?”听了她的抱怨后,瑶琴捂嘴轻笑,原来如此。
    风四姐却咳嗽一声,眉一挑看着瑶琴摇头道:“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实际上都是她那好夫君的错,腻在她身边霸着她,那些孩子只好自己去闯荡折腾去了。等孩子长大后,可不都有了自己的小世界了?她啊,还是继续和凤惊天相亲相爱一辈子去吧。儿孙自有儿孙福。”
    “四姐说的有理,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我倒是想要夫妻两人好好的过些恩爱的日子,不要想那么多的事呢。”瑶琴满眼期望的说着。
    她是真想啊,殊不知她是真的羡慕着月轻颜的,还有祝福。
    风四姐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别盼着了,你和青皇不也快了?倒是我,以后可要有的忙了。”
    风四姐这话不是空穴来风,自己儿子要一统凤鸾大陆,她作为母亲能不搭把手,拼着老命也得帮忙吗?
    青宜安这对夫妻倒是好,肩上担子一撩,跟着妹妹回天神族也好,回天妖族也好,以后自然全都是自在日子。
    瑶琴见风四姐拿话挤兑她,也不生气,哈哈笑着,“四姐,谁让你生个能力出众的好儿子呢?这也是你的命不是?”
    是,命也。风四姐也认了。
    三人说了一会,月轻颜又忙了起来,风四姐起身,拍了拍皱了的裙裾,看着月轻颜说道:“我去看看新娘子去,就不打扰你这个大忙人了。”
    瑶琴也跟着起身,接口道:“我也去看看新娘子去。”
    月轻颜点头,“好,吃喜酒的时候我去叫你们,今日我们姐妹们吃,不管其他人了。”
    “那感情好,我也懒得应付那些贵妇们。”风四姐很是喜欢她的安排。
    瑶琴也不喜欢应付那些人,特别是她的身份,前来敬酒的估计排着队来,她更懒得应付,闻言也高兴了,笑道:“那我们等你。”
    月轻颜连月家姐妹也没邀请,只她们三个,这样的心意让瑶琴和风四姐心里都十分的感动。
    当然,月轻颜也没忘了月家姐妹,打算明天一早单独请她们来聚聚,这是后话了。
    瑶琴和风四姐去到喜房的时候,见到一脸娇羞的坐在婚床上的红莲眼里都是强烈的惊艳之色。
    红莲身着一身雪白掐腰暖玉织锦的衣裙,裙裾间用金丝银线绣着麒麟和凤凰,实在是震撼人心的美!
    虽然是古典的婚礼吉服样式,但是腰身更细,乍一看就是带着古典气息的现代婚纱嘛……
    这在这个时候可是头一份,怪不得连见多识广的风四姐和瑶琴这一国之母都惊艳又吃惊。
    更何况是其他人了。
    虽然也有人窃窃私语说哪有大婚穿白色的这样的,但是并不敢说的太大声。
    本来也因为红莲穿雪白色的新婚吉服实在太好看了,就是刚才国师大人来揭盖头后,看到漂亮的新娘子都呆住了好久。引得女宾们哄堂大笑,虽然是善意的,也让红莲羞红了脸,娇嗔的瞪了一眼阿奴。
    谁知道她这一瞪,阿奴是三魂被她瞪走了七魄,连出去陪酒都是被凤惊天派人拉走的。
    见到皇后和一位气质非凡,美丽雍容的贵妇过来看新娘子,那些有眼色的女宾客们见过礼后,纷纷起身离开,怕冲撞和皇后贵人。
    红莲见这二位来,也赶忙从婚床上站起来给二人见礼。
    瑶琴双手扶着她坐回到床上,笑着恭喜她。接着仔细打量了她的穿着,赞叹道:“虽然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穿白色的喜服成亲,不过真的很美!”
    风四姐也深以为然的点头。
    红莲当然知道自己穿这一套很美,娇羞的解释道:“多亏姐姐给我准备的这样美的喜服。”
    虽然说白色是喜服有些别扭,但是确实是改良版的喜服啊。
    风四姐看了瑶琴一眼,淡笑道:“我就知道是那丫头的主意,自小就没个正形,脑子里不知道装着多少奇思妙想,真是佩服她的脑袋瓜子。”
    瑶琴嫣然一笑,正色道:“说实话,真的挺好的,谁说成亲一定要红色的喜服啊,也就是图个喜庆罢了。我看这白色就很好,多好看。”
    风四姐也点头,“是好看。”
    红莲却急着解释起来,“其实姐姐给我准备了好几套吉服,那几套都是红色的,但是我自己选了这套白色的。我平时穿红色穿的太多了。”
    红莲平时确实喜欢穿红色。
    见她急着替月轻颜解释,风四姐摇头失笑:“知道你怕我们误会你姐姐,放心,我们不会的。安心当你的新娘子吧。”
    红莲娇羞低头,风四姐和瑶琴相视一笑。
    瑶琴又朝着红莲和风四姐招手,见她一脸神秘,两人均凑过头去,瑶琴轻声道:“我们圣上有个打算。”
    “什么打算?”二人都非常好奇的问。
    “陛下让我来找你们商量商量,也给轻颜和我表哥在凤鸾大陆举行一场婚礼……”
    三人的声音越来越小……
    红莲和阿奴的新婚之夜过的颇为“惊心动魄”……
    不过,第二日起床,新郎官阿奴是早早起了,国师府的人见到他给他道喜的时候,见到他的嘴巴都要笑歪了。那眉宇之间也全是春风得意……
    而一向生龙活虎的红莲姑娘却赖起了床,不用说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有那胆子大的护卫私下里八卦,阿奴国师实在是太生猛了,连红莲姑娘都被他治的下不来床来……
    阿奴和红莲成亲后黏在一起的日子更多更长了,月轻颜有时候几天也见不到他们的人影。
    她正觉得无聊,凤惊天却告诉她一个瞒着他们夫妻的秘密,原来这几天不见红莲和阿奴,是这两人伙同瑶琴夫妻还有她四姐一家以及月家秘密给她和凤惊天准备婚礼……
    以前凤惊天和她提过,她还不觉得,可是现在她回过头来想想,她和凤惊天都一大把年纪了。实在感觉挺尴尬……
    “相公,我们赶紧逃吧,我可不想再举行一次婚礼了……”
    “为什么,为夫觉得挺好啊!”
    “好什么好,也不想想我们都多大年纪了……”
    “既然娘子不喜欢,那我们就逃吧……”
    凤惊天拍板了,在某一天神不知鬼不觉的带着月轻颜离开了凤鸾大陆,留下凤鸾大陆那帮兴奋能捉弄一下凤惊天的男人在意淫着……
    时空隧道,凤惊天将月轻颜揽在怀里,月轻颜顺势靠在他的肩膀上。
    “娘子是不喜欢年纪大了是吗?”凤惊天突然问。
    “也不是,年纪总归会慢慢增长的。我是尴尬……你怎么没头没脑的问这个啊?”月轻颜抬头奇怪的看了凤惊天一眼。
    她见到凤惊天俊美的侧脸上有一抹神秘的微笑,更加奇怪了。
    “颜儿,还记得吗,我一直很想和你体验一下你说的现代的生活……”凤惊天的声音很轻,似乎是在呢喃,“这次我要早点遇到你……”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月轻颜感觉到一向平安的时空隧道开始扭曲起来,“相公,你做了什么……”
    “娘子,无论如何,不要担心,相公一直都在你身边!”月轻颜失去意识的时候,自家相公深沉有力的语音飘进了她的耳朵里。
    “铃,铃,铃……”
    “林季颜,下课了!你是不舒服吗,怎么上课还睡了呢?”一个俏生生的少女声音将月轻颜吵醒。
    这个声音好熟悉,熟悉到刻到骨子里!
    月轻颜一个激灵,小真!
    “谢小真!”月轻颜大吼一声,破旧教室里还没走的学生被她一吼吓了一大跳,都抱怨吓死人了。
    月轻颜却傻掉了一样,看着眼前俏生生站在她右手边的漂亮少女,泪珠一颗接一颗的往下掉,嘴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谢小真看着好友被她喊醒后,大吼一声就看着她流泪,那泪水像是打开阀门的水龙头一样,流着流着就收不回势了,也吓了大跳。又很担忧……
    她忙拿出折的整齐干洁的格子手绢,手忙脚乱的给她擦起了眼泪,“季颜,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不舒服?还是我搅了你的美梦啊?”
    月轻颜觉得这是做梦,不停的摇头之后,终于颤抖的伸出手去抚摸谢小真的脸。
    圆圆的脸,清朗干净的眉眼,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真的是小真!
    她的脸是温热的……她还没死!
    谢小真却吓坏了,忙伸手去摸月轻颜的额头,语气也慌了,“季颜,你到底怎么了,我带你去看校医好不好?”
    “林季颜同学,学校外面有人找。”一个小胖子跑进教室,也不管她们怎么了,就嚷嚷开了,“看起来是个高年级的学长哦,长得高很帅,是你家亲戚啊?不是说你是孤儿的吗?”
    那个小胖子是……老同学!
    月轻颜这才下意识的打量起自己和周围的一切来……
    这是她十三岁初一那年?这里是她初一的教室,眼前的谢小真也是真的,她在隔壁班……
    她回来了?回到了现代?
    小真还没出事!一切都还来的及……
    不过,凤惊天呢!
    “颜儿,我来接你回家。”清雅的男生传进耳朵了,月轻颜下意识的看向教室门口。
    高大优雅的身材,利落干练的短碎发,清俊俊秀的盛世美颜……这个穿着白格子寸衫,配着运动鞋牛仔裤的男人不是凤惊天又是谁?
    “颜儿?”谢小真一脸谨慎的看着这个俊美的有些过分的男子,再看看他身后三个十四五岁的小男生,不由得看向月轻颜,“季颜,你认识他?”
    她怎么不知道?
    月轻颜看到他心里一松,突然就明白了他在时空隧道队她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原来是凤惊天打通了来到现代的隧道,只是一直都瞒着她的。
    再看了他身后那三张挤眉弄眼的少年面孔,他竟然将耶和,麟宝和紫阳都弄来了?
    哦,也许是这三个死皮赖脸要跟着来的,只是都瞒着她罢了!
    “小真,我认识他,你不用担心。”月轻颜想明白了后,立刻笑着安慰谢小真。
    谢小真将信将疑,她是季颜最好的朋友,季颜怎么没和她说过她认识这几个人?
    月轻颜知道这不好解释,想着和凤惊天他们对好话再说,便岔过去话来,“我日后和你说,我们先回去吧。”
    这回去,自然是回孤儿院了,她好久没见到老院长和其他的几位老师了……
    “不行啊,季颜,我见你今日不大好,这样吧,你先回去,我还要和大鹏他们去卖花……”谢小真为难的说着,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月轻颜。
    一听她要去卖花,月轻颜身体一颤,她这是穿回了小真被人贩子拐去的那一天了?
    幸好,幸好!她不由得感激的看了一眼凤惊天。
    凤惊天朝她安抚的点了一下头,然后给耶和使了一个眼色。
    耶和见他终于可以说话了,立刻挤开众人,一脸兴奋的看着谢小真,“这位妹……哦,这位同学,你有什么花,我全买了,正好我姐姐最喜欢花了!”
    “全买了?很多的啊……”谢小真有些不知所措的回答,她看这位学长穿的很好,一定是有钱家的小孩,但是他们要买的花很多,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吧?
    “越多越好,你就不要去卖花了,我们大哥要带颜儿去吃晚膳……不,是吃晚饭,你一起去吧。”耶和狼外婆一样的笑着。
    谢小真却被他的笑容笑的后退了一步,月轻颜瞪了一眼耶和,然后握着小真的手,眼里冷光一闪,“小真,别听他的,我先陪你去卖花。”
    接着和凤惊天对视了一眼,凤惊天明了,这是要他们跟着她们去。
    月轻颜的目的自然是利用这支战力惊人的天外来客将拐卖小真的人贩子给抓了。
    这次,她要亲手送那些丧尽天良的人贩子去吃牢饭!
    当然,她的行动成功了。
    经过凤惊天的周密行动布局,他自己有了一个非常牛的身份,然后利用他的身份将月轻颜和谢小真收养了。
    月轻颜和谢小真这对好朋友和他们一起住在了一个环境优雅的郊外别墅里,几人成立了一个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神秘组织。
    谢小真同学的心脏很强大,在几人开会告诉她,他们的身份后,她很平静的接受了。那次卖花的经历也是她的噩梦,要不是有季颜的这些朋友,她的下场……她想都不敢想。
    八年后……
    少女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小伙子也长成了俊美非凡的成熟男人。
    月轻颜在二十一岁生日的这天被凤惊天求婚。
    被求婚的还有谢小真,只不过她的求婚者有三个各领风骚的男人……
    “颜儿,这次你愿意和我再举行一次婚礼了吧?”凤美男对着月美人咬耳朵。
    “看你表现了。”月美人傲娇。
    凤美人一脸回味:“今晚我就好好表现,保证颜儿满意!”
    “越来越臭不要脸了!”月美人踹他一脚,之后又十分心疼。
    “啊……小真,你嫁给我吧!我凤耶和一定……”
    “滚开吧,小真要嫁也是嫁给我月麟宝!”
    “你们都走开,让我来!紫阳一出,谁与争锋……”
    (全文完)